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她发烧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宫小小自然知道,小川说的前主人是自己的师傅景轩绝。

    是啊,师傅对妈咪的感情比蓝凌泽只多不少,可最终妈咪也只是帮他完成一个心愿而已。

    “是啊,小小,这个男人虽然曾经对不起老大和你,可是现在他的努力,他的心,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

    他对老大的心比任何人都要执着,坚定。

    我听说了从两年前回来之后,他就失明了,复明也是最近的事情。

    而且他还退了伊家的婚事,撇清所有的一切,也只是为了老大。

    我们只是希望老大能够幸福,不要这么辛苦,能有一个人好好的爱她,疼她,保护她。”洛子宇从未有过的认真。

    宫小小始终没有转过身,背对着他们,可是明显他已经犹豫了。

    最是不喜欢说话的八门玄也不由开口:“既然他知道错了,也为此付出了代价,为什么不给他一次机会。只要老大幸福,我们又何必去计较这么多。”

    听着他的话,宫小小那异常坚定,冷漠的心,这一刻稍稍动摇了。

    “是啊,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妈咪的幸福,自己这么做也是为了她能够幸福啊。”

    宫小小想着慢慢转过身,看着身后三个人坚定的眸子,认真的表情,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嬉皮笑脸。

    宫小小那颗冰冷的心微微**,是啊,只要妈咪幸福,自己又何必在意呢。

    “他什么时候收买的你们,我怎么不知道。”宫小小冷哼一声,却没有在上楼去。

    “这你就错怪我了,我可不是见利忘义的人。”洛子宇说着,转身朝沙发上走去。

    “你不见利忘义,那可怎么对不起你的名字,上次在酒吧为了讨某个女人的欢心,你居然用我的钱请客。还钱,还钱。”说道这里,小川更是气愤,赶紧追过来。

    “谁说的,你不是也看人家长得漂亮吗。”洛子宇反驳。

    顿时两个人打闹成一片,宫小小没有理会,径直朝院子里走去。

    八门玄看着那挺直的小身影,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小小坚强的让人心疼,想要去呵护。

    房间里,蓝凌泽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熟睡的人,脸上挂满了幸福的微笑。

    这一觉是他这辈子睡得最安稳,最幸福,最开心的一觉了。

    看着宫漠雪绯红的脸颊,微闭的眸子,熟睡的像个婴儿,那水晶唇透着果冻一般的诱惑,更是让人不能自拔。

    蓝凌泽修长的手指伸过来,将宫漠雪脸颊边的那一缕碎发别在耳后,刚好碰到她的脸颊。

    那滚烫的温度,让蓝凌泽猛地一僵:“怎么这么烫?”

    蓝凌泽赶紧伸手摸向宫漠雪的额头,那滚烫的温度让他脸色瞬间绷紧:“雪,雪?”

    蓝凌泽担心的叫着,可床上的人除了眉头皱的更紧,丝毫没有半点的反应。

    “该死。”蓝凌泽狠狠的骂着自己,怎么就没有察觉到她在发烧呢。

    昨晚他们在冷水里泡了一晚上,自己早该想到的啊,刚才居然还以为她是害羞,居然耽搁了那么久。

    想到这里,蓝凌泽心里更是自责的要死,赶紧跳下床,三五下穿好衣服就向门外奔去。

    五分钟,医生赶来,看着床上的人,更是皱紧了头。

    一看温度计,四十度了。

    “怎么烧的这么烫才发现啊?”医生说着,赶紧帮宫漠雪打好了点滴。

    蓝凌泽心疼的看着床上的人,内疚的要死。

    自己怎么可以光想着想那个了,连吻她的是时候都没有在意,自己真是个混蛋。

    “妈咪,你怎么样了?”宫小小担心的奔进来,看向床上的人。

    “放心吧,打上点滴,等烧退了就没事了。”医生安慰的说道,弄好了一切,叮嘱了几句这才离开。

    宫小小看着床上的妈咪烧的通红的脸颊,心里更是自责,担忧的眸子在看过来,已是一片冰霜。

    宫小小眼睛死死的盯着蓝凌泽,恨不得要杀了他一般:“这就是你来叫妈咪了,怎么连她发烧都不知道。”

    儿子冰冷如霜的声音,狠狠的砸在蓝凌泽的心头,让他更是内疚无比。

    “对不起。”蓝凌泽声音低沉,满是歉意。

    话一出,宫小小一愣。

    这可不像是那个骄傲自负,目空一切的鬼门老大,他居然会道歉,宫小小真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虽然不喜欢这个男人,可是他的霸道,骄傲,高贵,冷酷,目中无人却是与生俱来的。

    没想到此刻,他竟然会道歉。

    宫小小眉梢微挑,看到那冰冷的脸上满是焦急的内疚,担心,他气愤的心情也稍稍好了些。

    宫小小转身离开,朝楼下走去。

    房间里只剩下蓝凌泽一个人,看着那冰冷的液体慢慢jin ru宫漠雪绯红的肌肤,他的心也跟着疼起来。

    蓝凌泽轻轻凑过来,温柔的抚摸着宫漠雪海藻的瀑布长发。

    “雪,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却没有发现你不舒服。”

    声音里满是温柔的自责,内疚。

    蓝凌泽的手轻轻的握紧宫漠雪的另一只手,静静的看着床上的人,很是担心。

    屋外的人更是担心,居然都忽略了雪姐的身体,所有人自责的不行。

    厨房里,宫小小正斜倚着门口,看着罗母在忙碌着,不时的皱着小眉头。

    “好了,小小不要担心,已经打上点滴了,烧退了就没事了。我现在给你妈咪做点可口清淡的小菜,等她醒来希望可以吃点。”罗母一脸的关心。

    听着她的话,宫小小绷紧的小脸更是皱紧的不行,自己该为妈咪做点什么呢。

    “奶奶,我跟你一起做。”宫小着伸手就挽起袖子,走了进来。

    看的罗母一愣,随即一脸的笑容:“好,好孩子,你妈咪吃了你做的菜,肯定好的更快。”

    “真的吗?”稚嫩的童音响起,此刻的小小脸上才恢复了这个年纪该有的表情。

    “恩,当然了,奶奶什么时候骗过你啊。”罗母欣慰道。

    “恩,好。”  祖孙二人用心的做着,只希望宫漠雪可以快点好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