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我们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不过是想让泽面对他的这段孽情。泽和她之间的波折太多太多了,他们两个之间真是孽情啊。

    这段缘分,还是让他自己来面对吧,感情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帮得了。”冷泽野解释道。

    皇甫优俊眉微促,很是佩服的看向冷泽野:“你说的没错,这两年来泽已经够痛苦了,即便当年是因他而起,不过这两年来的折磨已经够了。”

    “这个时候,让他安静一下吧。”冷泽野虽然嘴上这么多,可是心里也担心的不行,只是这种事必须要他自己面对。

    不过冷泽野更好奇,宫漠雪到底怎么了,为何会对泽下次重手?

    雪的表情,她那般冷漠的眼神,冷泽野从来没有见过。

    除了冷酷的陌生,再也看不到任何的感情。

    她到底怎么了,为何消失了两年,突然变得如此陌生?

    她这两年来到底经历了什么,又遇到了什么,为何她变的这般冷漠。

    即便宫漠雪在恨蓝凌泽,可她应该对他有怨恨,有憎恶,有杀意才对,而不是这般陌生。

    冷泽野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他一定要想办法弄清楚才行。

    偌大的大厅里,蓝凌泽静静跌坐在地上,死死的揪着胸口,心脏那里已经痛的麻木,没有一丝知觉。

    蓝凌泽的脑海里全都是刚刚宫漠雪那冷漠的眼神,冲天的杀意。

    伸手摸向刚刚宫漠雪对自己下手的地方,痛入骨髓。

    蓝凌泽想过宫漠雪会恨自己,也想过她会对自己动手,可是如今她真的对自己下手了,蓝凌泽的整颗心如同被刀绞般,痛不欲生。

    更多的,则是失望和绝望。

    原来,被自己最爱的人出手,竟是如此的痛处,让他呼吸都变得艰难。

    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蓝凌泽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怪宫漠雪。

    可是为何,她会那般冷漠的看自己,好像完成不认识自己一般,怎么会这样。

    就算她恨自己,应该是愤怒的杀意才对,至少也应该有点感觉吧。

    为何她的眼睛里除了冷漠,再也看不到其他。

    她连看都懒得看自己,这是怎样的让人痛心。

    让一个人最痛苦的事情,不是让她恨你,而是她把你当做陌生人。

    如果恨,那说明她还对你有些感情,心里还记得你,可如果是陌路人,那就说明她从未在意过你,甚至连恨都懒得恨,那才是让人最痛不欲生的。

    此刻的蓝凌泽目光呆滞,深邃的黑瞳没了平日里的光彩,木讷的如同没有灵魂破碎的玩偶一般,看得人揪心。

    宫小小看一眼地上的蓝凌泽,如今的痛苦,狼狈,落寞,冰冷的小脸微微蹙了下眉头,什么都没说,径直走了出去。

    “那小子,怎么也走了,老大岂不是没有人管了?”皇普优更是担心。

    冷泽野眼睛扫视了一眼四周,眸子绷紧,继续待下去也不能解决什么。

    “我们去把泽回去吧。”冷泽野开口。

    皇普优和冷泽野赶紧走过去,伸手去扶地上的人:“泽,我们回去吧。”

    蓝凌泽一脸的呆滞,仿佛听不到任何声音,也不理人,此刻的他就像是精神崩溃一般,一点感觉都没有,连同自己的心跳都无法感知。

    看着他的神情,冷泽野脸色更多了几分严肃,冲皇普优点头,两个人强行架着蓝凌泽离开。

    这边房间里,宫漠雪扶着景轩绝坐在,脸上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平静。

    “绝,你怎么样?”宫漠雪关心的问。

    景轩绝微微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那颗冷漠的心一抹温暖划过:“雪,谢谢你,谢谢。”

    景轩绝伸手摸向宫漠雪的脸,修长的指尖描绘着她的五官,那般温柔,那般疼惜。

    景轩绝从未想过,自己可以有这么一天,可以和雪结婚,可以和她在一起。

    这一刻,景轩绝才体会到什么叫幸福。

    “咳咳。”景轩绝胸口一阵闷痛,喘不上起来,痛苦难耐。

    “小心。”宫漠雪担心的说着,伸手帮他拍着后背。

    “咳咳”可是景轩绝咳嗽个不停,脸色苍白,难看的不行,一点血色都没有。

    宫漠雪赶紧帮他倒水,喂着他喝了一些水。

    好一会,景轩绝才缓缓喘了口气,一脸的惨白。

    看到手心的红色血泽,景轩绝趁着宫漠雪转身放杯子的时候,赶紧背向身后,在衣服上擦了几下。

    “怎么样,好点了吗,我去帮你叫医生吧。”宫漠雪一脸的担心。

    宫漠雪刚要转身,被景轩绝一把拉住:“不用了,我想去个地方,你陪我吧。”

    景轩绝声音虚弱的不行,眸子里满是祈求。

    看的宫漠雪更是心疼,一代驰骋黑白两道的暗夜老大,居然也会有如此虚弱,惨淡的时候。

    “好。”宫漠雪答应了,扶着景轩绝朝门外走去。

    杀手盟东山的悬崖,宫漠雪和景轩绝两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景轩绝靠在宫漠雪的怀里。

    感受着微风的轻拂,景轩绝眸子微微闭上,脸上一片放松。

    宫漠雪安静的抚摸着他黑色的发丝,一脸的平静,安静的看着怀里的人,心却疼的要死。

    她知道,景轩绝的时间不多了。

    多希望绝的身体可以好起来,可是听小连简医生都没有办法,宫漠雪心底深深叹息了声。

    如果可以,她宁可自己帮绝承受一些,这样最起码他还能多撑些时日。

    二十几岁的年纪,正是人生大好时期,可他的生命却走到了尽头。

    宫漠雪很是心疼,想要安慰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如今她能做的就是陪伴。

    “雪,好希望我们能永远这样,安静的享受着着这份温馨和幸福。”景轩绝声音里满是期待。

    “嗯,我们会的,我们会一直这么幸福开心下去的。我们还要慢慢变老,那就好好享受吧。”宫漠雪认真说道。

    “好。”景轩绝嘴角勾起一抹满意。  “雪,还记得小时候,每次你一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一个人来这里。每次见你在这里,我就过来陪你。”景轩绝说着他们小时候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