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这下我不用死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北冥孤顿时钻心的剜肉疼痛袭来,痛得他眉头拧成一团,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滑落。

    宫漠雪看向痛苦的北冥孤:“忍住。”

    “好。”北冥孤咬牙吐出一个字。

    宫漠雪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伤口,小心的看着子弹的方向,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一旁的小川更是担心的不行,那可是自己的命啊,要是北冥孤死了,自己的这颗脑袋肯定也保不住了。

    小川现在只希望雪姐能够救好他,那就谢天谢地了。

    小川赶紧去拿酒精,绷带,金疮药,还有热水,统统准备好,放在一边。

    房间里安静的有些可怕,空气里都弥漫着紧张的味道。

    宫漠雪一脸的阴沉,手术刀小心的朝子弹的方向宛去。

    北冥孤一直强忍着痛苦,疼得要死,丝毫不让自己出声,看着一脸凝重的宫漠雪,北冥孤不想让她分心。

    宫漠雪小心的将子弹慢慢移出,心里盘算着神经的尺寸。

    此刻的北冥孤的呼吸都绷紧了,说不害怕那是骗人,毕竟那是他的胳膊。

    宫漠雪脸色冷漠如冰:“刀。”

    小川一听,赶紧递上了一把手术刀。

    “忍住。”又是一句冰冷的声音传来,北冥孤还未来得及反应,宫漠雪另一只手里的手术刀又扎了进去。

    “啊!”北冥孤低哼一声。

    一把刀,在肉里宛着,已经痛得不行,现在居然又扎进一把刀,根本不是常人能忍受的,痛的北冥孤脸部都扭曲了。

    门外的风叔听到这一喊叫,担心的不行,就要冲进去。

    “风叔。”司徒青大喊一声,一把拦住他。

    “让开,我要去救少爷,我绝对不允许那个女人伤害少爷。”风叔一脸的焦急担心,就要推开他的手。

    “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如果你这个时候闯进去,那孤才会必死无疑呢。”司徒青一脸的认真,严肃。

    看的风叔一愣:“你,你敢担保少爷没事?要是那个女人对少爷不利,那少爷岂不是?”

    “我相信那个女人。”司徒青突然出声。

    话一出,风叔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要说少爷相信她,还有点可以理解,毕竟少爷和她相处了两年多,而且她确实帮过少爷。

    可司徒青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风叔震惊的不行。

    “就凭我的直觉,那个女人一定可以的。”司徒青一脸的自信,坚定。

    司徒青从未有过的冷静,虽然他不了解宫漠雪,可就凭她一把手术刀能打掉风叔手枪里的子弹,就凭那冷傲的眼神,漠然的态度,司徒青就知道她绝非普通人。

    仿佛冥冥之中有种感觉,觉得她一定可以做到。

    风叔看着一脸严肃的司徒青,脸色更是绷紧几分。

    难道真的是自己太激动了,忽略了某些重要的东西。

    司徒青可是享誉世界的名医,如果连他都这样说,那么说那个女人真的可以。

    “好,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信你一次。”风叔眉头紧促,不在冲动。

    两人不在说话,静静的等待着,心里祈祷着宫漠雪的成功。

    房间里,北冥孤痛得都快忍不住了,痛的整张脸都扭曲了。

    “雪姐。”小川担忧的不行。

    宫漠雪看都不看两人,眼睛死死的盯着胳膊上的伤口,两个手术刀深深的刺进了北冥孤的胳膊。

    子子弹被慢慢移出来,母子弹稍稍看到了一点。

    宫漠雪的额头上也满是汗珠,却容不得半点差池,看着那早已经鲜血模糊的胳膊,宫漠雪冷静无比:“酒精。”

    小川赶紧拿着准备好的酒精瓶子过来,看了一眼宫漠雪,又看了眼痛苦不行的北冥孤。小川深深吸了口气,一把倒了下去。

    “啊!”北冥孤痛的大喊一声。

    小川赶紧伸出自己的胳膊,让他咬住。

    钻心的疼痛,北冥孤额头上青筋暴出,胳膊不由抖了下,痛得要死。

    由于酒精的冲洗,已经看到了母子弹的位置,宫漠雪看准时机,刀子毫不留情的微微往左一闪,狠狠宛了一刀。

    “啊!”又是一声大吼,随着北冥孤的痛苦嚎叫,那颗母子弹也被剜了出来。

    北冥孤痛得只觉眼前一黑,顿时晕了过去。

    小川这才抽回自己的胳膊,看着深深的牙印,满是血痕,痛的他一身冷汗直冒。

    宫漠雪看着落地的那颗子弹,这才缓缓舒了口气。

    宫漠雪赶紧帮他缝好伤口,看着银针穿入那血肉模糊的胳膊,冷漠的心也不由揪紧。

    几分钟,宫漠雪缝好伤口,又帮他上好药,在用白色的绷带包扎好,这才深深呼了口气。

    若是平常人,早就忍受不住了,他能忍到这个时候才晕过去,已经很不错了。

    宫漠雪想着,脸上不由多了已经佩服,宫漠雪整个人都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小川一见宫漠雪的表情,顿时一脸的欣喜:“雪姐,成功了是吗,是吗?”

    “恩。”宫漠雪冲他轻轻点了下头,慢慢闭上了眼睛。

    她太累了,太紧张了,这下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宫漠雪没有多想,大脑jin ru睡眠状态。

    “太好了,太好了,这下我不用死了,太好了。”小川兴奋的大喊着,一脸的激动。

    小川赶紧朝门口跑去,去跟门外的人汇报这个好消息。

    风叔和司徒青一个箭步奔进来,一脸的兴奋,激动。

    “太好了,太好了,少爷终于没事了。风叔激动的说着,看着昏迷的北冥孤不由愣住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少爷怎么了?”

    “当然是疼得晕过去了,两把手术刀插进胳膊里,在强的人也会忍不住的。”小川解释道。

    听到这话,风叔缓缓松了口气,少爷可千万不可以有半点的闪失啊。

    “两把手术刀?”司徒青不由一愣,不敢相信的看向宫漠雪。

    “当然是两把手术刀了,不然怎么将子弹和母子弹取出来啊,这样的高难度,危及生命的生死攸关的时刻,除了雪姐,还能有谁做得到。”小川一脸的得意,骄傲。  话一出,司徒青瞪大眼睛:“她,她居然会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