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她明明已经死了啊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也不错啊,大家以后叫我思雨就可以了。”东方思雨回答。

    一旁的五天雪自顾玩着手里的电脑,她可要好好修炼了,居然输给小小这个小魔头,很是不爽。

    看出了东方思雨的心思,伊丞修一把将她拦在怀里:“不用介意,他们夫妻就是个机器人,一个喜欢电脑一个喜欢研究,不用在意他们。”

    东方思雨轻轻点头,没想到这就是他的生活。

    不过,东方思雨倒是觉得这些人真性情,最起码他们没有像其他人那般对自己阿谀奉承,讨好之类的。

    其实,这才是东方思雨羡慕的生活,她也想跟普通人一样生活,不想看到那么多的虚情假意和恭维。

    这一刻,东方思雨心里已经认定了身旁的人。

    “哎,有美女啊,你怎么这么沉得住气了,上啊。”小川故意打趣道。

    洛子宇白了他一眼,自顾吃着手里的零食:“我又不会禽兽,见个女人就上,再说了人家名花有主了,我才不会夺人所爱了。”

    洛子宇窝在沙发里打量着东方思雨,说不出为什么他感觉到老大和小小对她很有敌意。

    刚才不经意的一瞥,洛子宇刚好将小小眼睛里的愤怒全都看到。

    “哈哈,什么时候你成了君子了。”小川鄙视道。

    “玄的父亲怎么还没醒过来啊?”洛子宇嘟囔了一句。

    “放心吧,这里不是有个神医吗,没事的。”

    虽然小川很想去看看,可是老大交代了除了她谁都不可以进去,蓝凌泽都不行,看来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

    门口龙嘉,冷情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看似无意,四只犀利的眸子却是如此的尖锐。

    龙嘉负责守护门口,绝对不能让任何人进来,就算是蓝凌泽都不可以。

    这件事的严重性,可想而知。

    冷情更是有个特殊的任务,连龙嘉都没有告诉,这是宫漠雪对她的信任。

    客厅里一群人开心的说着,笑着,八门玄的房间里却安静一片。

    宫漠雪微微眯着眸子,看向窗外,脑海里总是闪过八门井那震惊,复杂的眼神。

    自己是金龙的主人,而他是魅族的长老,是不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世。

    宫漠雪的手不由的握紧,心里更是多了一丝期待,真希望他快点醒过来。

    八门玄趴在床边,虽然他已经累得不行了却不曾离开一下。

    这一刻八门玄心里更是自责,都是自己没用,居然让父亲吃了这么多的苦,真是该死。

    八门井的手指微微动了下,紧握着他的手。

    八门玄感觉到了这细微的动作,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过来,生怕是自己看错了,一脸的激动,兴奋。

    “爸,爸。”八门玄激动的喊着,沙哑的声音满是兴奋。

    床边的宫漠雪一听,赶紧看过来。

    “爸,你醒醒,醒醒。”

    耳边传来儿子的声音,那么的熟悉,真实,八门井只觉自己做梦一般,慢慢睁开那凹陷的眼睛。

    看着醒过来的人,八门玄更是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

    “爸,你真的醒了,终于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床上的八门井看到儿子,那一脸的兴奋,手不由的抬起:“玄,玄。”

    八门玄一把抓住父亲的手,紧紧的抱住病床上的人:“爸,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没用,我没能保护好你,都是我不好。”

    “这怎么能怪你,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八门井说着,紧紧抱住儿子。

    八门玄是他唯一的儿子,整个八门家族的希望,只要他没事就好。

    看着抱在一起的父子,宫漠雪欣慰的一笑。

    八门井眼角瞥到了窗户边的人,慢慢转过头,看向宫漠雪。

    待看清楚那张脸时,整个身体猛地一抖,震惊的不行。

    “像,像,太像了。”八门井口中重复着,眼睛死死的看过来。

    八门玄这才意识到什么,赶紧松开父亲:“爸,她是我的老大,她冒死救过我,也救了你。”

    沙哑的声音里,更是多了几分沉重。

    听着儿子的话,八门井撩开被子,就要下床。

    “爸,你的身体还没好,不能下床。”八门玄制止道。

    此刻的八门井根本听不进去儿子的话,眼睛死死的看着宫漠雪:“像,太像了,怎么会这么像。”

    宫漠雪一见,赶紧奔过来,一把扶住八门井:“你的伤没好,不要下床。”

    八门井眼睛直直的看着宫漠雪,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深邃的老脸满是震惊,意外。

    看的八门玄很是不解:“爸,你干嘛这么看着我老大。”

    八门井这才意识到什么,猛地看向儿子。

    他刚才只顾着看宫漠雪了,还没意识到儿子的变化。

    “你,你能说话了。”八门井一脸的吃惊,不亚于看到宫漠雪。

    听到这里,八门玄更是一脸感激的看过去:“是老大,她救了我,她救了我的性命,帮我解除了血咒,冒死帮我夺回了八卦盘。她就是我的老大,这辈子我马首是瞻,追随左右。”

    声音如此的坚,听的宫漠雪心里一暖。

    “你是我的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宫漠雪幽幽开口。

    八门井听着儿子的话,桑仓的老脸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再也看不到第二种表情。

    昏黄的眸子看过来,死死的盯着那张脸,更是不放过宫漠雪一丝一毫的表情。

    他知道,玄的血咒是柳田家族最恶毒的咒语。

    当今这个世界上,除了柳田家族的独门解法,那就只有一个人能帮他解除。

    八门井的心猛地一抖,不敢相信的看过来:“难道,你,你就是?不,不可能,怎么会,她明明已经死了啊?”

    宫漠雪看着那错愕的脸,手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你说谁死了,你一定知道什么对不会?”

    八门井看着凑近的脸,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一模一样。

    “爸,你知道什么,你说啊。”八门玄看到宫漠雪一脸的焦急,心里也跟着着急。  “爸,我的命,你的命都是老大救的,她就是我的在世恩人,这辈子都是我的老大,你有什么尽管说。”八门玄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