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你在哪里,我好想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总是有种想要保护的冲动,是不是很奇怪。”北冥孤淡淡哼道,对于司徒青他从不隐瞒。

    “怎么,还没查出她得身份吗?”司徒青也一脸的凝重。

    当初就是司徒青费了五天五夜的时间,才把宫漠雪抢救过来的。

    可是自从宫漠雪醒了,就一句话都不说,头部受到重创,身中一枪,这样的伤势绝非普通人。

    “孤,你不能对她有任何的想法。”司徒青的声音里更多了几分担心。

    听到这话,北冥孤微微一愣,随即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你想多了。”

    看到北冥孤那张俊彦上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司徒青不在说话,心里却莫名的揪紧了。

    这个女人绝非等闲之辈,孤绝对不能喜欢她,否则事情很棘手。

    夜已至深,皎洁的月儿悄悄爬上树梢,透着宁静的安逸,温馨。

    北冥孤按了下眉宇间,这一天他都在忙碌公子的事情,如今温润的俊彦多了几分倦意,朝二楼的房间走去。

    路过宫漠雪的房间,北冥孤的脚本能的在她的房门口停下。

    北冥孤迟疑了一下,轻轻推开房门进去。

    借着月光,看到床上安静躺着的人如婴儿一般,均匀的呼吸,如此的安稳,踏实。

    北冥孤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宫漠雪微微闭着的眸子,冰冷的心底划过一抹异样。

    北冥孤的手轻轻摸向宫漠雪的脸,碰触到她脸颊的那一刻,北冥孤的心猛的痛了下。

    那是埋藏在他心底最深的痛,这辈子唯一不能原谅自己的地方。

    北冥孤本以为被隐藏了二十年,不会在被想起,可是这一刻,那种揪心的痛苦却是如此的真实,疼痛袭遍全身。

    北冥孤的手猛的抽了回去,浑身的血液都僵住了,痛的胸口的某个地方像是被人用匕首一刀一刀划开一般,痛入骨髓。

    北冥孤不敢再多停留,转身朝门口走去。

    床上的宫漠雪安静的躺着,眉头紧促成一团,很是痛苦的模样。

    宫漠雪感觉自己处在一片白色的迷雾当中,越是想要看清楚,却越看不到。

    她拼命的想要大声呼喊,嚎叫,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整个世界安静的可怕,安静的诡异。

    如此的孤独,无助。

    此刻的宫漠雪好像被困在迷宫里一般,看不清方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漆黑的房间里,床头上的八卦盘突然闪过一道金色的光芒,一瞬即逝,恢复了平日里的灰色。

    白色迷雾,宫漠雪迷茫的站在那里,突然眼前一片金光划过,瞬间没有了踪迹。

    昏迷的宫漠雪额头上满是汗珠,任凭她拼命的挣扎,却感觉自己像是被无数条看不到的绳索捆绑住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宫漠雪的身体滚烫的不行,强忍着痛苦,眉头皱的紧紧的,一夜梦魇。

    **************

    凌晨两点,y市的城郊一片血海,最后一刀狠狠地扎进敌人的心脏。

    看着那还未来得及反应的人,瞪大的眼睛,少爷的脸上满是冰冷的杀意,没有一丝人类的温度。

    少年冲红的眸子,嗜血般的妖娆,恐怖,仿若是地狱里的死神一般。

    他的眼里,没有生命,没有同情,有的只是杀戮,死亡。

    少年脸色冷厉,嘴角边溅到的那一丝血腥,如此的妖娆,危险,只见少年嘴角微微勾起:“撤!”

    话一出,所有人听到命令,赶紧撤退。

    这个少年,正是宫小小。

    这两年来,他每天经受景轩绝生不如死的训练,每天痛得要死,折磨的发疯,伤痕累累,可是他都不曾放弃,一直咬牙挺过来。

    能接受杀手盟主人的训练两年的人,这个世界上,恐怕除了宫小小,不会在找到第二个人。

    即便是当年的宫漠雪,也只是偶尔得到景轩绝的知道,却没有得到他的真传。

    看着锋利的刀子上,红色鲜血正一滴一滴的落下,宫小小阴冷的眸子里满是狠厉。

    这两年来,宫小小接受无数大小的任务,杀了数不计数的人,每一次都顺利完成。

    如今,宫小小在杀手盟的地位仅次于景轩绝。

    杀手盟里的人从一开始对宫小小的不服气,到现在佩服的五体投地,尊称他为小主人。

    这样让人闻风丧胆,钦佩无比的傲人成绩,却只是个七岁的孩子。

    除了地位,本事变强,宫小小的身手更厉害。

    而那张稚嫩的小脸上,却比以前更加的冰冷,残酷,嗜血,无情。

    他的冷漠,阴狠,绝对不次于景轩绝。

    两年的时间,道上封了他一个“死神少年”的称号。

    如今的宫小小威震黑白两道,让人闻风丧胆。

    听说死神少年一出手,无一生还,嗜血残酷,将杀手盟的威名更是震彻整个黑白两道。

    宫小小那颗冰冷的心,除了杀意别无其他。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宫小小看着天空中的元月,那颗冰冷的心才会稍稍有一丝温度。

    “妈咪,你在哪里,我好想你。”宫小小心底一个声音传来。

    而迷茫的白雾里,宫漠雪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妈咪,你在哪里,我好想你。”

    宫漠雪不解的四处张望着,寻找着,眉头皱的紧紧的。

    可是任凭宫漠雪怎么喊叫,寻找,却都找不到那个声音的主人。

    宫漠雪焦急的不行,听到这个声音居然会心痛,说不出为什么。

    *********

    蓝凌泽的眼睛恢复的很好,目前没有什么大碍了,已经连续敷药一个月,这天正是拆绷带的日子。

    所有人都揪紧了心,担心的等着这重要一刻的到来。

    不知道这次能不能看得见了,雪,小小,你们一定要等我,蓝凌泽心底一个声音说道。

    这两年来,蓝凌泽每天与药一起度日,除了吃药就是敷药,可是丝毫不见起色,这次野说找到了偏方,不知道能不能看的见。

    “泽,准备好了吗?“冷泽野开口。  “恩,拆吧。”蓝凌泽看似回答的云淡风轻,心底却紧张的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