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是谁伤害你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宫漠雪不由皱了下眉头,眸子里多了一抹阴暗。

    “昊天啊,你看看思雨都哭了,你看都不看一眼,她也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怎么这么偏心啊。”女人不停唠叨着,很是不满。

    “思雨不是有你吗。”东方昊天不耐烦的说着。

    他看了一眼女人抱着的思雨,脸上多了几分不悦,随即又看向沙发上的女儿,脸上恢复了浅笑的温柔。

    看到老公的样子,欧美惠更是一脸的气愤。

    “同样是女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思雨呢。”欧美惠气愤的眼睛狠狠的宛了一眼沙发上正玩的孩子。

    “玲玲!”电话响起,东方昊天接了电话,一脸的绷紧。

    “奶妈,把夕儿抱进去,我去公司,一定要照顾好。”东方昊天交代了几句,就朝门外奔去。

    看着那关上的门,欧美惠顿时一脸的冰冷:“奶妈,站住,把孩子给我抱过来。”

    话一出,只见那个奶妈身体不由**,害怕的不行。

    “赶紧给我死过来,这个家是我做主。”欧美惠愤恨说道。

    话一出,奶妈**的身体直哆嗦,可是碍于夫人的威严,奶妈害怕的抱着怀里的孩子走过来。

    “快点把孩子给我。”欧美惠狠狠说着,很是不耐烦。

    欧美惠一把从奶妈的手里抢过孩子,看着小丫头精致绝美的五官,顿时眸子里满是冰冷的嫉妒和恨意。

    “死丫头,将来长大了肯定是个狐狸痞子,害人精。”欧美惠气急败坏道,一把死死的捏着她的小脸。

    “哇!”小女孩痛的大哭起来,瞬间小脸满是泪滴,看的宫漠雪竟然莫名的疼了下。

    宫漠雪心里狐疑,难道自己就是这个孩子?

    不可能,如果自己是,那个男人又是谁?

    “哭,就知道哭,哭死算了。”欧美惠狠狠的骂着,拿起旁边的鸡毛担子,狠狠的朝着那个小女孩打过来。

    旁边的奶妈早就将头别向墙边,虽然心疼,可是太太的脾气她最清楚,她只能默默心疼小夕小姐却不敢跟老爷告状,除非她不想要这个饭碗了。

    鸡毛担子狠狠的打在那个小女孩的身上,宫漠雪顿时身上痛的不行。

    “啊,啊!”宫漠雪不由叫出了声音。

    “雪,你怎么了?”蓝凌泽更是担心的不行,皱紧的眉头蹙成了八字。

    “痛,好痛!”

    听着她的话,蓝凌泽真的好想知道,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要是被他知道到底是谁让雪如此的痛,他一定会让他痛上一百倍,一千倍,绝不会手软。

    宫漠雪看着那个恶毒的女人,居然对一个小孩子下这么重的手,真是该死。

    宫漠雪刚要去阻止,只见那个妇人从抽屉的小柜子里拿出一根细长的针,宫漠许不由一愣。

    “哼,该死的狐狸精,让你来破坏我的生活,破坏我的一切,居然跟我女儿抢爹地,看我怎么收拾你。”欧美惠愤恨的说着,毫不留情的狠狠将那根针扎进小女孩的身体里。

    “啊!”小女孩一声痛哭,疼的眼泪更是哗哗直流。

    “啊!”宫漠雪也不由大喊一声,钻心的疼痛袭上心头。

    听的冷泽也不由担心起来:“雪,怎么了,谁伤害你了,你看到什么了?”

    蓝凌泽更是一脸的阴暗,握着她的手更紧。

    这么小的孩子,连说都不会说,痛的只能哭,只能忍受着。

    看着那个小女孩脸上的泪,欧美惠更是一脸的解气:“哼,让你回来,我让你回来抢我的一切,该死的混蛋。”

    欧美惠说着,狠狠的扎了下去。

    小女孩哭的撕心裂肺,用力的挥舞着手想要求饶,可是欧美惠却死死的拉住她。

    一针又一针的扎下去,丝毫不客气。

    偌大的房间,全都是小女孩嚎啕大哭的求饶声,还有欧美惠愤恨的咒骂声,听的人心惊胆颤,头皮发麻。

    宫漠雪原本紧闭着眸子,挣扎的她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

    “啊。”宫漠雪大叫一声,猛地睁开眼睛,蹭的一下坐起来。

    “雪你怎么了,不要怕,有我在,别怕,我一直都在你身边陪着你。”蓝凌泽说着,一把将她抱紧怀里,心疼的不行。

    看着她这样,蓝凌泽的心里更痛,更疼。

    宫漠雪皱紧了眸子,阴暗的眼底更是布满了冷冽的寒芒,深吸了口气,让自己恢复了平静。

    一旁的冷泽野始终没有说话,安静的看着两人,心底也隐隐猜到了什么。

    宫漠雪恢复了理智,冰冷的小脸是冲天的恨意和杀意,慢慢松开了蓝凌泽,将自己迷迷糊糊中看到了统统讲了出来。

    听得两人更是一脸的难看,愤恨无比,此刻蓝凌泽的脸色比锅底还要可怕。

    “野,你怎么分析?”蓝凌泽问。

    “一般催眠情况下,看到的都是自己的亲身经历,所以。”冷泽野回答。

    “你的意思是雪曾经被他的父亲深爱,可是为什么会跟狼群在一起,她还那么小,怎么会,谁会这么狠心?”蓝凌泽狠狠的握紧拳头。

    他恨不得马上将把那些伤害过宫漠雪的人,统统碎尸万段。蓝凌泽漆黑的眸子里,满是冰冷的杀意。

    冷泽野更是一脸的阴暗:“绝对是这样,不会有错的。”

    宫漠雪锐利的凤眸一抹狠厉划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宫漠雪狠狠说着,胸口的恨意更是一层一层荡开,危险肆意弥漫全身。

    “那就绝对不会错了。”蓝凌泽冷冷的说着,声音里的寒意让两个人都愣住了。

    “雪,有我在,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陪你一起。”蓝凌泽声音里无比的坚定。

    “谢谢你,野。”宫漠雪道谢,直奔门口走去。

    看着那坚强的背影,冷泽野的心居然**了。

    从她说的足以看出,她的童年经历了什么。

    那么小的孩子,到底承受了多少的痛苦,她是怎样煎熬过来。  蓝凌泽的手机响起,看一眼上面显示类的电话,蓝凌泽赶紧接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