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既然你救不了,我留你何用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所以纵使在心疼,他没有阻止,也许这是唯一的希望了。

    只见红色的血滴八卦盘上,瞬间一道金光,将整个屋子布满,隔绝了外面。

    外面的人看进来丝毫看不到任何异常,像是根本不存在一般。

    金龙伸了个懒腰,不悦的钻出来:“没什么事,别烦我?”

    盘旋上空的金龙不悦的吹了下龙须,它可正在美梦呢。

    态度傲慢,语言轻佻,龙吟威慑,很是傲气。

    由于上一次,蓝凌泽就见到了金龙,现在他一点也不奇怪,眼睛直直看向雪。

    宫漠雪冷冷的指着床上的小小:“我要你救他。”

    冷冷一句,不是商量,不是乞求,而是命令,不容质疑的命令。

    听到这话,金龙不悦的看向床上的宫小小,金色的光芒普照整个房间,温暖一片。

    “呼!”的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随着一片金光狠狠的朝小小射去。

    所有人心疼到了嗓子眼,宫漠雪更是握紧了拳头。

    只见刺眼的金光下宫小小的身体如透明一般,只是头顶那有一团黑色的气体包裹着,久久不散去。

    “救不了。”只听一声龙吟传来,顿时宫漠雪的心凉透了。

    宫漠雪猛地一愣,不由后退了一步:“怎么会,你怎么可能救不了,你不是金龙吗,魅族的圣物吗,怎么可能?”

    “雪,雪,你要挺住。”蓝凌泽赶紧一把扶住她,看向金龙:“你真的没有办法?”

    “老大。”八门玄一脸的担心,看过来,握紧的拳头更满是自责。

    “他中了黑色死亡咒语,活着跟死了没什么两样,这个咒语是魅族的禁忌,无人能解。”龙吟滚滚,震耳欲聋。

    却如一把利刃,狠狠的扎在宫漠雪的胸口,疼的要死。

    宫漠雪慢慢看向床上的人,瞬间眸子阴冷至极:“哈哈!”

    大笑起来,只是笑声如此的凄惨,悲凉,听得人心都碎了。

    空中,金龙傲慢的看过来,好像她的悲伤,她的痛跟自己无关一般,一脸的傲气,很是张狂。

    宫漠雪突然眸底一抹犀利:“既然你救不了,我留你何用。”

    宫漠雪一声凌厉,狠辣无比,一道掌风劈向八卦盘。

    那凛然的杀意,恨意,不言而喻。

    金龙一见,顿时龙口一开,一粟金光将八卦盘罩住:“你这女人也太狠了吧。”

    那可是它的灵魂法器,如果毁了八卦盘,那它将永世不得超生。

    金龙深深吸了口气,真是被这个女人的狠辣吓住:“也不是没有办法。”

    金龙顿时没了傲慢,一脸的委屈。

    “快说。”宫漠雪怒瞪过来。

    金龙一脸的委屈,它可是魅族的神物,世界最高贵,最霸气的神龙,万物的至尊,在这个女人面前,所有的高傲,霸气竟是一文不值,丝毫不被她放在眼里,还有比这更伤自尊的吗。

    “黑色死亡咒语,只有施咒者本身能解,别人根本无法可解。”

    宫漠雪凤眸一抹狠厉划过:“废话,要是柳田白星那个混蛋给解除,那他就不会施咒了。”

    “他既然下咒语,肯定就是抱着必死的心,一定不会帮小小解除的?”八门玄一脸的绷紧,担心。

    “那我就杀了他。”蓝凌泽狠狠的说着,周身的杀意不言而喻。

    头顶一声冷哼,金龙一脸的无奈:“这个咒语恶毒就在,如果你杀了施咒者,那被施者就永远醒不过来,所以你绝对不能杀他。”

    “该死。”蓝凌泽狠狠的说着,一拳头打在旁边的床上。

    “咔!”的一声,床板都裂开了,可见蓝凌泽有多用力。

    “只能找柳田白星解除咒语吗?”宫漠雪又重复了一句,冰冷的眸子死死的瞪着金龙。

    金龙无奈的点点头,这才它也无能为力了。

    房间恢复了平静,八卦盘又是一片灰黑色,宫漠雪死死地看着床上的宫小小。

    “我一定会让他帮你解除咒语的。”宫漠雪声音如此的犀利,坚定,更是透着狠辣的杀意。

    蓝凌泽从未见过这样的雪,这一刻,竟觉得她如此的陌生。

    宫漠雪胃里一阵翻腾,冰冷的眸子回过神来,忍住翻江倒海,转身朝门口奔去。

    “雪,怎么了?”蓝凌泽一脸的担心,赶紧追出来。

    宫漠雪直奔洗手间,呕吐的不行,整个身体都不由**着,却吐不出任何东西来。

    身后蓝凌泽看着,更是一脸的心疼,赶紧去倒水,拿毛巾。

    好半天,宫漠雪的呕吐才稍稍好了些,脸色苍白的不行,站起来都没力气了。

    蓝凌泽帮她清理完,抱着她轻轻的放在客厅的沙发上。

    “雪,你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而且还有身孕,你要先照顾好自己啊。”蓝凌泽关心看过来,手紧紧的抱着宫漠雪。

    他心从未如此的疼过,担心过。

    宫漠雪斜靠在蓝凌泽的怀里,冰冷的脸上有了:“柳田白星抓到没有?”

    听到这话,蓝凌泽俊美的眉梢挑了下:“还没,已经端了他的住处了,所有人在追查。”

    “我饿了。”

    蓝凌泽一脸的兴奋,看向怀里的人:“好,我马上去帮你弄吃的,你等我。”

    蓝凌泽轻轻放下宫漠雪,让她斜靠在沙发的椅背上,朝厨房奔去。

    她终于说饿了,终于想要吃东西了,太好了,太好了,蓝凌泽激动无比。

    宫漠雪看着走进厨房的背影,微微眯着眸子。

    她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心呢,她知道一向高傲,霸道,得意的蓝凌泽最看中子,尊严比生命都重要。

    而此刻他放下一切,放下曾经的顾忌,只为自己担心,只为自己心疼,只为自己流泪。

    在冰块的心也会融化,在无情的心也会感动,蓝凌泽的心宫漠雪懂。

    只是她接受不了小小受伤的事实,接受不了他醒不过来的事实。

    宫漠雪头微微靠着沙发,一脸的疲倦,劳累,八门玄走过来,坐在了对面。  八门玄绷紧的脸,头一直微微低着,紧紧的握着拳头,想要开口可看到宫漠雪那虚弱的样子,张开的嘴又闭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