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他没有资格去爱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话一出,一旁的洛子宇一脸的严肃,不由看宫向小小。

    只见宫小小轻轻点头,洛子宇这才深深吸了口气。

    “真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来了这么一段小插曲,来我们婚礼继续。下面我宣布,他们二人结为正式的合法夫妻。”

    话一出,蓝凌泽顿时一脸的阴冷,身体的暴力因子瞬间暴涨,冷冽的眼神如刀一般扫视向众人,周身杀意凛然。

    原本忍受围殴的蓝凌泽怒意冲天,狠狠的一拳头冲着来人挥去。

    “啊!”那人不由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动都不动弹一下。

    其他人一见,纷纷围攻过来,他们绝对不允许蓝凌泽破坏这场婚礼。

    只是蓝凌泽如同古武的斗士一般,这一刻的他感觉不到疼痛,听不到任何声音,整个人如同没有灵魂的机器狠狠厮打,左右开弓,丝毫不留情。

    他绝不允许宫漠雪嫁给其他男人,死都不会。

    顿时整个大厅形成两派,围住蓝凌泽的人陆续的被打倒在地,只见蓝凌泽呼吸急促,一脸的狠辣,眼睛死死的盯着台上,不甘心,他死都不甘心。

    雪是自己深爱的人,他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和景轩绝举行婚礼。

    这边,婚礼还在众人的羡慕,祝福中继续。

    景轩绝温柔的将那颗十克拉的钻戒戴在宫漠修长白皙的手指上,皱紧的眉头微微放松,眸子里满是幸福的笑容。

    “雪,谢谢你。”景轩绝轻声说着,声音里更是宠溺之极。

    “恩。”宫漠雪轻轻点了下头。

    她把那枚钻戒的圆圈慢慢的戴在景轩绝那苍白的骨瘦如柴的无名指上。

    看着如此温馨,幸福的两个人,其他人一脸的羡慕,开心却又心疼。

    多希望主人的身体好好的,这是他们这些手下跟了景轩绝二十几年第一次看到主人的脸上出现笑容。

    一旁的洛子宇更是眉头紧促,真希望老大可以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明知道这场婚礼上只是帮景轩绝完成心愿,可是看到老大脸上幸福的笑容,洛子宇突然觉得老大和景轩绝在一起也很不错,最起码这个男人是真的爱老大。

    八门玄更是看的眼眶都红了,从他跟着宫漠雪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宫漠雪这么开心。

    如果老大一直这么失忆也挺好的,毕竟她以前的那些经历太过痛苦,八门玄不希望宫漠雪想起曾经,毕竟她一个女人不该承受那么多。

    如今这般,也是不错的,只可惜这个景轩绝身体频临边缘,哎,八门玄在心底深深叹了口气。

    “好,现在请一对新人手挽手,喝交杯酒,祝两人长长久久,白头偕老。”洛子宇兴奋的大喊道。

    声音刚落,手下端来两杯酒,一脸的兴奋,期待。

    宫漠雪冲身边的人轻轻一笑,伸手就去拿高脚杯。

    不远处的蓝凌泽看到这一幕,心猛地抽痛着,锐利的黑瞳里满是受伤。

    胸口的某个位置更是揪紧成一团,呼吸都变得艰难。

    为什么,为什么雪要嫁给他,为什么她要这样对自己,难道她忘了曾经他们在梨花树下许下的约定了吗。

    蓝凌泽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住,痛苦悔恨无比。

    她是在怪自己曾经那般决绝冷漠吗,她是在恨自己以前的绝情吗,她是在怪当初自己没有履行承诺回去找她吗?

    所以她才会用这样的方式,用这样的方式来结束和自己之间的一切吗。

    蓝凌泽脸色阴冷的如同锅底一般,漆黑的眸子死死的看向不远处的宫漠雪,整颗心瞬间被掏空一般。

    他知道以前是自己混蛋,是自己该死,如今他也没有资格阻止,可他做不到。

    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深爱的女人嫁给别的男人,更做不到不去爱她。

    两年前,宫漠雪被推下悬崖的那一刻,蓝凌泽的心也跟着死了。

    这两年来,蓝凌泽一直活在黑暗当中,唯一的支撑就是找到宫漠雪。

    如今深爱的女人就在眼前,即便蓝凌泽以前在混蛋,在可恶,可是他无法亲眼看着宫漠雪远离自己,更无法接受永远失去她。

    即便自己没有资格阻止,也没有资格去爱她,可蓝凌泽不会放手,死都不会。

    当一个人可以不顾一切,哪怕与整个世界为敌,只为她一人的时候,那他将是何其的奋不顾身。

    围攻的人群中,不知是谁对着蓝凌泽的脑袋就是狠狠一棍子砸下去。

    “啊!”只听蓝凌泽一声闷哼,头顶剧痛袭来。

    若是以前,他绝对反手就给那人一脚,将他踹的五脏六腑都吐血。

    可是此刻蓝凌泽却没有,没有回击,不是因为害怕,更不是因为没有能力,而是无暇顾及。

    他现在唯一的信念和目光,全都在不远处的宫漠雪身上。

    殷红的鲜血自蓝凌泽的头顶流下,顺着脸颊流过眉梢,流过眼角,最后滴落在地上。

    那般猩红,那般刺眼。  原本围殴蓝凌泽的人也都纷纷停下了手,他们都是穷凶极恶的人,他们憎恨蓝凌泽,更恨他破坏婚礼,可是看到蓝凌泽浑身满是血痕,被打了这么久仍然没有求饶和离开,反而深情的看向不远处的雪

    姐,其他人莫名的多了一丝钦佩。

    虽然明知道不该,可毕竟他们也都是最将一起的性情中人,此情此景,即便是对手和敌人,也都不忍在下手。

    蓝凌泽眼睁睁的看着宫漠雪和景轩绝交换戒指,亲眼看着宫漠雪帮他戴上那象征爱情的戒指,蓝凌泽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原本千疮百孔的心,这一刻碎成无数碎片,再也无法愈合。

    她,居然给别人带了戒指。

    原本那枚戒指应该是属于自己的,可是他却自己让自己失去了资格。

    如今的蓝凌泽不求宫漠雪原谅,只希望她可以给自己一个机会,让他弥补曾经犯下的过错。

    看着他们举起高脚杯,看着宫漠些眉眼间对景轩绝的温柔浅笑,深深刺痛了蓝凌泽的双眼。  他突然觉得,或许看不见才是最好的,那样他就不会看到如此心痛的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