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她居然害羞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蓝凌泽郑重说道,脸色绷紧。

    又是这一句,只短短几字,为何宫漠雪的心猛的一抖,久远的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袭来。

    蓝凌泽手里的匕首猛的朝宫漠雪胳膊上的铁链挥去。

    "铛!"的一声,清脆刺耳。

    在看向宫漠雪手上的铁链丝毫没有半点的破损,倒是蓝凌泽手里的匕首,刀刃处浅浅的一个刃印凹陷进去。

    "怎么会这样?"蓝凌泽不由皱紧了眉头。

    他不甘心的又试了几次,除了手里的匕首多了几个凹进去的刃印之外,宫漠雪手上的铁链丝毫没有一点的破损。

    "别白费力气了。"宫漠雪冰冷的声音传来。

    听到这话,蓝凌泽皱紧的眉头更是拧了下。

    "我不想欠你什么,你还是离开吧。"宫漠雪再次开口。

    刺耳的声音传来,听的某人更是气愤。

    "你就这么想跟我撇清关系吗?"蓝凌泽脸色铁黑一片。

    "是。"

    蓝凌泽由于气愤,额头上的青筋爆出。

    为什么这个女人这么急于跟自己撇清关系,难道自己在她眼里连个陌生人都不如吗?

    自己痛苦了这么多年,每天都活在悔恨,痛苦之中,恨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对她做过的一切。

    五年了,蓝凌泽从未安稳的睡过一觉。两年来,蓝凌泽又每天悔恨痛苦,因为有宫漠雪的支撑,所以他才熬过最黑暗的两年。

    亲眼看到她被推下悬崖,蓝凌泽的心都碎了,死了。

    这两年来活在黑暗的痛苦,折磨之中,无时无刻的自责,内疚之中,他简直生不如死。

    没想到她居然活着回来了,听到她活着,蓝凌泽那颗死寂的心瞬间被唤醒,觉得整个世界都被照亮了。

    蓝凌泽何其的兴奋,开心,可没想到再次见到她居然是嫁给别人。

    如今宫漠雪又对他如此的冷漠,宁愿死也不要被救,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

    本以为她失忆了,或许对自己来说是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可为何没有了记忆的她,竟是对自己如此的敌视,漠然。

    想到这里,蓝凌泽更是气愤,眸子里一摸杀意,眼角一抹很辣划过。

    蓝凌泽握着枪的瞬间举起,对着宫漠雪就开去。

    "啊!"宫漠雪本能的伴随着枪声,大叫了一声。

    他,他疯了吗,居然,居然对自己开枪。

    宫漠雪整个人都愣住了,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个面如阎罗,周身满是阴冷杀意的男人,如此的邪魅,宛若冰山之颠的一朵黑色莲花。

    妖艳中却满是危险的杀意,让人不由心生畏惧,宫漠雪第一次心底竟然有点害怕。

    只见宫漠雪胳膊上的铁链铛的一声脱落在地。

    宫漠雪这才收回了目光,原来,原来他是想帮自己把胳膊上的铁链打断啊,宫漠雪这才缓缓舒了口气。

    听到这一声枪响,外面的人猛的一惊。

    "怎么回事,赶紧去看看。"

    话一出,所有人蜂拥朝门口奔过来,手里的枪死死的对着那扇紧闭的门,谁也不敢上前。

    "你们两个去看看。"领头的人话一出。

    一旁的两个人对视一眼,轻轻朝门口奔去,一脸的谨慎,其中一个人的手轻轻拧动着门把手。

    房间里的蓝凌泽看着转动的门把手,顿时一脸的谨慎,杀意,身体瞬间闪到一旁的柜子旁边。

    门被拧开,两人对视一眼,一把将门推开。

    看准时机,蓝凌泽眸子一抹寒意,手里的枪扫射过去。

    "啪啪!"顿时探头的两个人中枪倒地。

    门外的人更是气愤的不行:"妈的,老子跟他拼了。"

    那人说着举起枪冲着里面就要开。

    "住手,不许伤了那个女人,老大交代过的。"一道低沉的犀利声音制止了他们,很是不悦。

    蓝凌泽听出了他的意思,刚才那个人特意交代,那说明雪暂时是安全的。

    握着手里的枪不由紧了紧,一脸的冰冷,瞬间朝门口扫射而去。

    门外的人赶紧躲闪,却不敢回击,那个女人可是老大特意交待的,要是不小心伤了她,那就等着受死把。

    短短的距离,蓝凌泽占尽了地利,不停的扫射着。

    "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蓝凌泽反锁了门。

    "大家守住这唯一的出口,握去联系老大,绝对不能让他们跑了。"

    听到门外的声音,蓝凌泽绷紧的心更是不敢放松,几步奔过来,看着宫漠雪手臂上的铁链。

    "怎么会这样,居然子弹都没有办法。"蓝凌泽眉头紧促成一团。

    "这是千年的玄铁,任何外力都无法打开。"宫漠雪淡淡的说着。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认得这个,冥冥之中就是认识罢了。

    "就算是打不开,我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蓝凌泽如此的坚定,认真。

    就算是死,他也要保护宫漠雪。

    宫漠雪看着那冰冷的俊颜,认真的严肃,距离如此之近,那湿热的呼吸自脸庞传来,微微发热,宫漠雪的心跳猛的加速。

    宫漠雪都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为何他还是如此的固执,真是不可理喻。

    明明听说他以前对自己做的种种,宫漠雪谈不上恨,因为已经不记得了,可为何这个男人竟是如此的坚持。

    感觉到了那末灼热的目光,蓝凌泽不由回过头。

    四目相对,近在咫尺,一种莫名的电流从两人的心尖中划过。

    宫漠雪别扭的赶紧将头扭向一边,心跳从未如此快过,心底一股莫名的熟悉感袭来。

    蓝凌泽注意到宫漠雪的反应,尴尬的脸微微有些发红。

    她居然脸红了,她居然害羞了,蓝凌泽想着心里隐隐一丝甜蜜划过。

    漆黑的夜空像是极其愤怒的魔兽,张着漆黑的大嘴瞬间吞没着整个大地,黑的不见五指,压抑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豆大的雨点如山洪暴发般,倾斜而出,砸在房顶铛铛直响。

    突然漆黑的天空,一道闪电划过。

    "轰!"的一声,震耳的雷鸣,自自天边传来,更像是谁惹怒了雷公一般。  雷声竟是如此的响彻天地,骇人听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