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我是在帮你取暖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个男人居然不顾生死救自己,此刻就算他放手,自己也不会怪他地。

    眼前的形势谁都是先求自保,可他始终没有放开自己。

    宫漠雪的心剧烈的**着,难道是他以前对自己太坏了,所以现在想要弥补,还是自己对他有什么误会。

    蓝凌泽深吸了口气,用力全力将宫漠雪拉到大树旁边,两只手赶紧将她的手围着树环绕着。

    "抓好,绝对不能放手。"蓝凌泽叮嘱道。

    蓝凌泽的大手有力地抓住她的胳膊,身体慢慢转到她的另一边,刚好挡住宫漠雪面前冲下来的洪流。

    "没事了,只要我们坚持到明天早上,天一亮肯定会有人来的。"蓝凌泽说着,大手紧紧的将宫漠雪环在怀里,为她抵挡住所有的风雨和疼痛。

    这一刻宫漠雪只觉得心脏突然露掉了一拍,浑身的血液都凝住了,震惊的不敢相信的看向眼前的人。

    如果不是至深挚爱,他又怎么会如此舍命保护着自己。

    明明他可以放开自己逃离这里,可他却没有。

    宫漠雪的眸子里满是彷徨的疑惑,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为何跟小小他们说的不一样,难道真的是他们错怪他了吗。

    "别担心,我们一定会活着离开这里的。"蓝凌泽安慰道。

    他以为宫漠雪的无言是在担心,焦虑。

    确实,宫漠雪是担心,可她心里担心的是他。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宫漠雪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从一开始自己被绑架,他就舍命相护,她真的很想弄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

    听到这话,蓝凌泽抱着宫漠雪胳膊的手猛地一抖,随即看向近在咫尺的人。

    宫漠雪那双冰冷的眸子却如璀璨的明星,穿透一切,很是犀利。

    "以前是我对不起你,现在我只想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你,让你平安,快乐,只要看到你跟小小开心,我就够了。"

    短短几句,却是蓝凌泽单位肺腑之言。

    听的宫漠雪凤眸眯起,虽然脸上试图保持着平静,可心里却是如此的震惊。

    他,他竟然用自己的生命来弥补自己。

    就算是在冷的心,这一刻也会为之感动。

    宫漠雪莫名的竟然有些想要记起以前,她真的很想知道以前自己和这个男人的一切。

    冰冷的水里,宫漠雪用力的抱着树,蓝凌泽抱着宫漠雪和树。

    被这样紧紧的抱着,宫漠雪只觉脸颊微微有些发烫。

    冷水里,宫漠雪的身体不由的打颤。

    现在已经到了秋末,狂风暴雨,泥流湍急中,宫漠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冷,好冷。

    宫漠雪强撑住,抱着树的手不由紧了紧,意识有些模糊。

    意识到她的异常,怀里的人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脸,看到宫漠雪有些难受的表情,蓝凌泽心疼的不行。

    "坚持住,不要睡,不要晕过去,坚持住,到了明天早上就好了。"蓝凌泽说着,抱着宫漠雪的胳膊更紧了。

    冰冷的水里,怀里的人,身体的温度在一点点降低,变冷。

    蓝凌泽的心猛的一惊:"雪,你不会有事的,坚持住,有我在。"

    蓝凌泽说着紧紧的抱着她,试图让自己的身体温暖她。

    这一刻,蓝凌泽的心揪紧着,很是担心。

    "我没事。"宫漠雪强撑着身体说着。

    看着他如此的关心自己,宫漠雪的心里莫名一酸。

    这种感觉,那么的久远,又是那么的渴望。

    似乎听着他的话,宫漠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不那么冷了。

    蓝凌泽紧紧的抱着她,虽然此刻正处于危险当中,可他的心却是甜的,好希望就这样一直抱着她,一直。

    雨水慢慢变小,可是夜越来越深,冰凉的水温度似乎更低了。

    宫漠雪此刻冷的不行,虽然强撑着身体让自己保持冷静,可她的嘴唇已经成了紫色,身体剧烈的**着。

    "很冷吗?"蓝凌泽心疼的询问。

    这么冰凉的水里,呆了这么久,自己都有些坚持不住了,更别说她一个女人呢。

    "我没事。"宫漠雪努力让自己的语调平静,可声音里却满是**。

    听的蓝凌泽更是一脸的绷紧,漆黑的夜空下,看着眼前的她脸上发紫的唇,心里说不出的疼痛。

    蓝凌泽没有多想,头绕过大树凑过来。

    宫漠雪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冰冷的唇被覆盖了。

    宫漠雪眼睛不由瞪大,看着眼前那张精致额轮廓,心里咯噔一下,大脑一片空白。

    她是一个很记仇的人,听着小小他们说起蓝凌泽曾经如何对待自己的,宫漠雪气愤的想要将他千刀万剐。

    可为什么从见到他,到现在,自己竟然不气了,甚至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些可怜。

    蓝凌泽碰到她的唇,猛的一愣。

    她就像是一块冰,那么的冷,没有一点的温度。

    蓝凌泽不本能的闭上眼睛,轻轻的允吸着她的唇,像是呵护极其珍贵的宝贝一般,温柔。

    她的唇还是那么软,那么甜,仿佛他们一下子回到了七年前。

    宫漠雪只觉一片温暖覆盖了她的唇,浑身顿时酥酥麻麻的一阵晕眩感袭来。

    天啊,她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却又如此的陌生,内心深处久远的记忆在慢慢被唤醒。

    宫漠雪猛的一愣,意识到什么,赶紧用力的就要推开身边的人。

    蓝凌泽感觉到怀里的人的反应,幽深的眸子不由眯了下,一把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了:"我是在帮你取暖。"

    说着,嘴上的力道稍稍加重。

    宫漠雪被他的话雷到了,取暖,这家伙还真是会找借口。

    明明在占自己便宜,居然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果然可恶。

    宫漠雪想着,手更加的用力推向蓝凌泽。

    蓝凌泽却死死的抱着她,内心深处压抑的那份感情瞬间全都涌上心头。

    两年了,他痛苦了两年,自责了两年,悔恨了两年,如今好不容易见到雪,蓝凌泽自然不肯就这么放开她。

    即便是下地狱,他绝不会放手。  宫漠雪越是反抗,蓝凌泽就越是想要占有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