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他的心已经死掉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臭小子,害我白担心了,说怎么惩罚你?”宫漠雪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问道。

    “妈咪,我的人办事,你绝对的放心,不然他们就不配当杀手盟的人。”宫小小一脸的得意。

    宫漠雪看着儿子故作老成的模样,直接伸手去挠他痒。

    “啊,痒,痒,好痒。”宫小小绷紧的小脸,顿时破功,赶紧求饶。

    母子二人,开心的玩着,宫漠雪一把将儿子抱在怀里:“臭小子,睡觉吧,这下终于可以安心了。”

    宫小小看着妈咪,调皮的一笑:“妈咪,我不能跟你睡,我要留着我的身体给我的未来媳妇。”

    话一出,宫漠雪差点吐血。

    “丫的,你现在就嫌弃老娘了是吧,哪个丫头比你妈咪还要漂亮,有魅力啊,我一定不会放过她。”宫漠雪故作气愤道。

    宫小小额头三根黑线划过,现在的妈咪才是他的亲妈咪,这才是她的个性。

    宫小小顿时小眼一翻:“还没有,不过有也会被你吓跑的。”

    “臭小子,现在就胳膊肘往外拐了,看来我以后要多留点财产给自己了,省的你哪天有了媳妇忘了我。”

    宫漠雪说着,霸道的一把将儿子紧紧搂着不放。

    宫小小被妈咪抱着,感觉好幸福,好温暖。

    看着妈咪那绝美的精致五官,丝毫看不出已经是一个七岁孩子的母亲。

    皮肤紧致,白皙如玉,惊艳的脸蛋上满是诱人的笑意,宫小小忍不住轻轻的凑近宫漠雪的脸蛋。

    “呗。”的一声,宫漠雪很是得意的亲了妈咪一下,心里甜甜的。

    “行了,臭小子,赶紧睡觉吧,别以为这样我就会留点财产给你。”宫漠雪嘟囔着,心里却满是开心的幸福。

    宫小小嘴角一抽,要是谁敢说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他的亲生妈咪,他一定会拿着菜刀去追他。

    这才是他的妈咪,他那个最爱钱,一切向钱看的妈咪。

    宫小小想着,慢慢闭上了眼睛,这下终于可以安心的睡觉了。

    雷雅雅本以为南宫洛熙是真的忘记了宫漠雪,被自己的真心感动了,可是新婚之夜就独守空房的感觉,真的好心酸,好气愤。

    雷雅雅狠狠地握着拳头,指甲扎到肉里,都不觉得疼痛。

    本以为他忘记了,他喜欢自己了,可是新欢之夜,他居然让自己一个人睡,真的太过分了,太可恶了。

    雷雅雅想着,更是火大,很是不甘心。

    自己堂堂的雷氏千金,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女人,为什么熙会如此的痴心,留念,苦等了两年居然还是忘不了她。

    南宫洛熙一大早就去公司了,刚结婚就将自己埋头在工作中,一天到晚累的要死。

    他不去想那个家,那个人,他的心已经死掉了。

    ***********

    这边,蓝凌泽坐在房间里的靠椅上,看着窗外院子里的那棵梨花树,脸上稍稍划过一丝担忧。

    “雪,你到底在哪里,你还好吗?难道我和你就这么的没有缘分吗,为什么上天总是让我们错过啊,为什么连个弥补的机会都没有?”

    蓝凌泽不由握着拳头,悔恨无比。

    一想起自己曾经对雪做的一切,蓝凌泽更是觉得自己混蛋可恶,真是该死。

    可是这两年来他失明,活在黑暗中的痛苦悔恨当中,他的痛不比任何一个人少。

    也许是上天感受到了蓝凌泽的痛苦,伤心,也许是看他如此的诚心,两年多的折磨也够了,几天后就真的给了他一次机会。

    *************

    直到第二天中午,宫漠雪才醒来,穿着珊瑚绒的睡袍走出来。

    看着宫小小正窝在沙发上,罗母端着甜汤喂她,宫漠雪不由嘴角扬起。

    这才是家的味道,这是自己欠小小的,他本来就应该有属于他的疼爱和关心。

    “妈咪。”宫小小轻轻叫了一声,冲宫漠雪微微一笑,很是开心。

    “雪起来了啊,快来尝尝我的甜汤,我帮你去端。”罗母一脸的兴奋道。

    “不用忙了妈,我自己来,你休息会。”宫漠雪说道。

    虽然罗母认她做干女儿,看到她对小小这么好,真心疼他,所以宫漠雪在心里也接受这一家人,当做是自己的家人一般。

    “女儿,说这话太见外了,我应该好好感谢你啊,是你让我有了这么好的女儿,孙子,我开心还来不及呢。”罗母兴奋的说着,起身端来甜汤。

    是啊,自己哪辈子积德这么好的福气了,这么懂事贴心的女儿,还有这么一个可爱讨喜的孙子,罗母真是幸福死了。

    宫漠雪轻轻的喝着甜汤,心里很是温暖:“小小,以后要好好孝敬奶奶啊,她可是很疼你的。”

    说着看向那看书的儿子,一脸的关心。

    “必须的,我以后要好好的孝敬奶奶还有妈咪。”宫小小乖巧的说道,听得所有人心里暖暖的。

    “哈哈,小小很懂事,长大了一定是个有出息的孩子。”罗母更是一脸的开心,这真是上天赐给她的福气啊。

    三个人开心的说着,笑着。

    **************

    北冥家的院子里,北冥孤坐在以前宫漠雪的躺椅上,闭目养神的感受着温暖的阳光,感受着空气中梨花的味道。

    那个神秘,安静,却又总是帮助自己的女人,她过得还好吗,什么时候才会在见到她啊?

    北冥孤心里想着,俊彦不由皱了下眉头。

    “少爷,少爷。”风叔焦急的跑过来,一脸的绷紧。

    听到这话,北冥孤不由睁开眼睛,看着如此焦急的人,一脸的严肃。

    “怎么了,把你急成这个样子?”

    “少爷,刚得到的消息,昨天有一批数目庞大的军火在交易,而且背后的指使者居然是欧家。”

    听着风叔的话,北冥孤的眉头更是皱紧:“什么,欧家居然买卖军火。”

    北冥孤脸色凝重无比,难道他们要行动了?  “他们的消息封锁的很隐秘,连我也是刚刚知道的。如此数目庞大的军火,必定会万分小心,却听说昨晚被一伙来路不明的人给劫走了。”风叔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