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院子里的宫漠雪,听着手机里的那头汇报,平静的脸微微划过一丝绷紧。

    “妈咪,怎么了?”宫小小坐过来问道。

    最近妈咪总是蓝凌泽缠着,虽然知道只要妈咪幸福,比什么都重要,可宫小小都好久没坐在妈咪身边了。

    所以,宫小小直接搬了把躺椅放在宫漠雪的另一边。

    现在的情形是,宫漠雪居中,左右一边一个,蓝凌泽,宫小小,宫小小旁边又多加了一个小依依。

    不远处的冷泽野看着这温馨的一幕,嘴角扬起,真是替他们高兴。

    “他吐血了。”宫漠雪看过来回答。

    宫小小一把拉住妈咪的手:“这算便宜他了,也该让他受点惩罚。”

    冰冷的声音里一片决绝,那狠劲绝不在蓝凌泽之下。

    看着儿子那冰冷的小脸,宫漠雪浅浅一笑,给了他一记安心的笑容。

    虽然他是自己名义上的亲人,可在宫漠雪的眼里只有两种人,那就是自己人和敌人。

    很显然东方昊天不在宫漠雪自己人的这一列。

    这点惩罚对他来说他,太轻了。

    ****************

    这边,柳田白星一脸的冰冷,看向窗外,阴森的眸子满是狠辣。

    “主人查到了,是有人破译了银行的系统,在那笔款项正在操作的时候,半路拦截,转去了别处。”手下汇报。

    “查到是什么人干的吗?”柳田白星冰冷的眸子微微眯起。

    “主人,目前还没有,对方用的是最新型的反追踪信号,而且能将这些代码的破译,绝对是顶级高手。”

    “查,一定要查出幕后的人,是谁?”柳田白星冰冷一句,透着狠狠的杀意。

    “是,主人。”那人赶紧去办。

    黑子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看向柳田白星:“主人,我们真的要帮欧企宣吗?”

    听到这话,柳田白星冰冷的嘴角,一抹杀意划过。

    “哼,帮他,他现在是自身难保,本来还指着他来帮我们一把,现在看来,真是我高估了他。”

    “那我们还帮他查?”黑子一脸的不解。

    “总要做作样子的,小姐的行踪查到了吗?”柳田白星看过来。

    “回主人,小姐找到了,在蓝氏集团的总裁蓝凌泽的家里。”

    一听这话,柳田白星犀利的眸子一抹精光:“哦,那么说那个小子跟蓝家有关系。”

    “恩,应该是这样,我已经派人在附近暗中保护小姐了。”

    柳田白星心里更是多了一丝狐疑,按黑子说那个小子身手如此了得,那蓝家岂不是。

    “黑子马上调查蓝家,肯定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蓝家可是c市的泰山北斗,那个小子到底是谁,蓝家绝对不只是表面上的生意那么简单吧。

    蓝凌泽的为人,柳田白星自然听过。

    冷血,无情,嗜血,残暴,之前听说他有个女人,可后来失踪了,那个小子到底跟他什么关系。

    欧企宣刚到公司,就接到柳田白星的电话。

    欧企宣一脸的阴暗:“查到是什么人做的了吗?”

    “是国际黑客所为,资金转向了国外,具体人和地点没有还没查清。”柳田白星回答。

    “废物,一定要给我查出来。”欧企宣狠狠的咒骂着,挂了电话,脸色铁黑的不行。

    这边,柳田白星冰冷的眸子满是恨意。

    该死的欧企宣,你以为你是谁,居然对我大呼小叫,我忍你已经很久了,这一次你翻不了身了。

    柳田白星眸底满是狠辣的杀意,整个房间都是寒意一片。

    这么大的纰漏,董事会的那些老家伙如果知道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总裁,我们旗下的连所有酒店,经理以上的人员递交辞呈,纷纷罢职。”

    听着秘书的汇报,欧企宣更是愤怒的不行。

    欧企宣一拳头狠狠的砸在桌子上,都能听到骨节咯咯直响。

    太可恶了,到底是谁,是谁在背后捣他。

    欧企宣想着掏出手机,拨通了黑豹的电话:“帮我查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

    “欧总裁,这个有点麻烦啊,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的想必对方不简单。”电话那头传来为难的声音。

    “价钱随你开,我只要知道幕后黑手。”欧企宣挂了电话,一把将手机摔在地上。

    该死的混蛋,到底是谁在背后操纵,居然同时将北冥集团和东方集团套住,真是该死。

    欧企宣冰冷的嘴角,一抹冷意划过。

    别以为这样,就可以动的了我,北冥孤,我看你演戏到什么时候。

    “扣扣!”办公室的门被推开,秘书战战兢兢的走进来。

    “总,总裁,董事们正在会议室,要您马上过去。”

    本来欧企宣铁黑的脸,这一刻更是阴暗至极:“该死,这些老家伙们,怎么这么快?”

    从来都是他在操纵别人,可这一次居然被人耍弄,欧企宣恨不得要杀人一般,阴狠的眸子里满是冲红的杀意。

    欧企宣直奔会议室,推门而入。

    所有的高层懂事早就等在了那里,大家全都绷紧了脸,很是难看。

    “欧总裁,到底怎么回事,你必须给我们大家一个交代。”一位董事问道。

    “就是啊,公司怎么可以出现这么大的纰漏啊,这回直接影响集团的效益,信誉。”

    “不是都经过层层把关,计划吗,怎么会资金不知去向啊,这么大的一笔资金,占北冥集团的三分之二的流动资金啊,你必须承担责任。”

    “在你管辖期间,居然还出现大规模的人员流动,这给公司造成多大的损失啊,后果极其严重。”

    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责怪着,欧企宣那冰冷的眸子满是杀意。

    周身顿时空气凛然的杀意袭来,阴冷的脸此刻更是如地狱里爬出来的阎罗一般,阴森,恐怖。

    看的所有人懂事,不由微微一愣。

    这样的欧企宣太可怕了,那凛然的杀意,毁天灭地的阴暗,让人不由的压迫,其他人纷纷闭上了嘴巴。  “我在职期间给公司造成这样的损失,我深表愧疚,但我一定会查出幕后的操纵者,给大家一个交代。”欧企宣冷冷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