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你是在安慰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北冥家的别墅里,管家正在给院子里的花浇水。

    原本毫无精神的花儿因为有了水分的灌溉,都变得滋润起来,一朵朵正努力的绽放。

    宫漠雪感受着淡淡地花香,闭上眼睛,很是享受。

    北冥孤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宫漠雪站在一片花海中,正拿着水管浇灌着花儿们。

    一片花海中,那个洁白如雪的女子正安静站在那里,好似一副唯美的意境画,让人看着舒心,放松。

    这一刻,北冥孤所有的不快,烦恼统统在这一刻散去,安静的看着不远处的人,北冥孤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感受到了背后的目光,直觉让宫漠雪微微皱了下眉头,瞬间闪了过来。宫漠雪手里的水管,对着北冥孤就喷去,刚好喷了北冥孤一身。

    那个潇洒帅气的单身男,顿时变成了一只浑身湿漉漉的落汤鸡。

    本来还在安静的欣赏着这一幕美好的北冥孤,突然低哼一声。

    宫漠雪整个人都愣住了,错愕了几秒赶紧回过神来,一把丢掉手里的水管,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担心的垂下头。

    北冥孤低头看着浑身湿漉漉的衣服,黏在身上很不舒服。发丝滴着水珠,即便是如同落汤鸡一般,也丝毫不影响北冥孤的帅气,矜贵。

    看着做错事的宫漠雪低下头,像是等待着自己的责罚,北冥孤心里微微一僵。

    像,实在是太像了,神情,动作如此的相似,有那么一瞬间北冥孤的心猛的抖动了下。

    北冥孤慢慢走过来,一脸的面无表情。

    看的宫漠雪身体本能的后退,嘟着嘴,一脸的委屈表情。

    看着她往后退,北冥孤几步走上前上前,看着那惊慌的小脸,心里微微多了几分暖气。

    北冥孤的身体就要贴近她,宫漠雪的脸腾的一下子红了,害羞的将头扭到一边。

    北冥孤嘴角的弧度更是高高的勾起,一把将眼前的人抱起来。

    “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北冥孤说着,抱起宫漠雪向房间走去。

    宫漠雪眼睛猛地瞪大,一脸的错愕,直直看着眼前的这张俊彦,紧绷着呼吸。

    宫漠雪想要挣扎,却丝毫动不了,只能本能的抱着北冥孤的脖子,心脏扑通的加速跳着。

    不远处的管家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僵住了,随即深邃的老脸多了几分笑意。

    少爷一个人孤单很久了,自从小姐离开后,管家就再也没见他笑过,或许这一刻他可以找到他的笑容。

    宫漠雪被北冥孤紧紧的抱着,朝二楼的房间走去,一直绷紧了呼吸。

    看着宫漠雪脸上不自在的表情,北冥孤眼角划过一抹好笑,故意凑近她的脸。

    “你很调皮啊。”北冥孤故意凑近她。

    湿热的呼吸,让宫漠雪有些不适应,不由的把头别向一边。

    感觉到了他的呼吸,宫漠雪的心跳的更快了,可是不知为何心底竟然有一丝的失落。

    这个细小的动作刚好被北冥孤看到眼里,北冥孤眼角划过一抹失落,更多了几分好奇。

    多少女人用尽手段想要让自己正眼相看,为了和自己亲近更是用尽各种花样,可她却无声的别过头去,似乎有些抗议,这让北冥孤有些意外。

    北冥孤轻轻的将宫漠雪放在了床上:“你在这里好好呆着。”

    北冥孤起身朝浴室走去,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很不舒服,可是北冥孤心底的那团火更是让他不舒服。

    他不敢在多带一秒钟,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浴室里,氤氲的气温,哗哗的水声传来,宫漠雪缓缓舒了口气。

    宫漠雪眼睛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黑白的冷色格调,没有一丝的温度,让人时刻都保持着清醒,警惕。

    宫漠雪扫视整个房间,最后落下了书桌上的那个相框上,不由走了过去。

    看着上面那张恬美的笑脸,宫漠雪微微一愣,眼睛里满是好奇,拿起那个相框,看着上面的人。

    浴室里的水声停止了,北冥孤围着一件天蓝色的珊瑚绒睡袍走出来。

    寸短的黑发还在滴着水珠,英俊的脸庞更是透着几分逼人的帅气,胸前小麦色的肌肤裸。古铜色的肌肤,透着男人的硬朗,结实。

    宫漠雪从未见过哪个男人的身体如此之好,男人的霸道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的沦陷。

    随着均匀的呼吸,北冥孤的胸部有节奏的凸起,更是透着致命的蛊惑。

    宫漠雪只觉自己的心跳更是加快,看着眼前这般儒雅,帅气的俊彦,那灼灼的视线让宫漠雪有些不自在,脸更是红到了脖子根。

    北冥孤看到书桌上的宫漠雪,她脸红的样子还挺可爱。

    北冥孤的眸子落在了她手里的相框上,微微一愣,随即一脸的阴暗。

    宫漠雪感觉到了他的反常,不由看过来,难道照片上的这个女人是他的?

    的

    北冥孤轻轻从她手里拿过那个相框,眸子里满是痛苦和内疚。

    “这个女孩是我的妹妹,从小我跟妹妹相依为命,我们相处的很好。可是在妹妹十一岁那一年,由于仇家的暗杀,都怪我,没有保护好妹妹,亲眼看到她死在我的眼前------”

    北冥孤痛恨不已,自责无比。

    宫漠雪听着他的话,那颗平静的心划过一抹伤痛。

    宫漠雪轻轻走过来,手慢慢的拍在北冥孤的肩膀上,眼睛里满是同情。

    北冥孤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看着眼前宫漠雪那双有些悲伤地眸子,嘴角一抹冷意。

    “你是在安慰我?”

    宫漠雪没有说话,轻轻点了下头。

    “这是我一辈子的痛,如果当时我能保护好妹妹,那她就不会死在我的眼前了。”北冥孤眸子满是悲痛,手死死的握着拳头,一脸的痛苦。

    宫漠雪看着他痛苦的表情,不由心疼,轻轻的将他的头靠向自己的身体,安慰着。

    被她轻轻的抱着,北冥孤一脸的凝重,靠在宫漠雪的身上,痛苦的心稍稍平静了下。  宫漠雪轻轻帮他缕着头发,让他稍稍放松下,这是她唯一能为他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