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雪,你终于回来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吗,看起来好懂事,又好让人心疼。

    宫漠雪不时的回头看着小川,毕竟自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所以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

    小川给了她一记安慰的浅笑,轻轻点头,示意宫漠雪放松。

    宫漠雪走进杀手盟,所有人惊呼,全都愣在那里,不敢相信的看向她。

    “妈咪,有一个人很想见你,他等了你两年了。这两年来,你是支持他唯一撑下去的动力,我带你去见他吧。”宫小小认真说道。

    看到儿子眼睛里的那一抹心疼,宫漠雪平静的心竟然不由的揪紧,微微痛下了。

    他的一举一动,一个眼神都能牵动宫漠雪的心,所以他一定是自己的儿子,绝对没错的。

    宫漠雪想着,轻轻点了下头。

    他说的应该是景轩绝吧,宫漠雪心里不由说道,记得小川跟自己说过,他是杀手盟的前任主人。

    听到这话,宫小小顿时一脸的兴奋:“如果师傅知道你回来了,一定会兴奋的说不出话来的。”

    看的其他人更是绷紧了呼吸,天啊,这一会见到的小少主的表情,比这两年来的都多。

    从来不知道小少主竟然还会有这么真性情的一面,今天之前的他只有一种表情,那就是嗜血的冷漠。

    看来这个世界上,只有雪姐才能降住他啊,众人对宫漠雪更是投去佩服的目光。

    两年前,这些人亲眼看着雪姐被推下悬崖,而且还身中一枪,谁会想到她居然没死,还活着。

    大家对宫漠雪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雪姐的身手大家有目共睹,现在她的儿子是老大,更是不得不让人臣服。

    宫漠雪看着众人吃惊,诧异的目光,没有理会,任凭小小牵着自己,朝前方走去。

    穿过杀手盟的楼宇,长长的走廊,直朝向东边的悬崖走去。

    这两年来,宫小小每天在这里训练,看着景轩绝的身体一点点的垮下去,心却从未放弃过寻找妈咪,他比自己还要紧张,担心,伤心,痛苦。

    景轩绝对妈咪的心,感天动地,让小小那颗冷漠的心都为之感动。

    没想到,景轩绝竟然是如此用情至深的人。

    某些时候,宫小小甚至会想也许他做自己的爹地也不是不可以,或许妈咪可以更好的生活,不用受那么多的苦吧。

    看着眼前的一片青葱绿色,宫漠雪眉头微微蹙起,他为什么带自己来这里?

    不远处,悬崖边上,一个黑色的身影坐在那里。

    只一个背影,竟是如此的落寞,失落,看的让人有些心疼。

    清凉的风袭来,景轩绝一脸的冷漠,深邃的眸子多了一抹沧桑。风如凉凉的刀子刮在身上,景轩绝却丝毫不觉得疼痛,凉兮。

    “雪,你到底在哪里,咳咳?”景轩绝沙哑的声音说着,一脸的悲痛。

    听到这声音,宫小小的心微微一痛。

    看着师傅每天这个样子,折磨着自己,宫小小真的很心疼。

    宫漠雪看着那个背影,心竟然会莫名的揪紧,有那么一丝的担心。

    连宫漠雪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到这里来后,那颗平静的心开心反复的揪紧,疼痛,很是难受。

    或许这就是心电感应吧,纵使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可这种本能的感觉却是奇妙的存在。

    “我没事。”景轩绝淡淡的说着,声音里满是沧桑的冷漠。

    听的宫漠雪都不由皱了下眉头,那种失落,悲痛的沧桑,在声音里都全完的体现,听的她整颗心都不由揪紧。

    “师傅,我带了你想见的人来了。”宫小小开口。

    景轩绝微微一愣,我想见的人,我最想见的人就是雪啊,难道是雪?

    景轩绝想着,猛地转过身,看向身后。

    当看到那张惊艳,思念已久的脸时,景轩绝身体猛地一愣。

    “咳咳。”景轩绝剧烈的咳嗽着,手死死的捶打着胸口,震惊的瞪大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师傅,你怎么样?”宫小小满是担心奔过去,轻轻的帮景轩绝拍着后背。

    “她,她是?”景轩绝喘着大气,含糊不清的问道,激动地有些不敢相信。

    宫小小轻轻冲他点了下头,扶着他那孱弱的身子,站起来。

    景轩绝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人,这不是幻觉,是真的,脚下的步子一步步的挪过来。

    “雪,雪,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景轩绝嘴里说着,脚下的步子加快。

    宫漠雪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英俊的容颜被病魔摧残的脸色苍白,眼睛深深的凹陷,一看就是久治未愈。

    高挺的身躯在清风中,显得如此的孱弱,好像风在大点就会随时被刮倒一般。

    “雪,雪,你终于回来了,太好了。”景轩绝一脸的激动。

    景轩绝走进宫漠雪,看着眼前那张让自己悔恨自责,悲痛欲绝的脸,景轩绝不由嘴角扬起,满是激动的笑容。

    英俊的苍白的脸色,却无法遮掩那俊朗的风姿,只是这样的霸气,英俊,此刻却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景轩绝的手轻轻的伸向宫漠雪那张思念的脸,深邃的眸子顿时模糊,满是水雾。

    看的所有人愣住了,宫小川更是愣愣的站在后面,一个字都不敢说。

    被景轩绝如此真性情的一面,生生震住了。  曾经那般冷酷嗜血,狠厉戾气的杀手盟主人,踩着巫术的鲜血和累累白骨一路走来,面前对敌人的枪林弹雨和暗杀,景轩绝都从不会皱眉一下,更别说掉眼泪,可是此刻,他却因为看到宫漠雪湿了眼

    眶。

    这让宫小小看的心疼无比,却又很欣慰。

    “雪,你终于回来了,我终于等到你了。”景轩绝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兴奋。

    这次宫漠雪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躲开他。

    看着景轩绝那张苍白的脸吗,满是激动的兴奋,深邃的眸子布满了晶莹的液体,宫漠雪说不出为什么,此刻她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莫名的心疼。  宫漠雪没有推开他,没有后退,任凭景轩绝摸向自己的脸,感受着那指尖的冰冷,宫漠雪的心更是莫名的揪成一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