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少自恋了,比我还差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蓝凌泽很清楚宫漠雪的脾气,如果自己不回去,她肯定不会进房间的,说不定还会赶自己走呢。

    “好好,我回去,你赶紧进去洗澡,别着凉了,我看着你进去。”蓝凌泽说着轻轻帮她拧开房门。

    淡淡的声音里满是关心的疼惜,听的宫漠雪都不由一愣。

    看着那错愕的人,蓝凌泽嘴角一抹温柔:“怎么,你想跟我一起洗澡吗,我可是乐意的很啊。”

    “走开,谁稀罕跟你一起。”宫漠雪直碰的一声关上门。

    宫漠雪转身死死的靠着门,心里扑通扑通跳的加速跳着。

    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心跳加快,宫漠雪想着不由脸颊绯红。

    不可以,他不过是随便关心自己几句,自己怎么就可以这么感动呢。

    难道忘记了以前他是怎么对自己,折磨自己的,这次一定要好好的借着这个机会,修理修理他。

    宫漠雪不在多想,赶紧朝浴室走去。

    房门外,蓝凌泽看着紧闭的房门,嘴角扬起高高的弧度。

    从来对女人有洁癖他,觉得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动物。可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对一个女人如此的温柔,疼惜。

    这一刻,蓝凌泽没有了之前的厌恶反感,反而在心里觉得有一个值得自己关心的女人,竟然是件如此幸福的事情。

    蓝凌泽眸底一抹温柔划过,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浴室里,氤氲缭绕,宫漠雪躺在温暖的热水里,整个身体都不由放松,真是舒服。

    宫漠雪慢慢闭上眼睛,只有只经历过黑暗的人,才会知道光明的可贵,只有在冷水里泡了一晚上,此刻才会觉得热水澡是如此的幸福。

    宫漠雪心情很是放松,闭上眼睛享受着。

    一个小时过去了,桌子上已经摆满了风声的可口菜肴。

    罗氏父子听说雪和小小回来了,担心了一个晚上,一听说他们回来,赶紧往回赶。

    在罗氏父子的心里,他们是罗家的恩人,更是罗家的亲人,就像是自己的亲生子女一般,这可是他们罗家积的德啊。

    饭桌上,所有人都坐好,早就饿的不行了。

    宫小小看看上面的房间妈咪还没有下来,忍不住走上去,他确实也很饿了。

    刚好路过蓝凌泽的房间,门打开,里面的人换了一身轻便的休闲装走了出来。

    此刻的蓝凌泽头发湿漉漉分还在滴着水,脱去了那身笔挺的西服,一身休闲更是衬托出蓝凌泽高贵,多了几份随性的自然。

    看的宫小小有些失神,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虽然混蛋了点,可他确实很帅,很帅。

    举手投足间透着矜贵和优雅,不加任何的修饰,哪怕是普通的一件休息衣服,穿在他的身上,竟是如此的不同韵味。

    看着小小有些微愣的眸子,蓝凌泽一脸的得意。

    这小鬼对自己从来都是敌对的眼神,从来没有正眼看过自己,此刻看到小小明亮的黑色瞳孔里的几许欣赏,蓝凌泽眸底一抹满意划过。

    “我知道我很帅,你也不至于这样看着我啊。”蓝凌泽故意哼道。

    第一次看到这小子如此赞许的眼神,蓝凌泽从未有过的得意,兴奋。

    听到这话,宫小小冷冷的白了他烟:“少自恋了,比我还差点。”

    真是气死人不偿命,什么叫比他还差点,拐着弯的贬低自己,抬高他,这个臭小子竟然比自己还自恋。

    蓝凌泽顿时脸一拉,很是不悦,就知道他不会说什么好话。

    “喂,你干嘛上来了?”蓝凌泽问。

    “我上来跟你有什么关系?”宫小小理都不理的说着,朝前面走去。

    宫小小心里在鄙视着自己,怎么可以这样,竟然会看那个混蛋男人看的失神了,真是丢死人了。

    不就是长得好看点吗,至于吗,哼,我比你更好看,小小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宫小小刚要叩响门口,“让我来吧,你去吃饭把我叫她。”身后传来蓝凌泽的声音。

    “为什么你叫,不用。”宫小小赌气哼道,叩响了门。

    只是拍了好几次,门里还是没有动静。

    “估计是昨晚太累了,在冷水里泡了一个晚上,睡得有些沉吧。”蓝凌泽幽幽开口。

    宫小小想想也是,昨晚那么大的暴雨,妈咪在水里带了一晚上肯定特别累。

    想到这里宫小小顿时一脸的自责,不有皱了下眉头。

    “你去吃饭吧,我来叫她。”蓝凌泽开口。

    宫小小刚要反驳,肚子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连它都在抗议了。

    他也是从昨晚到现在滴水未进,一直担心妈咪的情况。

    蓝凌泽微微一笑,走了过来:“赶紧去吃饭吧,你要是饿着了,你妈咪可是会心疼的。”

    虽然宫小小很讨厌这个男人,可是他说的话确实在理。

    妈咪昨晚一晚上都在暴雨里,肯定会累了,说不定真的睡着了。

    宫小小想着,轻轻嘟了下小嘴:“好吧,我去吃饭,你叫了妈咪赶紧下来。”

    看着那倔强的小背影,蓝凌泽无奈的摇头笑了笑,真是跟自己太像了,就这小脾气绝对的如假包换。

    看着已经走下楼的人,蓝凌泽收回了目光,轻轻敲了几下房门,还是没有声音。

    蓝凌泽不由皱了下眉头,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蓝凌泽推门进去,她竟然没有锁门,蓝凌泽心里一阵窃喜。

    扫视了一眼房间,蓝凌泽的眼睛落在了浴室的门上。

    里面的氤氲热气已经散去,半透明的玻璃门内,依稀的可以看到雪的身影,头轻轻的靠在浴池的边缘,看起来很是享受的样子。

    如此的浴室佳境,蓝凌泽只觉身体猛地绷紧,顿时燥热的不行,小腹一阵收缩。

    蓝凌泽刚想咳嗽一声,可是转念一想,这不是刚好给自己创造了机会吗,多么难得。

    那个小鬼又不在,蓝凌泽心里偷着乐呢,没有多想朝浴室走去。  蓝凌泽轻轻的推开浴室的门,看着浴池里的宫漠雪头依靠着浴缸,舒服的靠在边上,凤眸微微闭起,头发如海藻一般,披散在浴池的外面,如此的妖艳,诱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