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 我的心里一直以来只有你
    ,热门免费!

    “是你,真的是你吗?雪,真的是你吗,你没有死,你还活着?”南宫洛熙激动的声音里,欣喜若狂。

    瞬间那双漆黑的明亮眸子满是雾水,模糊了南宫洛熙的视线,却清醒了心。

    南宫洛熙每天都活在煎熬,思念,冰冷之中,这就是自己想着,念着,惦记着的人。

    宫漠雪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里在遇到南宫洛熙。

    看着那激动的人,深邃,激动的眼睛里的晶莹,宫漠雪的心微微**。

    “恩,是我,我回来了。”宫漠雪回答。

    看着眼前的男人,瘦了不少,也没了之前的光坏,沧桑爬上了他的脸颊,宫漠雪微微有些心疼。

    之前是因为她没有恢复记忆,所以在看到南宫洛熙婚礼的时候,宫漠雪没有阻止。

    而如今,宫漠雪恢复了记忆,想起了以前,想起了他们两个之间的一切,不免有些内疚和心疼。

    只为辜负了他的这份深情,这份心。

    可是宫漠雪不后悔,如果没有蓝凌泽,或许宫漠雪会选择南宫洛熙。

    可心一旦住进了某个人,就再也容不下一个人。

    和南宫洛熙在一起是那种相敬如宾的自然,随意,真实,却少了那种怦然心动的刺激。

    不是南宫洛熙不好,而是他太好了,这般好的南宫洛熙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而不是被自己这个带着儿子的女人拖累。

    所以,宫漠雪如今只希望他可以幸福。

    听到这话,南宫洛熙抑制不住的兴奋,一个箭步奔过来,一把紧紧的将宫漠雪抱在怀里。

    “雪,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真的是你,太好了,我好高兴,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南宫洛熙激动的说着,紧紧的抱住怀里的人。

    一旁的雷雅雅,身体猛地抖了下,脸色难看无比。

    看着紧紧抱在一起的人,看到南宫路熙这两年来都不曾有过的激动,兴奋,雷雅雅心如刀缴般,痛的要死。

    任凭自己在怎么努力,怎么付出,根本就是徒劳,他的心里只有这个女人,永远都是。

    雷雅雅的眼泪无声的落下,如此的咸涩,苍白。

    宫小小看着身旁的雷雅雅,小眉头微微皱了下。

    从雷雅雅心痛的眼神中足以看得出,她对南宫叔叔的爱。

    “南宫叔叔。”宫小小想要没想,喊了一句。

    听到这声音,南宫洛熙震惊的看过来,看到小小那张精致的小脸,猛地一愣。

    “小小,是小小。”南宫洛熙松开宫漠雪,就奔过来,一把抱住他。

    南宫洛熙兴奋的眼角满是泪滴,做梦都没有想到,居然又见到他们母子了。

    两年前,宫漠雪被推下悬崖这个晴天霹雳狠狠的砸在南宫洛熙的头顶。

    南宫洛熙到现在还记得小小当时那双冷漠的眸子,阴森杀意,深邃空洞,那声拒绝是他一辈子的痛。

    真是老天眷顾,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在见到他们,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两年了,无论自己怎么做,南宫洛熙都没有笑过,总是那一张的冰冷脸庞,整个人都如一块冰。

    看着他抱着别的女人的儿子,比看到自己都兴奋,雷雅雅死死的握着拳头,心痛的没了知觉。

    这一刻,雷雅雅才知道,原来自己一开始就输了,就输给了这个女人,她即便死了也都活在南宫洛熙的心底,现在她还活着。

    宫漠雪注意到了一旁的雷雅雅,那痛苦,挣扎的眸子,眼底的晶莹,看的让宫漠雪不由皱了下眉头。

    “熙,这位是你的妻子吧。”宫漠雪开口询问,打断了所有人。

    话一出,南宫洛熙抱着小小的手猛地一愣,慢慢松开他,看向一旁的人。

    “雅,你怎么了?”南宫洛熙不由问道。

    被这样一问,雷雅雅回过神来赶紧擦去泪珠。

    “啊,我没事,沙子进到眼里了。”雷雅雅赶紧找借口道,强挤出一丝笑容。

    只是看在宫漠雪的眼底,却是微微有些心疼。

    “小心点,大家别再站着了,前面有咖啡厅,我们过去坐吧。”南宫洛熙说着,拉起小小的手,一脸开心的走在前面。

    看着那兴奋的背影,雷雅雅的心猛地一愣,眼底满是心痛,刚好这细微的动作被宫漠雪看在眼里。

    “我看得出你很爱熙,给他点时间,他会明白的。”宫漠雪淡淡的说着,朝前面走去。

    听的雷雅雅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女人,眸子里多了一抹复杂。

    她不是来跟自己抢熙的吗,为什么会那样对自己说呢?

    雷雅雅心里很是不解,追了上去。

    咖啡吧。

    南宫洛熙看着眼前的宫小小,一脸的兴奋,激动的手都有些**。

    “雪,这两年你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你没事也不来找我?当年我听说你被劫持了,赶到那里的时候,却晚了一步。

    这两年来,我一直活在自责,痛苦的悔恨中,如果当年我可以早点过去,说不定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南宫洛熙很是内疚。

    “熙,你不要自责了,那件事跟你无关。后来我失忆了,之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所以没去找你。”宫漠雪一脸的平静。

    话一出,南宫洛熙一脸的绷紧,满是担心:“什么,失忆了,那你现在?”

    “现在妈咪已经记起来了,不然怎么会认得你啊,就像两年前。”宫小小意识到什么,赶紧闭上了嘴巴。

    看的南宫洛熙更是不解,看着小小那紧闭的小嘴,隐隐猜到什么:“两年前怎么了?”

    “没什么。”宫漠雪瞥了一眼一旁脸色难看的雷雅雅,回答。

    宫小小更是低下了头,不再说话,自顾喝着饮料。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雷雅雅再也不能多呆一秒钟。

    看着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雷雅雅心里堵得要死,难受的不行。

    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人,宫漠雪轻轻抿了口咖啡。  雷雅雅刚走,南宫洛熙赶紧开口:“雪,你听我说,我不爱她的,我真的一点都不爱他,我是被我父亲逼的,我的心里一直以来只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