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北冥孤遇刺
    ,热门免费!

    “梨花盛开的时候,我特意让人把所有的花瓣采下,风干,保存起来了。这样只要你想喝的时候,就可以喝到。”

    宫漠雪平静的心再也无法平静,满是感动的热泪,温柔的眸子更是多了一层雾水。

    “大哥。”宫漠雪感动无比,一把紧紧的抱住了北冥孤。

    没有想到他竟然为自己做了这么多,这么多,多的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感觉到了宫漠雪的开心,兴奋,北冥孤微微一笑:“只要你喜欢,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北冥孤说着,牵着她的手,帮她倒了一杯茶:“来,赶紧尝尝。”

    北冥孤说着端了过来,淡淡的梨花香气扑鼻而来,沁人心脾。

    宫漠雪接过来,微微抿了一小口。

    甘甜中带着淡淡的梨花香,温馨惬意中却又满是柔和。

    “怎么样,好喝吗,我可是煮了好几天了?”北冥孤赶紧看过来。

    看着那一脸的认真眸子,宫漠雪轻轻点头:“恩,好喝,大哥,谢谢你。”

    “跟我客气什么,只要是你喜欢就好,再说了你救了我那么多次,我能为你做点事情,我心甘情愿。”北冥孤发自肺腑道。

    宫漠雪看过来,温柔的眸子里满是开心,这样的感觉真好。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才能聊完啊?”宫小小实在是看不过去了。

    妈咪的人员也太好了,不论到哪里都是桃花朵朵开,这样下去那个混蛋不是更没有了机会吗。

    虽然宫小小心里很讨厌蓝凌泽,很生气,可如果真的让别的男人来当自己的爹地,宫小小心里还真时很不情愿。

    宫小小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居然会想到蓝凌泽了。

    话一出,北冥孤不由看过来。

    看到那张精致的小脸,俊逸的英姿,一脸的冷傲,如鹰的眸子正看过来。

    尽管宫小小已经掩饰几分柔和,犀利如刀的眸子却是一眼就能看穿。

    “他是?”北冥孤不由看过来。

    他既然站在雪身旁,应该是雪带回来的,不然自己的别墅没有人可以进来的。

    “他是我儿子。”宫漠雪说着,放下手里的杯子,转身看过来宫小小:“快叫叔叔。”

    “叔叔好。”宫小小微微一笑,两个酒窝为那本来英俊的小脸,更是帅气的不行。

    北冥孤微微一愣,回过神来:“这就是你的儿子,来,快到客厅坐,尝尝我煮的茶。”

    客厅里,三个人坐在沙发上说笑着。

    北冥孤不由抬起眸子落在宫小小的脸上,这个家伙如此的英俊,想必一定会遗传了他老爹的基因。

    看到这里心,北冥孤微微一痛,瞬间隐藏起所以的情绪。

    虽然这个小鬼一脸的慵懒,天真,可那双犀利的眸子却足以说明绝非等闲之辈。

    “雪,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啊?”北冥孤问。

    他可是天天想着,盼着她呢,居然这么久才回来。

    “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现在才回来。等忙完了,我就回来住上一阵子。大哥,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的。”宫漠雪回答。

    看着那一脸的认真,严肃,北冥孤心里微微好奇:“什么事?”

    北冥孤总觉得这次雪回来,跟以前不大一样,可又说出来哪里不一样。

    “我想请你跟我一起联手对付东方家族。”宫漠雪开口。

    话一出,北冥孤那平静的脸,不由抽动了下。

    “你说的可是全球前十强的东方集团?”北冥孤很是好奇,为何雪突然要对付他们。

    “恩,就是他。”宫漠雪一脸的坚定,平静的脸上满是冰冷的杀意。

    这是北冥孤第二次看到雪这样的眼神,就像那次自己被偷袭,她救自己的时候一样。

    一样的冷漠,直逼人心,阴冷的眸子满是恨意。

    “好,我答应你,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北冥孤脸色严肃无比。

    话一出,宫小小倒是吃惊不少。

    这个男人没有问妈咪原因,他明明知道东方集团的实力,换做是任何人都会考虑的,对付这样一个庞大的企业集团,那可不是张张嘴就完事的。

    说不好还会赔上自己的公司,可是他却没有丝毫的犹豫,推脱,一口答应了。

    凭宫小小阅人无数的直觉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绝对不是那种好说话到可以拿自己的家族企业做赌注的人,可是他却一口坚定的答应。

    宫小小狐疑的眸子里多了几份佩服。

    宫漠雪倒是一脸的平静,这全在她的意料之:“这一次,把所有碍眼的人一起连根拔除。”

    平静的声音里,却是如此的冰冷,预示着一场腥风血雨的降临。

    第二天,整个北冥集团都沸腾了:“北冥总裁昨晚遇刺,伤势严重,能否醒过来已成迷。”

    大街小巷都是北冥孤遇刺的消息,整个北冥公司更是炸开了锅。

    看着乱成一团的人,副总办公室里,欧企宣一脸的得意,解气,阴狠的眸子划过一丝玩味。

    这下倒好,省了他动手了,只是到底是谁对北冥孤下的手呢?

    能够避开北冥家族的守卫,防御,一夜之间动了北冥孤,谁会有这么强的实力呢。

    欧企宣着实想不明白,不过管他是谁,既然替自己除去这一块绊脚石,那岂不是坐收渔利之利。

    手机的铃声响起,听着柳田白星的汇报,欧企宣脸色更是阴暗。

    “鬼门,你是说鬼门动的手。”欧企宣一脸的震惊,北冥孤怎么会得罪那个黑道数一数二的组织呢。

    “是的,都是因为那个女人,北冥孤喜欢那个女人,而她是鬼门老大的女人,鬼门老大发了疯找了她两年多,却北冥孤他给藏了起来,所以。”柳田白星汇报道。

    “所以鬼门的老大对北冥孤怀恨在心,对他下手了。”欧企宣一脸的得意,对这个结果他真是太满意了。

    挂了电话,欧企宣一脸的轻松,从未有过的兴奋。

    得罪了鬼门,你就等着受死吧。  医院里,重度病房监护室里,北冥孤头部缠着厚厚的绷带,一条腿也被高高的掉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