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这是你次抱我
    ,热门免费!

    话一出,南宫洛熙猛地一愣,又是那句“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占有。”

    她是雷氏的千金,唯一的继承人,何其的骄傲,任性,刁蛮,这样的话居然是从她的口中说出的。

    南宫洛熙看过来,平静的眸子划过一丝波澜。

    连她都能做到,为什么自己不可以。

    雷雅雅真的变了,这两年来她真的为自己改变了太多,太多,只是自己从未在意过。

    看着雷雅雅极力忍住痛苦的绷紧小脸,南宫洛熙深深吸了口气。

    “她说的没错,你真的很爱我。”南宫洛熙淡淡说着,站了起来。

    雷雅雅却是猛地一愣,本以为那个女人出现,熙不会是自己的了,她做好了离婚的准备。

    她知道在南宫洛熙的心里,自己永远都不会比上宫漠雪。

    追着南宫洛熙跑了太久,雷雅雅也累了。

    雷雅雅已经努力过了,既然不是自己的,那就放手吧,至少这样还会留点自尊给自己。

    看着走过来的人,雷雅雅绷紧了呼吸,等待着那句死神的宣判。

    南宫洛熙看着那一脸绝望,痛心的人,心微微一颤,一把将她搂紧怀里。

    雷雅雅猛地一愣,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

    “对不起。”耳边传来南宫洛熙那淡淡的声音。

    雷雅雅猛地愣住了,久久不能回神,几分钟后只听一声嚎啕大哭。  “熙,熙,你真的是熙?我们结婚两年多了,这是你第一次抱我,第一次跟我说对不起。你能抱我一下,我知足了,就这样吧,我不想自己太狼狈的离开。”雷雅雅激动的有些受宠若惊,眼泪湿了他的

    衣衫。

    她以为,这是南宫洛熙跟她的告别。

    听到这话,南宫洛熙的心里更是歉意:“傻瓜,谁说让你离开了,以后我会珍惜爱我的人。”

    话一出,雷雅雅更是大脑一片空白,半天没反应过来:“熙,你,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以前我让你等了太久,这一次我们一起来过。”南宫洛熙从未有过的严肃。

    话一出,雷雅雅那压抑在心底的所有委屈,不甘,伤心,这一刻统统发泄。

    眼泪如决堤的洪水,瞬间倾斜而出。

    衣服湿了一片,黏糊糊的贴在身上,很不舒服,南宫洛熙却紧紧的抱着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雪,既然这是你想要看到的,那我就照做,只要你能安心。

    南宫洛熙的心底隐隐作痛,为雪,为自己,更是为雅雅。

    **************

    医院里,东方昊天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却总是虚弱无力。

    “老罗,她在哪里?”东方昊天问。

    罗哲宇自从东方昊天住院就一直陪着他,一是担心,二是宫漠雪的交代,必须寸步不离的关注他的举动。

    罗哲宇自然明白他说的是谁:“她最近比较忙,离开好几天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什么,你也不知道?”东方昊天一脸的担心,微微皱了下眉头。

    “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罗哲宇安慰的说着,一脸的关心。

    “老罗,这几天辛苦你了。这么多天不去公司,没事吗?”东方昊天一脸的感激说着。

    “啊,没事,有佑齐在打理,我这把老骨头早就该歇歇了,在说你现在这样我不放心离开。”罗哲宇说着看向门口,关上了门。

    “你有什么打算?”

    听到这话,东方昊天更是一脸的绷紧,很是愁容。

    “这正是我苦恼的,让这个孩子受了这么多的苦,我真不配做父亲。老罗,你说那个孩子会不会恨我啊?”东方昊天愧疚无比。

    “这个我也不好说,雪的脾气我最是了解,还是缓缓在说吧。”罗哲宇说道。

    不知道这次雪又会掀起什么暴风骤雨来,罗哲宇在心底轻轻叹了口气。

    东方昊天嗯了一声,没在说话,一脸的绷紧。

    仅仅几天,东方昊天那张慈祥的脸上满是沧桑,老了不少。

    “啪啪!”敲门上响起,东方思雨走了进来。

    东方思雨提着管家刚刚做的粥,一脸的开心:“老爸,来尝尝,这可是刘妈刚刚熬好的菜粥。”

    “菜粥。”东方昊天心里猛地一愣,这是她最爱吃的粥。

    想到这里,东方昊天心里更是狠狠一痛。

    “老爸,来,尝一口。”东方思雨刚端过来。

    昊天看着那绿色的菜叶,白色的粥,顿时胸口满是怒意,手狠狠的一扬。

    “啪!”东方思雨手里的碗摔落在地,溅了一片。

    “爸,你干嘛?”东方思羽吃惊的不行。

    “滚!”东方昊天冷冷的一个字,拒人千里,那气愤的脸上满是阴暗,看都不看她一眼。

    东方思雨听到这话,更是不悦:“爸,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每次都是对我不理不睬,我好心帮你送饭,你居然这样骂我。”

    “滚!”东方昊天又是一句冰冷的怒吼.

    东方思雨气的哭了跑出去。

    看着走远的人,罗哲宇更是长长的叹了口气:“昊天啊,你这又是何必呢,孩子是无辜的。”

    淡淡的话,在东方昊天看来却是如此的讽刺。

    “无辜,如果不是因为她,那个毒妇怎么会忍心将我的夕儿丢到山里喂狼,这对蛇蝎母女,让我觉得恶心,痛心。”东方昊天狠狠的咬牙说着,更是一脸的阴暗。

    “咳咳。”

    “别生气了,别生气了,身体要紧。”

    病房里,苍白的咳嗽声,充斥着所有的愤怒。

    东方思雨委屈无比,每次自己好心来看父亲,总是莫名其妙的被骂,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东方思雨浑浑噩噩的走着,完全没有注意到马路不远处冲过来的车子,此刻的她除了生气还是生气,根本没有听到汽车鸣笛的声音。

    伊丞修刚好从附近的咖啡店走出来,刺耳的鸣笛声,让他不由看去,瞥到马路中间的人。

    “小心!”伊丞修想都没想,冲了过去,一把将东方思雨抱了回来,刚好跟汽车擦边而过。

    “你不想活了。”  东方思雨这才回过神来,想着刚才的那一幕后怕的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