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难道这就是温暖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安静的靠在她得怀里,北冥孤第一次如此的踏实,安心,痛苦的心稍稍平复了下。

    自从妹妹走了以后,北冥孤的心就更加的冰冷,痛苦,如千年的雪山,这一刻他的心一股暖流划过,来自身旁这个女人。

    “难道这就是温暖?”北冥孤心底一个声音对自己说道,抱着她的手更紧了紧。

    “哥哥。”宫漠雪咬出两个字。

    听到这话,北冥孤一脸的震惊,身体猛的抖了下,一把松开身边的人。

    “你,你说什么?”北冥孤激动的有些不知所措,眼睛直直看着眼前的人,一脸难以置信。

    “哥哥。”宫漠雪又重复了一遍。

    两年来,北冥孤第一次听到她开口说话。

    “你,你是在叫我哥哥吗?”北冥孤不敢相信的问道。

    宫漠雪没有在说话,用力点了下头。

    “你是在叫我哥哥,叫我哥哥啊。你,你的意思是想认我做哥哥,当我的妹妹是吗?”北冥孤兴奋的噌的一下子站起来。

    宫漠雪再次点头。,

    “你是想让我走出悲痛,让我以后不要在活在阴影里是吗?”北冥孤声音里都有几分**。

    宫漠雪眼睛直直的看着眼前如此激动的北冥孤,脸上满是认真和严肃。

    “我真的可以吗?”北冥孤不确定的问,然后一把紧紧的将宫漠雪抱进怀里,紧紧的。

    “太好了,我终于有妹妹了,太好了。”

    宫漠雪被紧紧的抱着,揪紧的心终于放下了,平静的脸上也划过一抹浅笑。

    安静的房间里,两个人兴奋的抱着,一脸的开心,激动。

    北冥孤冰冷的心瞬间温暖了,只因为宫漠雪,因为眼前这个女人。

    宫漠雪从未见北冥孤如此的开心,激动过,这是她这两年来,第一次见到他如此的情绪激动。

    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真心为他高兴。

    **************

    夜色加深,蓝家的别墅里,所有人兴奋的笑着,喝着,说着,一脸的激动。

    蓝凌泽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手里拿着高脚杯,晃动着红色的液体,眼睛看向窗外。

    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安静的大地上,透着温馨的舒服,静谧。

    “小小,你还好吗?”蓝凌泽心底一个声音传来。

    今天是他的眼睛恢复第一天,蓝凌泽看着外面安静的窗外,心情很是大好。

    不远处的墙上,一个漆黑的小身影,正安静的看着蓝家的一切,如鹰的眸子满是犀利的冷冽,寒意。

    看着落地窗前的人,宫小小的身体微微一愣,锋利的眸子看到蓝凌泽那双明亮的漆黑的眸子,竟莫名的舒了口气。

    宫小小阴冷的眸子划过一抹精光,转身离开。

    感觉到不远处墙边的树枝抖动了下,蓝凌泽的眸子微微眯起。

    看着那漆黑的树影,蓝凌泽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刚才是?

    蓝凌泽不敢在想,身体猛的绷紧,真的会是他吗?

    蓝凌泽没有说话,轻轻闭上眼睛,在睁开那摸漆黑的树枝已经恢复了平静。

    “怎么了,泽?”伊丞修兴致的走过来,一脸的开心。

    “没事。”蓝凌泽微微叹了口气,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来,我们好好庆祝一下,自己干嘛呆在这里,走大家一起方松坪沟。”伊丞修一把搂住蓝凌泽的肩膀,拉他过来。

    “好。”蓝凌泽跟着走过来,一脸的兴奋,融入大家的高兴中,不在去想。

    ******************

    夜色已深,安静的房间里,纱窗将整个窗户盖得很是严实。

    屋子里除了一张床和橱柜,所有的镜子,可以反光的东西统统被搬到外面去了。

    安静的睡在床上的人,正紧紧的握着被子,一脸的沉睡。

    偌大的窗户边,一个黑衣少年出现在那里,眸子里满是冰冷的杀意,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恨意。

    就是这个该死的女人,把妈咪推到悬崖下面的,就是她。

    宫小小心里狠狠地骂着,死死的握着拳头。

    床上躺着的正是伊媚儿,这两年来,她身体皮肤黑的不行,浑身长满了脓疮,痒的要死,脸上的六道伤疤,更是让她不敢见人。

    伊媚儿每天将自己关在房间,伊父四处寻遍名医,国美外,全球的名医都被拜访过了,可是丝毫没有办法。

    伊媚儿每天除了发脾气,愤怒,承受着生不如死的折磨,疯疯癫癫的。

    外界传言,伊家的千金得了怪病,浑身突然间变黑,久治不愈,失心发疯。

    宫小小嘴角满是冰冷的杀意,轻轻将窗户打开,手里的一面大镜子慢慢移到了伊媚儿的身边。

    看着床上的人,宫小小眼睛里更是阴冷的杀意。

    “女人,杀了你太便宜你了,我就是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宫小小冷冷声音满是冷冽的刺骨寒意,让人不寒而栗。

    宫小小转身跳下窗户,一脸的狠厉。

    哼,以为躲在房间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可笑,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你就等着受死吧。

    伤害我妈咪,我绝对不会然你好过,宫小小在心底狠狠发誓。

    第二天一大早,伊媚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头不由歪向旁边,看到镜子里的人,伊媚儿整个人都偶僵住了。

    头发披散,脸上黝黑的比非洲来的人还有黑上百倍,漆黑的皮肤上满是结痂的脓疮,乍一看,就让人反胃的要死。

    看着镜子里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伊媚儿大喊一声:“啊!”

    声音如此惊栗,害怕,恐惧。

    伊媚儿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镜子里的人,手死死的捶打着拳头。

    尖锐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客厅里的人听到这惊呼声,赶紧朝楼上跑来。

    伊父,伊母,赶紧跑过来,一脸的担心,害怕。

    推开房门的那一刻,二老都愣住了。

    此刻的伊媚儿看到蜷缩在墙角的人,正双手死死的抱着头,恐惧的要死,看的很是心疼。

    眼睛瞥到了那个镜子,伊父顿时脸色满是愤怒:“谁把镜子放在这里的。”  愤怒的声音,满是冷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