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这就痛了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的小依依头皮发麻,不由的扯着小小的胳膊,手不由的**着。

    “可是老大,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了啊?”洛子宇不解的问道。

    “因为这个人比伊媚儿更可恶千倍万倍。”宫漠雪冰冷的凤眸,一抹嗜血寒霜。

    冰冷的小脸没有一丝的温度,看到一旁的小依依都不由一愣。

    “小黑。”宫小小冷冽的声音一出。

    只见小小口袋里,一个小东西慢慢爬出来。

    “啊!”小依依不由大叫一声,吓的赶紧松开了拉着宫小小的手,身体不由后退了好几步。

    只见一个小东西慢慢探出头来,看到这个黑漆漆的小东西,洛子宇一脸的兴奋。

    “你不会是想用这个对付她吧。”小川不由问道。

    小川没见过小黑,更不知道它的厉害,但只这么一听,足以说明这个东西,绝对是很厉害的宝贝。

    “我已经很久没有用活人的血来喂小黑了。”宫小着,冰冷的小脸此刻满是阴狠的杀意。

    一盘的小依依更是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吓坏了。

    虽然平时臭小子一脸的冷酷,总是冷冰冰的,可是此刻的他却是一身的杀意,如此的明显。

    眼前的臭小子冷漠的杀意,更是让小依依觉得陌生,害怕,好像从未认识过一般。

    只见小黑慢慢爬出来,直朝不远处地上的欧美惠爬去。

    “小黑,今天她是你的了,随便处置。”

    小蛊虫好像听懂了似得,转身回过头来,看向宫小小,又继续朝欧美惠爬去。

    看着地上的欧美惠白皙肌肤,小黑狠狠的咬了下去。

    小东西碰到殷红的血液顿时欣喜若狂,抬起头兴奋的不行,低头狠狠的吸着。

    小蛊虫的身体,由于吸了血液慢慢变大,变的更黑更亮,透着诡异的嗜血,残忍。

    看的小依依后背都湿透了,太可怕了。

    只见那地上人,那白色的大腿肌肤瞬间变成了黑色,整个人的肌肤瞬间变成了黑色,漆黑的可怕,吓人,恶心的不行。

    从未见过这么残忍的手段,吓的小依依整个身体都不由**。

    看着那黑色的皮肤,宫漠雪冰冷的脸上,此刻更是恨意十足。

    好一会,小黑蛊才慢慢爬下她的身体,晃动着比原先大了一倍的身体,满意的朝宫小小爬过来。

    看的小依依更是害怕,身体不由的后退,吓的要死。

    “宇,泼醒她。”宫漠雪冷冷一句,又是一盆凉水倒下。

    欧美惠慢慢有了知觉,浑身痛的要死,抬起头看向宫漠雪,一脸的杀意。

    “该死的狐狸精,我早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当初我就该亲手杀了你,而不是把你丢到山上喂狼。”

    话一出,震住一片。

    洛子宇,小川猛地看过来“你,你说什么?”

    雪姐怎么会?

    老大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知道如果不是穷凶极恶,最大恶疾,老大绝对不会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一个女人的。

    听到这话,宫漠雪走上前去,细长的三公分高跟鞋,狠狠的踩在欧美惠的手上,狠狠的。

    “咔咔!”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

    “啊!”一声凄惨的嚎叫撕心裂肺,痛的欧美惠眼泪都流出来了。

    宫漠雪蹲下身,一把扯住欧美惠的头发。

    “啊!”欧美惠痛的头皮发麻。

    看着那一脸恶心的漆黑,宫漠雪凑近,邪魅的冰眸狠狠地瞪着她。

    “我会把你曾经对我做过的一切,统统还给你,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宫漠雪眼睛里满是犀利的冰冷恨意,眼底一抹精光,手一挥。

    只听一声惨叫传来,欧美惠的脚裹顿时一道红色的血痕,瞬间鲜红的血液流出,钻心的疼痛感袭来。

    “啊,你这个狐狸精,疯女人,你不得好死,我不会放过你的,不会,我要杀了你杀了。”欧美惠愤恨的咒骂着,疼的脸色惨白。

    “哼,这就痛了吗?”宫漠雪的手一把死死的掐住欧美惠的下巴,痛的她不得不抬头直视着宫漠雪。

    “当初你可以把一个三岁的孩子丢在山里喂狼,我不过是把你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还给你而已。”

    伴随着一句,宫漠雪手指一挥。

    欧美惠另一只脚裹顿时也一道血红,瞬间鲜血直流。

    “啊!”凄惨无比的尖叫声如此的痛心疾首,刺穿人的耳膜。

    众人从未见过如此残忍的老大,冷漠,阴狠。

    以前他们只是听过宫漠雪嗜血狠辣的传闻,相处久了竟觉得那不过是传说。

    而此刻宫漠雪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挑断了欧美惠的两只脚筋。

    众人不由冷吸一口气,他们根本不知道宫漠雪的身世,可看到老大如此,就知道这个女人曾经肯定特别可恶的对待老大。

    “我记得我们曾经救八门玄的时候,老大曾经可以召唤狼群,懂狼语,那个时候我记得老大说,以前跟狼在一起生活过。

    当时我更记得老大说过,自己那个时候是个孩子,我还纳闷呢,谁家的孩子会跟狼群的在一起啊,哪个父母舍得啊。难道,难道你就是那个该死的刽子手。”

    洛子宇说着奔过来,狠狠的一把揪起地上的人:“老大,真的是她干的吗,真的是吗?”

    “就是她,在妈咪三岁的时候,把妈咪丢到山里喂狼就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宫小小狠狠的说着,眼底满是恨意手一抖。

    一只飞镖直射向美惠的眼睛,顿时殷红的鲜血汩汩露出,渗人的惨烈。

    小依依早就吓的腿都软了,瘫倒在地上,小脸苍白的没有丝毫的血色。

    今天她算是见识了宫小小的狠辣,果断,吓的她衣服的湿透了。

    以前小依依觉得自己挺狠的,可此刻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小儿科,多么幼稚,今天她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残忍。

    听到这话,洛子宇一把将欧美惠丢在地上,恨得要死。

    “什么,雪姐她居然在你三岁的时候给你下毒手,这个女人太狠了。”小川说着更是一脸的恨意袭来。  “老大,你放心,我绝对会让她生不如死的。”洛子宇咬牙切齿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