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精彩无弹窗免费!

    蓝凌泽周身的戾气瞬间暴涨,却更带着无尽的悲痛和落寞。

    蓝凌泽的眼睛顿时颜色加重,死死的握着拳头,一脸的恨意袭来。

    “啊!”蓝凌泽不由大吼一声,声音里满是极致的愤怒,杀意,恨意。

    如此的撕心裂肺,如此的痛苦不堪。

    听到这声音,宫漠雪不由愣了下,眉梢微微蹙起。

    为什么听到他的声音,自己会有种心痛的感觉?

    不同于以往的,跟对绝的感觉完全不同,宫漠雪说不出心狠狠揪紧的痛着,那种痛如同刻入骨髓,让她压抑的不行,有些喘不过气来。

    此刻的蓝凌泽,一脸阴冷的眸子肆意冲红,脸颊上的殷红鲜血更是诡异妖娆,浑身的怒意冷冽之极,宛若地狱里挣脱束缚的魔鬼一般,暴怒狂啸。

    围攻他的那些手下竟全都被蓝凌泽冲天的气场震慑,心底莫名的有些恐惧,看着蓝凌泽死神一样的冰冷脸,更是不敢上前。

    宫小小冷冷的看着这一幕,将蓝凌泽的暴怒,痛苦,悔恨看在眼里,宫小小没有一丝的同情和心软。

    “给我上。”

    话一出,所有人呼啦的围上来,狠狠朝着蓝凌泽攻击过去。

    而这边的景轩绝也只是淡然一瞥,举起高脚杯,递给宫漠雪。

    看的洛子宇揪紧了心,不由绷紧了神经。

    蓝凌泽这家伙居然这个时候来砸场子,太可恶了,他难道还想在伤害老大一次吗。

    可是看到蓝凌泽浑身满是鲜血,尤其是脸颊上已经红了半张脸,可是他却丝毫顾不上。

    蓝凌泽将所有围攻过来的人全都打倒在地,奋力厮杀,一步步艰难的走向高台,走向宫漠雪。

    看的洛子宇不知道该佩服他的执着,还是该骂他傻货。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此刻的八门玄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蓝凌泽。

    这样不怕死,只为了靠近老大的蓝凌泽,莫名的让八门玄欣赏。

    可是一想到他曾经对老大做的一切,八门玄脸色瞬间冷下来。

    他只希望老大可以幸福,八门玄绝对不允许两年前的事情再次发生。

    宫漠雪平静的脸上,没有太大的波澜,冲身边的景轩绝轻轻点头,一脸的微笑:“来,我们喝交杯酒。”

    宫漠雪说着轻轻挽起他的胳膊,一脸的笑容。

    听到这话,景轩绝那双微微凝重的眸子满是温柔:“好。”

    两个人相视一笑,轻轻挽着胳膊,微微抬头,酒杯送到唇边,轻启朱唇,饮了下去。

    不远处,蓝凌泽看到这一幕,心猛地抽痛,浑身的神经都在不停的抽搐,痛不欲生。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蓝凌泽眉头紧促,心痛无比,不停的重复着这一幕,眼睛直直看向宫漠雪。

    为什么她可以这般绝情,为什么她可以如此风轻云淡,为什么她可以忘记曾经和自己之间的一切。

    蓝凌泽知道自己混蛋,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要求宫漠雪什么,可是他只想要一个弥补的机会,仅此而已。

    她不能,不能这样,她不可以嫁给别人,绝对不可以。

    蓝凌泽狠狠的说着,用尽全力,一把甩开身边的人,就要冲过去。

    周围的人纷纷被狠狠的甩开,看到这般发疯的蓝凌泽,众人脸色绷紧,没想到这个男人此刻身上竟有着和主人的杀意气场,可是他们却丝毫不退缩。

    毕竟今天是主人和雪姐的婚礼,就算是死,他们也要阻止蓝凌泽的破坏。

    一**的人围攻向蓝凌泽,却全都被他打倒在地,甩到一旁,然后又一波的人冲上去。

    此刻的蓝凌泽杀红了眼,如同黑曜石般的眸子透着猩红的狠厉,浑身满是鲜血,两只手,脸上全都被鲜血染红。

    这一刻的蓝凌泽如同血人一般,周身浓重的血腥味让他暴怒。,

    尤其是那双冷厉的眸子里,不带一丝人类的感情,整个人如同炼狱的嗜血阎罗,带着毁天灭地的冷煞和戾气,危险无比。

    而不远处的身后,两道熟悉的身影看到这一幕震惊无比,纷纷奔过来。

    正是冷泽野和皇普优,他们虽然同意蓝凌泽一个人过来,可他们终究是不放心,所以才偷偷跟来。

    却不想,刚到这里见到的居然是这一幕。

    看着蓝凌泽一个人被众人围殴,一身鲜血的打倒一波又一波冲过来的人,高大的身影犹如天地间无比强悍的弑神,冷厉狠绝,霸气十足。

    可是这样的蓝凌泽,却让冷泽野心痛。

    “野,我们去帮泽吧。”皇甫优脸色绷紧,担心无比,就要冲过去。

    “等一下,我们不能过去。”冷泽野幽幽开口。

    “为什么,别说你是怕了?”皇普优脸色瞬间一冷。

    蓝凌泽伤的如此惨重,他居然说不过去帮忙,这让皇普优很是恼火。  “我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为了泽我可以豁出性命,只是现在这是泽自己的事情,他必须自己面对,纠缠这么多年,难道你想看他一辈子活在感情的愧疚中,无法振作?”冷泽野脸上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

    皇普优眉头紧促成一团,他自然听说了蓝凌泽和宫漠雪的事情,更是亲眼看着蓝凌泽是怎么熬过来的。

    说实话,作为兄弟看到蓝凌泽活的这般痛苦,皇普优都揪心。

    更何况感情的事,外人根本帮不上忙。

    他也不希望曾经何其骄傲的蓝凌泽一辈子活在悔恨当中,永远那么颓废。

    “你说的没错,这段感情确实需要一个结束了,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泽的对手,只是要委屈他了。”皇普优深深叹息了声,没有过去帮忙。

    如果今天蓝凌泽不彻底面对,他还要再次悔恨一个两年吗,人生能有几个两年。

    可是看到蓝凌泽浑身是血,痛苦的看向不远处的宫漠雪,皇普优都不由有些同情。

    冷泽野直直看向不远处高台上的宫漠雪,今天的她一身洁白的婚纱,精致的五官绝美惊艳,几分仙气,几分梦幻。  太好了,她还活着,她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