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怎么,只许你喝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到这厌恶的声音,伊丞修没有回答,轻轻点了下头,上楼去了。

    如果不是因为伯母和媚儿,自己才不会看他的脸色。

    伊父总是惟利是图,眼里只有利益,权益的人,从未把亲情放在眼里。这样的人,让伊丞修厌恶,鄙视。

    看着房间里安静的躺着的人,那黝黑的脸皱的紧紧的,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

    伊母安静的坐在床边,手紧紧的握着女儿的手,一脸的担心,关爱。

    看着女儿的脸,伊母眸子里满是泪花,顺着脸颊落下,心疼的不行。

    自己的女儿,到底是怎么了,得罪了谁啊,居然这么狠毒。

    脸都变成了这个样子,还是没有被放过,居然两只手都被废掉了,到底是何人这么歹毒,太可恨了。

    看的伊丞修一脸的绷紧,担心。

    伊丞修轻轻拍了下伊母的肩膀,一脸的关心。

    伊母赶紧用手擦去眼泪,脸上满是心疼的痛苦表情。

    看着那安静睡着的人,伊丞修更是一脸的难过,眉头皱的紧紧的。

    从伊家出来,伊丞修心情烦闷的不行。一脚将油门踩到底,直奔日不落酒吧开去。

    震耳的dj音乐,舞池里的善男信女疯狂的摇摆着身体,宛若一条条水蛇一般,激情四溢。

    伊丞修却提不起半点的兴趣,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要了一瓶威士忌,独自一个人喝起来。

    媚儿现在这样,他当然知道,都是因为她将泽的女人推下悬崖所致。

    这件事,一直都是他心里的伤,一边是自己的兄弟,一边是自己的堂妹,他夹在中间很为难。

    再说了,当年的情况伊丞修历历在目,根本不是他所能左右的。

    伊丞修轻轻晃动着杯子里的液体,一脸的哀愁。

    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景轩绝的那句话:“伤害雪,我会让她比死更痛苦。”

    最痛苦,最残忍的折磨人的手段,不是杀了她,而是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慢慢的折磨。

    伊丞修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心情更是阴霾的不行。

    这两年来,伊丞修每天活在痛苦的自责,亲人和兄弟的为难,悔恨当中,有谁体谅过自己的心,有谁理解他的心?

    伊丞修想着,拿起那瓶酒,猛地灌着自己。

    东方思雨最近说不出为什么,竟有些想伊丞修那个混蛋。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明明恨他要死,可竟然有些想要见到她。

    所以今天东方思雨打算来这里碰碰运气,因为这是伊丞修经常出没的地方。

    东方思雨刚进门,眼睛就不由打量着四周,扫视一眼舞池没有看到那个令自己讨厌的身影,心里稍稍失落。

    东方思雨去了吧台,要了杯酒自顾喝着。

    “服务员,再来一瓶。”

    一道浑厚,磁性又带着几分不耐烦的声音传来,东方思雨像是触电一般,听到这声音,第一时间回头,看向声音的发源地。

    角落里的伊丞修,慵懒的靠在沙发椅上,一脸的烦闷。

    看到这里,东方思雨失落的心瞬间满是欣喜。

    东方思雨刚要说什么,却察觉到了伊丞修的不对劲。

    “他今天怎么会坐在那里,而且还是一个人?”东方思雨自言自语的说着,脸上多了一丝好奇。

    今天的伊丞修,没有了昔日的得瑟,风光,那张俊彦上满是烦闷的忧伤。

    看到这里,东方思雨更是不解,这个流氓也会有这么多愁善感的一面。

    伊丞修猛灌着酒,丝毫没有注意到形象,拼命的想要用酒精来麻醉自己。

    东方思雨看着那一脸忧愁的人,心里莫名的多了一丝担心。

    没有多想,走了过去。

    伊丞修感觉到来人,微微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一眼,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自顾喝着。

    看的东方思雨顿时一脸的不悦:“喂,你这是什么表情,这样很没礼貌。”

    看都懒得看她一眼,伊丞修烦闷的要死,身体微微扭向一边,径直喝起来。

    东方思雨更是生气,还从来没有人敢不把她东方千金放在眼里的。

    很好,惹怒本小姐的你是第一个。

    “要吗就坐下陪我一起喝,要吗就走,别烦我。”伊丞修声音里多了几分不耐烦。

    东方思雨气得脸色铁黑,这个该死的混蛋,明明是他招惹自己的,现在居然这般模样,做给谁看。

    东方思雨怒瞪一眼,一个箭步奔过来,一把抢过伊丞修手里的酒瓶。

    “不就是喝酒吗,有什么了不起。”东方思雨举起手里刚刚夺过来的酒瓶,猛地喝了起来。

    伊丞修微微抬起眼睑,看着眼前的人,嘴角微微抽动了下,眸子里一抹阴暗,瞬间将酒瓶抢了过来:“你这是干嘛。”

    “怎么,只许你喝吗?”东方思雨不由用手捂住嘴巴,辣的要死,可脸上却是一幅倔强的表情。

    伊丞修不去看她,若是平时他早就去招蜂引蝶了,可是今天的他丝毫没有心情。

    东方思雨看着那皱紧眉头的人,脸上满是烦闷的表情:“不用你管。”

    伊丞修丢出一句,身体转向另一边,旁若无人的喝着:“我才懒得管你了。”

    东方思一脸的生气,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自己好心居然被他生生无视,该死的混蛋。

    东方思雨也不再理他,直接叫来服务员,要了一瓶红酒,自顾喝着。

    两个小时过去了,外面的天色更是黑的不行。

    东方思雨看着一直喝着的伊丞修,此刻一脸的迷离,皱紧的眉头八字却是如此的真。

    茶几上,地上十来个空的酒瓶凌乱的躺在那里,伊丞修眸子微微闭着,靠在沙发上,脸上更多了几分落寞和孤独。

    “喂,你到底怎么了,干嘛把自己醉成这个样子?”东方思雨憋了这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伊丞修完全无视她的话,眼皮都不抬一下。

    “我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东方思雨最是讨厌这种被无视的感觉,却屡屡在伊丞修这里碰壁,真是气死了。  明明自己该离开的,可是不知为何东方思雨看到这样醉酒的伊丞修,却没有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