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原来你在这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对我们都可以作证的。”其他人异口同声道。

    “你们太可恶了,泽,为了你,我拼了。”七星宇说着,看向蓝凌泽,一脸豁出去的表情。

    其他人纷纷投来不屑的目光,看来今晚七星宇又要遭罪了。

    蓝凌泽扫视了一眼全场,那双冰冷的眸子里满是感激,激动,兴奋。

    太好了,终于可以看到了,太好了,雪,小小我不会让你们等太久的。

    蓝凌泽心底一个声音对自己说着,很是激动。

    *****************

    这边,偌大的别墅里。

    一个身穿白色西服的男子坐在客厅里,安静的看着房间里的一切摆设。

    他安静的好像不存在一般,只有眸子轻轻眨一下的时候,才会让人觉得他是个活物。

    这个人正是南宫洛熙,自从昏迷中醒过来以后,蓝凌泽就谁也不搭理,一句话都不说。

    任凭南宫老爷和雷雅雅用尽招数,手段,蓝凌泽丝毫没有半分的起色。

    当初,南宫洛熙家隔壁的房子是低价卖给宫漠雪的,自从她们回去后,这个房子就一直空着。

    每天都有管家来帮忙打扫,一尘不染,可是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却已经物是人非。

    南宫洛熙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一脸的冰冷,面无表情,那颗心也跟着宫漠雪一起死去。

    “原来你在这里。”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雷雅雅从门口走进来。

    看着沙发上安静的人,雷雅雅缓缓舒了口气。

    这两年来,她一直照顾着南宫洛熙,堂堂的雷氏集团的千金,什么时候沦落到成为一个人的保姆了。

    可是她的心,她的眼睛却无法从他的身上移开。

    起初雷雅雅是觉得南宫洛熙温文尔雅,学识渊博,为人很是和善,而且他是第一个拒绝自己的男人,所以雷雅雅想要征服他。

    追雷雅雅的男人都排到国外过去,她只要挥挥手一大群的男人追在她身后,而南宫洛熙却从未正眼看过她,一直对她冷漠无比。

    所以出于雷雅雅的自尊和自傲,她也要征服南宫洛熙。

    可是相处的这两年,渐渐的雷雅雅从一开始对南宫洛熙的不满气愤,不满,征服欲,看着心碎如死的南宫洛熙渐渐变成了心疼和钦佩。

    他是雷雅雅见过醉痴心的男人,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将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两年都不跟任何人说话,如同一具只是喘气的行尸走肉。

    得知那个女人掉下悬崖,他就如同没了灵魂的破布娃娃般,眸子里不再是以往的神采,哪怕是冷漠也好,可是雷雅雅再也看不到了。

    如今的南宫洛熙一脸的冷漠,淡然,两年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麻木的让人心疼。

    雷雅雅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感情可以这么深,这么真,这么痴。

    为什么,自己没有遇到这样的人。

    如果有个人能这样深爱着自己,她这辈子都值了。

    可惜,为什么这么好的男人,爱的不是自己。

    在她雷雅雅的眼里,男人就是狗,谁牵跟谁走,除了床上有些用处,其他别无用处。

    追她的那些男人不是为了她的人,就是为了她的钱,她的家世。

    在看看麻木的南宫洛熙,第一次雷雅雅对那个女人有些嫉妒。

    她突然觉得自己可怜,可恨,又可悲。

    她虽然男伴无数,却没有一个真心对待自己的,难道自己的真的那么不如人吗?

    看着沙发上的人,雷雅雅轻轻呼了口气。

    “哎,以前我不懂,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竟然让你如此的痴心。

    可是后来我发现,或许不是那个女人有多好,而是你的心已经住进了那个女人,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吧。

    就算是在遇到比那个女人好的人,你的心也容不下了吧。”

    雷雅雅说着坐在了他的旁边,轻轻拿起他的手。

    “如果你是先她之前遇到我的,是不是你也可以对我这样。”雷雅雅不自信的问道。

    这两年来,让她想明白了很多,与其每天活在谎言,欺骗的**中,真的可悲,可怜。

    “熙,好希望你永远这样不要恢复过来,这样我可以永远看到你,照顾你。可是我更希望你清醒过来,我不要你像一具死尸一样对着我,我要活的你。”雷雅雅说着轻轻吻了下南宫洛熙的手。

    安静的南宫洛熙被紧紧的抱着,一动不动的眼睛微微转动了下,丝毫没有其他的反应。

    其实南宫洛熙都知道,他的心里都明白,却无法从宫漠雪的阴影里走出来,无法从伤痛中恢复过来。

    这两年来,都是雷雅雅在身边照顾着自己,有气愤,有伤心,有悲痛,有不服气,可是更多的却是关心。

    自己何德何能,让她如此的关心,照顾自己。

    以前知道她大小姐脾气很严重,可是这两年来,她为自己改变了太多,太多,连自己都觉得有愧。

    南宫洛熙麻木的心稍稍动了下,可是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安静的可怕。

    偌大的别墅里,雷雅雅紧紧的抱着南宫洛熙,眼角一滴晶莹的液体划过。

    ****************

    这边,北冥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北冥孤一脸的绷紧,看着桌上的文件,眉头皱的紧紧的。

    这份海外投资案,真的很让他头疼。

    明明谈判的很好,一切都准备就绪,现在对方又提出要多一成的利益,这怎么可以。

    北冥孤阴冷的眸子微微眯起,透着危险的气愤。

    最该死的是欧企宣居然联合其他公司的董事,同意这一成的利益,他们之间肯定是事先达成了某种协议。

    北冥家是家族企业,北冥家是第一大股东,然后就是欧家。

    欧企宣一直不服气,屈尊于北冥孤的掌控下,随时准备伺机推他下台,一直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想到这里,北冥孤不由眉头皱了下,这明显是他们设好的圈套。  如果自己答应,正好中了他们的意,还不知道他们从中有什么勾当。可如果不答应,就必须找到更好的利益,合作伙伴来接手这一投资案,真是进退两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