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我要见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蓝凌泽死死的握着拳头,不敢相信的看过来。

    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亲生儿子如此怨恨自己,原来在小小的心里自己竟是这样的可恶可憎可恨。

    蓝凌泽虽然知道自己混蛋,可是这样亲耳听到儿子说,那颗千疮百孔的心还是忍不住剧痛无比。

    蓝凌泽死死的握着拳头,震惊,意外,痛苦,悔恨,自责,一时间全都涌上心头,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

    让自己的女人受伤,让自己的儿子如此憎恨,蓝凌泽从未觉得自己这辈子如此失败过。

    宫小小一脸的冰冷,死死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脑海里满是两年前妈咪被推下悬崖的画面,小小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将蓝凌泽一脸的痛苦,悔恨全都尽收眼底,宫小小薄唇勾起一抹冷冽。

    “纵使你曾经舍命救过我,可妈咪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亲人。如果不是你,妈咪不会被推下悬崖。老天保佑妈咪回来了,这次我绝对不会在允许任何人伤害妈咪,包括你。”

    宫小小狠狠说着,脸上冷若千年冰山般没有一点的温度。

    蓝凌泽不由被宫小小冰冷的杀意震住,整个人都僵住了。

    看着眼前的这张小脸,他长高了,胖了点,比以前更英俊冷酷了了。却也比以前更冷漠,更嗜血,那双明亮的眸子里满是恨恨的冷意。

    看的蓝凌泽更是心痛不已,此刻站在眼前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却比任何人都冷漠,无情,而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不远处,所有人看过来,一脸的担心,焦急。

    所有人纷纷掏出了家伙,他们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在今天闹事。

    “我要见她。”

    蓝凌泽锐利的黑瞳扫视一眼对面那些用枪指着自己的人,棱角分明的五官幽暗冷厉,没有想到他堂堂的蓝氏集团的总裁,鬼门的主人,居然也有被人拿枪指着的一刻。

    若是以前,这些人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可是此刻蓝凌泽却没有心情理会他们,他只想见宫漠雪。

    “不行。”宫小小冷冷拒绝。

    蓝凌泽眸子里满是阴暗:“别逼我。”

    “你在威胁我,你好像忘记了,这里是谁的地盘。”宫小小冷哼一声,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

    冷漠的声音传来,听的蓝凌泽更是皱紧了眉头。

    “我是绝对不允许这场婚礼继续下去,我一定要见雪。”蓝凌泽冷冽的声音带着彻骨的寒意,听的人不寒而栗。

    他怎么可以忍受,自己的女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嫁给其他的男人,死都不可以。

    蓝凌泽此刻眼睛冲红,死死的握着拳头,一脸的杀意袭来。

    只见宫小小退后,冷漠的小脸满是决绝的狠厉:“如果你能不还手走过去,那我就让你见妈咪。”

    蓝凌泽扫视了一眼,这里起码几百人,外面还有几千人,如果动武,自己绝对没有一点的机会。

    “好,不许食言。”蓝凌泽坚定的说着,一副豁出去的表情。

    父子对决,场面何其的激烈,没有人敢说一个字。

    高台上的景轩绝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牵着宫漠雪的手不由紧了紧。

    感觉到了他的紧张,宫漠雪轻轻转过头,冲他一笑,看都不看蓝凌泽一眼。

    凤眸里的神情,不是刻意的躲避,而是像看陌生人一般,丝毫没有一点的感情和温度。

    看的蓝凌泽身体猛地愣了下,整个人都愣住了,胸口的某个地方如同被一把很钝的匕首一刀一刀凌迟般,痛的他呼吸都变得艰难。

    为什么,为什么雪会用那样冷漠的眼神看着自己,为什么。

    都说对于一个人最绝情的不是憎恨,而是冷漠,漠然的如同从不曾相识陌路人。

    这样的冷漠,让人揪心,让人痛心。

    只见宫小小稍稍退后,一脸的冰冷,手轻轻扬起:“给我狠狠的教训他。”

    话一出,一呼啦的围上来好多人,将蓝凌泽团团的围着。

    只见蓝凌泽狠狠的扫视了一眼四周,眸子里满是不屑的目光。只是如今为了雪,他一定要忍,绝对不能还手。

    瞬间蓝凌泽被所有人拳打脚踢,愤恨围殴,浑身痛得要死,他却死死握紧了拳头,不哼一声。

    他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绝对不能倒下,一定要见到雪。

    哪怕是死,也要见她一面。

    两年来,蓝凌泽在黑暗中生活了两年,唯一支撑他坚持下去的就是宫漠雪。

    如今深爱的女人就在眼前,他绝对不让她嫁给别的男人。

    即便是当做对以前的种种行为的补偿也好,悔恨也好,他宁可承受这份疼痛。

    因为,这是他欠她的。

    典礼台上,宫漠雪正一脸的狐疑的看向这边。

    宫小小走过来,一脸的平静:“妈咪,没事,他只是个不相干的人,不用管他。”

    “可是他一个人,被这么多人围着?”宫漠雪不由开口。

    景轩绝眉梢微微皱了下,心底莫名的多了几分揪紧。

    听到这话,宫小小不由看过去:“妈咪,你不用管他,如果不是他,两年前你也不会被推下悬崖,发生意外。”

    宫小着,眼睛看向一旁的小川。

    他早就问过了,小川只是跟宫漠雪说了以前的事情,被蓝凌泽虐待的事情,还有后来如何的吃苦,小川并没有说,更没有说宫漠雪和蓝凌泽的关系。

    这一点,宫小小早就知道了,所以此刻他绝对不能让妈咪在错一次,这次绝对不可以。

    听到宫小小的话,景轩绝那阴冷的眸子,稍稍缓和了下。

    “你,你是说他就是蓝凌泽?”宫漠雪一脸的吃惊道。

    “恩,他就是折磨你,害我们母子分离的混蛋。”宫小小冷冷回答。

    听到这话,宫漠雪那本来同情的脸上,瞬间阴暗下来,一脸的冰冷:“既然那样,就没有必要留情面。”

    旁边的洛子宇和八门玄绷紧了呼吸,却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们只希望老大可以幸福,安好。

    “婚礼继续。”景轩绝冷哼一声。  此刻的他是在强撑着身体,这场婚礼对景轩绝来说意义重大,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