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我老婆在这里,我当然也来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宫小小收回了探寻的目光,看着管家端上来的苹果汁,冰冷的小脸慢慢缓下来。

    一顿饭,就在大家的欢笑声中结束了,所有人酒足饭饱,很是享受的冷家的款待,各忙各的去了。

    宫漠雪看着对面的人:“野,我有事找你。”

    冷泽野微微一愣,没有想到雪竟然会有事情找自己,心底多了几分窃喜。

    冷泽野轻轻点头,两人朝楼上走去。

    一旁的蓝凌泽脸早就阴暗的不行了,看着他们如此的亲密,心里堵得要死,想都没想追了上去。

    刚进房间,宫漠雪就要关上门,却被蓝凌泽一把堵住门口。

    “喂,你干嘛?”宫漠雪问。

    “那你说干嘛,我老婆在这里,我当然也来这里啊。”蓝凌泽说着用脚一把抵住了门,一脸的无赖样子。

    哪里还是那个冷酷嗜血,果决狠绝的蓝氏总裁,自从踏上了追妻路,蓝凌泽的下限一直不断刷新。

    对他来说,只要能追回老婆和儿子,下限算什么,脸皮算什么,追到手才是王道。

    所以我们的蓝大总裁在追妻追子卖腐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宫漠雪也懒得理他,转身走过来。

    “哈哈,泽真是个好男人啊,寸步不离啊。”冷泽野开玩笑的说着,坐到椅子上。

    “那当然了,我可是头号模范丈夫啊。”蓝凌泽故意说着,走了进来。

    宫漠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别给自己带高帽子,我还没承认呢。”

    “承不承认都是事实,我不急,慢慢等。”蓝凌泽丝毫不介意。

    看着蓝凌泽的痞子样,宫漠雪狠狠的宛了他一眼:“闭上你的嘴。”

    宫漠雪冷冷的说着,转过身:“野,我想让你帮我催眠。”

    话一出,冷泽野一愣:“为什么?”

    “我想知道我五岁之前的事情。”宫漠雪说的风轻云淡,可是凤眸却微微眯起,透着凉薄和紧张。

    “雪只有五岁之后的记忆,五岁之前一点记忆都没有,所以帮她恢复。”蓝凌泽解释道。

    冷泽野从未见过泽如此的严肃,认真的表情,自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那要我怎么帮你?”冷泽野直奔主题。

    “帮我催眠。”宫漠雪走过来。

    听到她的话,冷泽野微微一愣,扭头看向蓝凌泽,见他目光深沉的点了下头。

    “好,跟我来。”冷泽野说着打开了房间里的另一扇门。

    宫漠雪没有想到他的房间里,还有密室。

    二十多平的房间,全是黑白颜色,理性的格调处处透着低调。

    中间是一张偌大的桌子,还有一张单人床。

    “躺下。”冷泽野说着,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怀表。

    宫漠雪径直躺在上面,心里有些许的紧张。

    蓝凌泽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幽深的眸子里满是担忧,心疼。

    “我不能保证你肯定全都记起来,也许会是痛苦的,折磨的,你要做好准备。一般被刻意隐藏起来的记忆,一般都不是好的。”冷泽野提醒道。

    宫漠雪自然听出了他声音里的关心,重重的点了下头:“我准备好了。”

    冷泽野轻轻点头,又冲蓝凌泽会意的点头,这才将单人床的上面一个黑色的按钮按下了。

    只见单人床的上半部分,慢慢抬起,更像是医院里的病床,调整到了合适的位置。

    冷泽野手里的怀表甩出来,那是他特意从意大利最新购置的,催眠效果极佳。

    “现在看着这个怀表,眼睛跟着它。你现在很累,很想入睡,慢慢的,慢慢的闭上眼睛,回到你五岁之前的时候。”冷泽野说着,看着宫漠雪认真说道。

    他的声音像是着魔一般,如魅如惑,宫漠雪只觉眼皮很沉,慢慢的眼前一片模糊,睡意袭来。

    “回到你五岁的时候,看看你眼前都看到了什么?”如魅的声音传来。

    宫漠雪只觉眼前一片迷茫,看不清楚任何东西。

    “看不清。”宫漠雪回答。

    “努力看,你一定可以的,肯定可以看清楚。”

    听着这个声音,宫漠雪使劲眨了下眼睛,试图看清楚。

    迷雾散去,模糊的景象慢慢变的清晰。

    眼前一片茂密的森林,葱绿茂盛,却看不到一个人影。

    看着那有点皱眉的人,冷泽野不由开口:“你看到什么了?”

    “森林,茂密的森林。”被催眠的宫漠雪回答。

    “还有什么?没有人吗,还看到了什么?”冷泽野问道,蓝凌泽也跟着握紧了拳头。

    宫漠雪一个人在森林里走着,看着,不论怎么叫,怎么喊,都看不到人。

    冷泽野皱紧的眉头更是紧了,雪五岁之前的记忆就是在森林里吗?

    宫漠雪继续往森林深处走去,心里更是狐疑,好奇。

    “熬!”一声刺耳的叫声,顿时宫漠雪一脸的绷紧,不由握紧了拳头。

    这边蓝凌泽看着微闭着眸子的雪,本能的握紧了拳头,心里不由担心。

    “看到什么了?”这次蓝凌泽先开口询问。

    宫漠雪没有回答,一脸的绷紧,全身警惕,朝前面的声音走去。

    她小心的穿过茂密的树林,听着前方的动静,眯起的凤眸满是危险的警觉。

    继续往前,听着那声音一点点的靠近,宫漠雪只觉这种感觉如此的熟悉,却又是那么的危险。

    不远处,一只狼的旁边,一个酷似人形的小东西正绕着那只狼来回的乱动。

    她手脚着地,学着狼的样子,微微提起头,眸子里满是绿色的犀利。

    那目光仿佛是要穿透一切,洞悉周围,那是动物才有的直觉。

    看的宫漠雪猛地一愣,赶紧蹲下了身体。

    这边,看着床上的人不由抖了下,蓝凌泽更是绷紧了脸,伸手就要去握住她的手。

    “不能动她,现在很危险。”冷泽野冷冷一句,打断了蓝凌泽伸出的手。

    看着宫漠雪皱紧的八字眉头,蓝凌泽心里疼的不行。

    “看到了什么?”冷泽野问道,心里也多了一丝担心。

    “狼。”

    话一出,两人顿时愣住了,纷纷投来担忧的目光。  一个五岁之前的孩子,怎么可能会看到狼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