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有人对车子动了手脚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到她的表情,欧企宣更是气愤的要死,死的手死死的握着拳头。

    他堂堂的欧家少爷,居然还会在一个女人面前吃瘪,要是被传出去岂不是笑话。

    欧企宣想着眸子里顿时阴暗的不行,一记恨意袭来,伸出的手就要伸过去。

    “原来你在这里啊。”一道好听的低沉的声音传来。

    欧企宣不由抬头,居然是北冥孤。

    他过来干嘛,欧企宣原本伸出去的手不由停住了。

    北冥孤本来就不放心宫漠雪一个人,刚招呼完东方总裁,看到欧企宣居然跟她在一起,赶紧奔过来。

    听到这话,宫漠雪微微抬起头,看到来人,慵懒的表情随即一脸浅笑温柔。

    宫漠雪起身走了过来,看都不看欧企宣一眼。

    “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北冥孤担心的问。

    看到那焦急的表情,宫漠雪淡淡的摇头,冲他一笑。

    北冥孤这才缓缓舒了口气,她可是北冥孤最大的牵挂,担心,千万不可以有事。

    不论是谁,北冥孤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绝对不行。

    四目相对,满是温柔的怜惜,疼爱。

    北冥孤温柔的眸子在看向欧企宣时,已经是一片冷冽如冰:“她是我的女人,欧总应该庆幸自己没有做出什么失礼的事情,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声音霸气,冷冽,不留一丝情面。

    北冥孤冷哼一声,一把牵起宫漠雪的手转身就走。

    看着那走远的背影,欧企宣更是一脸的阴冷。

    没有想到这个高傲的女人竟然是北冥孤的人,真是可恶,欧企宣眸底充满恨意。

    该死的混蛋,为什么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连这个女人也是。

    平时北冥孤就一份高高在上的模样,已经让欧企宣很不爽,没想到连他的女人也是如此,真当他好欺负吗。

    欧企宣的手死死握紧拳头,一脸的阴冷,伸手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简讯出去:“一切按计划行动。”

    “北冥孤,一切都结束了,过了今晚,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是你逼我的,就不要怪我,欧企宣心底一个声音传来。

    此刻东方总裁的夫人欧美惠正和别人谈笑着,举止投足之间透着高贵的优雅,更是被所有的女宾客们团团围住。

    今天她可是女人中的焦点,核心,走在哪里都会有好多女人攀谈,羡慕,更是让欧美惠一脸的得意,兴奋。

    欧美惠谈笑间,眼睛不由瞥到了不远处被北冥孤牵着的人,瞬间微笑的脸僵硬在那里。

    欧美惠猛的愣了下,不敢相信的看着不远处。

    天啊,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欧美惠一脸的震惊,意外。

    看到她的表情,其他围观的人很是不解。

    ”怎么了,东方夫人?“其中一名贵妇问道。

    ”您的脸色看起来好像不太好,怎么了?“

    被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问道,欧美惠这才收回神来,深深吸了口气,脸上又恢复了刚刚高贵的优雅:“谢谢大家的关心,最近总是在忙集团的事情,所有有些累了。”

    欧美惠打圆场的说着,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宫漠雪的身影,心里咯噔一下,心底满是冰冷的杀意。

    该死的女人,居然到处勾引男人,跟那个贱女人一个样子,真是该死。

    欧美惠狠狠地握着拳头,脸上却保持着那优雅的笑容,眼角却满是冷意。

    欧美惠眼睛不由瞥到了一旁的东方总裁,心里咯噔一下,千万不可以让他看到那个女人。

    “不好意思,各位失陪一下。”欧美惠说着朝东方昊天走了过去。

    “昊天,我不太舒服,我们先回去吧。”欧美惠故意捂着胸口说道。

    “怎么了,严重吗,哪里不舒服?”东方昊天一脸的担心。

    “没事,今天太累了,回去休息下就好了。”欧美惠说着,挽着东港昊天的胳膊,刚好挡住不远处的某个方向。

    “等一下,我要跟北冥总裁打个招呼。”东方昊天开口。

    听到这话,那强挤出的笑容,顿时冷了下:“我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我们回去吧,我好难受。”

    “好,那我们马上回去。”东方昊天小心的扶着欧美惠,朝门口走去。

    欧美惠一直挡住他的目光,绝对不能见他见到那个女人,绝对不可以。

    该死的狐狸精,居然命这么大,欧美惠心里更是恨不得将宫漠雪千刀万剐。

    听到她被推下悬崖,欧美惠开心的不行,以为自己的眼中钉终于可以除去了,却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她,真是活见鬼了。

    这个女人的命怎么这么硬,居然这样都死不了。

    这边,北冥孤照顾这宫漠雪,看着那有些脸色疲倦的人,有些心疼。

    ”累了吧,我们回去吧。”北冥孤怜惜的说道。

    “好。”宫漠雪轻轻点头,她不喜欢这样的场合,讨厌这些阿谀奉承的势力嘴脸。

    北冥孤牵着宫漠雪的手,朝门口走去。

    身后那双犀利的眸子,满是冰冷的恨意。

    “哼,北冥孤这么着急赶着去投胎啊,那我就成全你。”欧期限一脸的杀意,嘴角勾起冷冽的笑意。

    欧期限不由瞥到一旁的宫漠雪,眸子里多了一抹复杂。

    虽然她一直傲慢无视自己,可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比自己见过的任何女人都要有个性,惊艳,真是可惜了这个女人。

    路上,北冥孤开着车子,看到旁边倚靠在躺椅上的人,嘴角始终扬起高高的弧度。

    有她在身边,真好,真希望她能永远都在自己身边。

    北冥孤心里想着,眼睛看到前面拐角处的红灯,踩下刹车。

    可是他的脚踩下去,车子丝毫没有反应,北冥孤不由一愣,眸子瞬间瞪大,脸色阴暗。

    北冥孤扫射了一眼四周,幸好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路上没有其他的车子。

    宫漠雪感觉到了身边人的异常,不由看过来:“怎么了?”

    “有人对车子动了手脚,刹车不灵。”北冥孤解释道,

    看着前面横过来的大型货车,北冥孤更是一脸绷紧。  “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