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我反对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宫漠雪慢慢走向红毯的这一边。

    景轩绝正等在那里,一脸的苍白,眸子里却满是激动的兴奋。

    “老天,你可以在多给我几分钟吗,让我完成这场婚礼,求你了。”景轩绝心底一个声音,沉重的祈祷着。

    景轩绝强撑着身体,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看向走过来的人不想让大家担心。

    看着眼前的人,宫漠雪一脸的笑容,心里却心疼的不行。

    “这或许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了。”宫漠雪心里说着,微笑着看向景轩绝。

    宫小小将宫漠雪的手,轻轻的放在景轩绝的手心,一脸的欣喜。

    “师傅,我把妈咪交给你了,希望你们以后幸福美满。”宫小小一脸的激动,开心说着,眸子里满是祝福的喜悦。

    “恩,我会的。”景轩绝认真点头,冷峻帅气的俊彦上是从未有过的认真,严肃。

    景轩绝冲宫漠雪胆淡淡一笑,挽着她的手,朝红毯的另一头走去。

    婚礼的交响曲传来,震耳的音乐,兴奋的声音,每个人都欢呼,

    众人纷纷看向这对新人,一脸的祝福,欣喜。

    这一段红毯不是很长,只有十多米的距离,可在景轩绝看来却比他的一生都要长。

    景轩绝挽着宫漠雪的手,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刻他有多紧张。

    在众人的祝福,欢笑中,景轩绝牵着宫漠雪走向红毯的典礼台。

    宫漠雪脸上始终保持着浅浅的笑容,很是开心。

    “好,欢迎我们的一对新人入场。”洛子宇大喊着。

    欢笑声中,两个人站在了台上,面对观众,一脸的笑容。

    “各位,我们的这对新人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从小一起长大,对彼此之间的深深的了解。

    他们经历了很多,很多,今天终于可以走到了一起,来,让我们把最热烈的掌声送给这对新人。”

    话一出,其他人更是一脸的兴奋,开心,激动的大喊着掌声淹没了音乐,欢呼全场。

    景轩绝和宫漠雪两个人相视一笑,手紧紧的牵着,紧紧的。

    “好,下面让我来问帅气的新郎,你愿意娶身边这位美丽的小姐做你的新娘吗,不论富贵,贫穷,健康,疾病,生老病死,你都愿意和她一起,不离不弃,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吗?”

    洛子宇振奋,高昂的声音传来,台下所有人一脸的绷紧,满是期待的看向台上的人,很是欣喜。

    “我愿意。”景轩绝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透着无比的坚定,认真。

    声音落下,掌声一片。

    景轩绝一脸的微笑,温柔的看向眼前的人,冲她会意的点了下头。

    宫漠雪微微一笑,也轻轻的点了下头。

    “下面,让我们问美丽的新娘,你愿意嫁给身旁这位帅气的新郎为他的合法妻子吗,不论富贵,贫穷,健康,疾病,生老病死,你都愿意和她一起,不离不弃,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吗?”

    洛子宇一脸的兴奋,看过来,很是替老大高兴。

    “我愿意。”宫漠雪清脆的声音传来,坚定无比。

    “好,下面我宣布,这两位新人结为合法----”夫妻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我反对。”一道气愤、怒吼的声音传来。

    顿时所有人愣住了,全场一片讶然,所有人顺着声音看过去。

    只见门口处一个满脸阴暗,怒意冲天,阴沉个脸的男人正站在那里。

    看清楚那张脸时,洛子宇一愣:“他,他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蓝凌泽。

    蓝凌泽紧赶慢赶,担心的不行,两天都没有休息只为了能早点见到宫漠雪。

    却不想,自己赶过来看到的竟然是她和别的男人结婚的画面。

    这一刻,蓝凌泽的心剧烈抽痛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台上的两个人,看着宫漠雪那一脸笑容的脸时,蓝凌泽心痛无比,胸口的位置瞬间空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她为何要这样对自己。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她怎么可以和别人结婚呢,绝对不行。

    蓝凌泽的眼睛死死的看过来,一脸的阴暗,心却痛得要死,眉头紧紧的皱着。

    宫漠雪本来平静的心猛地一抖,看到那张冷漠的气愤的脸,说不出为什么,心里竟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快到她想抓都抓不住。

    宫漠雪凤眸里满是狐疑,看着走过来的人,一脸的不解。

    景轩绝看到来人,身体微微一抖,眸子里瞬间满是冷漠的杀意。

    该死的混蛋,居然这个时候来,真是该死。

    雪是自己的,景轩绝已经失去过她一次,已经被蓝凌泽抢走过一次,这次绝对不可以。

    景轩绝心里狠狠的发誓,一脸的冷冽阴冷。

    宫小小不由愣了下,没想到自己光顾着举办婚礼竟让这个男人乘虚而入,真是该死。

    “妈咪没事的,这个讨厌的家伙交给我就好,你们继续。”宫小着,冲洛子宇使了个眼色。

    宫小小转身奔过来,挡在蓝凌泽的身前。

    四目相对,除了冰冷的恨意,冲天的怒意,凛然的杀意,再无其他。

    “为什么要这么做?”蓝凌泽一脸的冰冷,愤恨的怒瞪向宫小小。

    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居然帮着外人,将自己的女人嫁给别的男人,真是该死。

    最让蓝凌泽伤心的是,宫小小居然把雪嫁给那个杀人魔头,该死的,怎么可以这样。

    “我只是想妈咪幸福,而你,两年前就已经失去了爱她的资格。”宫小小一脸的冰冷,没有半点的表情。

    声音犀利,字字珠玑,狠狠的砸在蓝凌泽的心头,如千万把锋利的刀刃一般狠狠扎在蓝凌泽的心头。

    原来,他还在怪自己,还是没有原谅自己。

    谁也无法忘记两年前,如果不是自己,雪也不会被推下悬崖,这是蓝凌泽心里最深的痛,一辈子的痛。

    蓝凌泽微微抬起眸子,一脸的冷漠,不甘心:“可是,我对你妈咪是真心的,你,你怎么可以让她嫁给这个杀人魔头呢?”  宫小小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嘴角勾起一抹冰冷:“在你眼里,师傅他是杀人魔头,可是在我眼里,他却是这个世上最爱妈咪的人,而你连他的一根头发都不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