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旁的宫小小也是一脸意外,自己想靠近妈咪的时候,她都后退了一步,可是此刻为什么师傅摸她的脸,她却没有动。

    宫小小眸子多了一丝欣喜,这个时候妈咪什么都不记得,却没有推开师傅,那说明妈咪的心底是有师傅的。

    景轩绝看着宫漠雪明亮的眸子,激动的手都在**。

    “雪,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吗,这两年我每天都活在自责,痛苦之中。当初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都怪我。

    我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一直强撑着这副残躯,就是希望有一天还可以再见你一面,这下我终于见到你了,太好了,真是老天眷顾啊。”

    景轩绝一把将宫漠雪楼进怀里,紧紧的。

    第一次,宫漠雪没有反抗,没有挣扎,没有推开他。

    被拥入怀的那一刻,宫漠雪感觉到他冰冷的拥抱中带着无尽的悔恨,自责,伤心。

    宫漠雪的心也跟着痛起来,这是怎样一种感觉?

    他的怀里好冷,好冷,冰冷的没有温度,却又透着无尽的温暖,让人心痛的温暖。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震惊,连小川都不由愣住了。

    雪姐,他可是最了解的,如果不是她接受的人,就算是她的儿子,她都不会承认。

    一向警觉性很高,对任何人都怀疑的雪姐,此刻竟然会让主人抱着,丝毫都没有后退一步,真是难以置信。

    小小看着拥在一起的两个人,竟然莫名的舒了口气。

    宫小小冲小川使了个颜色,两人离开了。

    这一刻的时间,留给他们两个。

    这一刻,景轩绝等了两年。

    景轩绝紧紧抱着怀里的人,此时此刻,他都难以置信,没想到残生还能再见到雪一面,激景轩绝动的不行,抱着她的手更是紧了紧。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宫漠雪一脸的平静,眸子里竟多了几分莫名的心疼,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宫漠雪没有说话,任凭他这样紧紧的抱着自己,一动不动。

    清风袭来,悬崖顶上的清风,如此的清凉,吹在身上冷冷地。

    宫漠雪不由抖了下,景轩绝感觉到了她的反应,更是抱紧几分。

    这一刻,他等了两年,两年啊。

    这两年来,她是唯一支撑景轩绝活下去的勇气,支柱。

    景轩绝千言万语哽咽在喉,想要说的太多,结果却发现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

    此刻,景轩绝没有任何的语言,就这样静静的,紧紧的抱着她,心里满是激动,开心。

    宫漠雪没有推开他,感觉到了他的激动,心稍稍放松了下。

    眼前的这个人到底跟自己有着怎样的纠葛,关系,为何会是如此的情深,至真?

    宫漠雪心里满是疑问,可从他对自己的态度,眼神足以看出,他是真的关心自己,担心自己。

    虽然宫漠雪什么都不记得了,可他对自己的感情足以看出,他和自己绝非一般的关系。

    宫漠雪本能的想要靠近他,接触他,了解他,轻轻的拍着景轩绝的后背。

    “雪,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多担心你吗,这两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

    景轩绝一脸的激动,眼泪沿着深邃的嘴角慢慢滑落,而这眼睛却是幸福的,开心的,满足的。

    听着他的话,宫漠雪轻轻的恩了一声。

    松开宫漠雪,景轩绝那深邃的眸子,一脸的激动牵着宫漠雪的雪就往回走:“雪,走,我去给你接风洗尘。”

    看着那张拉着自己的大手,一股莫名的感觉窜遍全身,宫漠雪从未有过的踏实,安心。

    宫漠雪任凭他拉着自己的手,第一次有男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没有被她推开。

    下午,整个杀手盟热闹一片,从未如此的喧嚣,热闹。

    一直以来都是冰冷,无情,连笑容都不曾允许有过的黑道第一组织,这一刻竟然锣鼓震天,喧嚣一片,热闹不凡。

    只为庆祝宫漠雪的回来,只为庆祝众人的心愿。

    宫漠雪任凭景轩绝拉着自己,坐在了上座,旁边就是小小,其他人分别坐在两边。

    “来,让我们欢迎雪的回来,欢迎我的雪回来。”景轩绝冰冷的声音满是欣喜若狂的激动。

    话一出,所有人端起酒杯,一脸的激动,一饮而尽。

    “妈咪,我敬你。”宫小着举起手里的杯子,一脸的欢喜。

    宫漠雪看着小小明亮的眸子,脸上的激动,也高高扬起嘴角。

    所有人开心的痛饮,这一刻是从未有过的放松,激动。

    “咳咳。”景轩绝不由用手捂住嘴巴,眉头拧成了八字。

    “师傅,你的身体。”宫小小担心的看过来。

    话一出,所有人看过去,一脸的担心揪紧。

    “我,我没事。”景轩绝强撑着说道,不想扫兴。

    宫漠雪也是一脸的担心,他的脸色又是难看了几分。

    “咳咳。”景轩绝再次用力的咳嗽着,很是疼痛的样子。、

    宫小小见状,赶紧闪了过去,手轻轻的帮他摸着后背,担心的不行。

    宫漠雪说不出为什么,看到他这个样子,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景轩绝用力的咳嗽着,感觉五脏六腑都被震裂一般,痛的要死。手死死的捂住嘴巴,手轻轻一摆,示意小小停下。

    好一会,景轩绝终于深深吸了口气,手轻轻的抖着,慢慢拿开。

    看到那手心中的红色,景轩绝赶紧握紧手不想让其他人看到。

    “师傅。”宫小小虽然只是一瞬间,还是看到了,不由担心。

    景轩绝手一挥,示意他住口,小小心领神会,立即闭上了嘴巴。

    “怎么了?”宫漠雪看过来。

    “没事,没事。”景轩绝故意压低语气说着,一副平静的样子。

    “今天太开心了,没事的,多喝了两杯而已,没事的。大家继续开心痛饮,今天一醉方休。”景轩绝说着,故做放松的表情。

    宫漠雪没有听出他的异常,以为景轩绝没事,这才没有在担心。

    其他人也接着欢呼,痛饮,只有宫小小僵硬的愣在那里。  虽然知道师傅的身体不好,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可是为什么会是此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