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如果你出事了,我会恨自己一辈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什么时候才能保护自己多一点。”冷泽野不由开口,声音里多了一丝责备。

    他最是了解宫漠雪,她极其护短,如果自己的人出了什么事,她一定会舍生忘死的付出。

    雪这样确实很讲义气,可刚刚那么危险的爆炸,万一她没有出来,那后果岂不是不堪设想。

    “我不会有事的。”宫漠雪冲冷泽野轻轻点头。

    “如果你出了事,泽会疯的。”冷泽野声音清淡,却是千斤重量。

    他知道在蓝凌泽的心里,宫漠雪有多重要。

    没有人在说话,宫漠雪安静的看着窗外,疾驰而去。

    蓝家,八门玄守着父亲寸步不离,看着那血迹斑斑的伤口,心疼的要死,发誓一定要杀了柳田白星。

    其他人走在客厅里,没有了之前的轻松,还在为刚才的那一幕担心。

    刚刚整个二楼都炸平了,可是这个女人却毫发无伤的回来,现在想想她真是厉害,大家不得不佩服她的冷静,睿智。

    没有人在怀疑,没有人在有异议,为什么宫漠雪的手下都会誓死追随。

    就凭刚才,她不顾性命的去救八门玄的父亲,这一点足以说明一切。

    蓝凌泽从外面匆匆赶来,扫视了一眼四周:“她在哪里?”

    一脸的冰冷,阴暗,好似火山爆发一般。

    皇甫优指了二楼的那个房间,蓝凌泽抬脚就走,一阵冷风追去。

    所有人绷紧了呼吸,他们知道,那是老大生气了。

    吓的小依依都不敢说话,那个男人看起来好帅,和臭小子一模一样,帅的完美,无可挑剔。

    却如此的冰冷,浑身的杀意,让她都不由蹦极了呼吸。

    小依依从未见过一个人如此的气场,吓得坐在椅子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蓝凌泽进门,一把将门狠狠的摔上。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知道那样有多危险吗,你不要命了。”蓝凌泽气愤的大吼着。

    冰冷的声音里满是怒气,此刻的蓝凌泽眸子冲红,似一头咆哮发疯的狮子。

    沙发上,宫漠雪慵懒的倚靠着,看着进来的人:“你发什么疯啊?”

    “你没长脑子吗,你知道那样有多危险吗,你以为逞强就可以吗,简直疯了。”蓝凌泽火大的说着。

    听七星宇跟自己汇报他们此次出行的情况,蓝凌泽的整颗心都揪紧了,担心不已。

    所以他才会丢下s国来的大使,着急慌慌的直奔回来。

    如果雪真的出事了,蓝凌泽会恨自己一辈子。

    原本蓝凌泽是要跟他们一起去的,可是宫漠雪说这是她手下人的事情,她自己可以解决。

    蓝凌泽今天要和s国的大使会面,而且这次的机会极其难得,是他争取了那么久的。

    而且自己的人都借给宫漠雪了,再加上伊丞修回来说对方就是个小角色,所以蓝凌泽才放心的让宫漠雪去,自己没有陪着。

    可是听说他们遇到那么危险的情况,雪让所有人撤退,自己却在整个二层破楼炸平的情况下出来,蓝凌泽只觉得心狠狠揪成一团。

    他都担心死了,所以也顾不上合作了,直奔回来就是为了宫漠雪。

    “喂,你吃炸弹了吗了,一回来就没好气,我是死是活跟你有什么关系,不用你管。”宫漠雪也没好气道。

    这个该死的混蛋,一回来没一句安慰的话,居然劈头盖脸冲自己一顿臭骂。

    原本宫漠雪还有些心有余悸,毕竟那样的爆炸中能生还已经是万幸,如今想来自己确实有些冲动了。

    只是那种情况,宫漠雪没的选择。

    听到这话,蓝凌泽更是愤怒,眸子顿时一抹阴暗,一把扯住宫漠雪的胳膊。

    “跟我没关系,不用我管?”蓝凌泽脸色一黑,狠狠的吻了过去。

    宫漠雪还没来得及反应,唇被狠狠的霸占,冗长的睫毛不由颤了下。

    蓝凌泽不是亲吻,而是疯狂的啃咬,更像是狠狠惩罚一般。

    丝丝疼痛传来,宫漠雪这才回过神来,伸手就要推开他。

    可蓝凌泽像是早就料想到了,一把紧紧的搂住她的纤细腰肢,另一只手用力的拖着她的后脑,让她挣扎不得。

    宫漠雪用力的反抗,在他面前却是丝毫不气作用。

    蓝凌泽像是疯了一般,狠狠的擒着宫漠雪的水晶薄唇,没有怜惜,没有心疼,有的只是生气,怒火。

    这个该死的女人,难道不知道自己会担心吗,她居然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蓝凌泽怎么能不生气。

    他等了整整七年,好不容易她再次回到自己的身边,所以这一次蓝凌泽绝对不允许宫漠雪在有一丁点的意外。

    一想到以前那些没有她的日子,蓝凌泽一个人活在悔恨,痛苦,自责,愧疚中的黑暗日子,这辈子蓝凌泽都不想在经历。

    如果她再次出事,蓝凌泽自己都觉得无法在支撑另一个七年。

    人生能有几个七年,如今的蓝凌泽只希望可以和宫漠雪两个人幸福安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补偿她,爱她,呵护她。

    宫漠雪只觉头晕了不行,口中的空气在一点点的减少,在减少,被蓝凌泽霸道的禁锢着,却丝毫反抗不了。

    蓝凌泽墨色的眸子里只有愤怒,疯狂的愤怒。

    这一刻,宫漠雪竟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如此的陌生。

    看着那她憋红的小脸,感觉到了怀里的人没了反抗,慢慢瘫软,蓝凌泽这才不舍的放开她。

    宫漠雪好不容易感觉到了新鲜空气,赶紧大口的吸着:“混蛋。”

    蓝凌泽看着她的样子,心里的怒火这个消减几分:“如果你出事了,我会恨自己一辈子的。”

    原本生气的宫漠雪,听到这话,整个人一僵。

    “雪,答应我不许再做那么危险的事情,不许再出任何的意外,我的余生不能没有你。”蓝凌泽声音沙哑,却郑重无比。

    明明该生气的宫漠雪,这一刻心底的怨气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感动。  看着蓝凌泽那双幽深的黑瞳,几分疼惜,几分担心,几分不舍,甚至还有几分害怕,宫漠雪的心猛地一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