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洛熙永远不会醒过来了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蓝家。

    蓝凌泽每天都在房间里,按时吃药,调养,听着公司的回报,忙碌的不行。

    可他的心里却空虚无比,担心的要死。

    宫漠雪是他心里最深处那个人,也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痛。

    蓝氏集团统统交给鬼门的五个手下:七星宇,轩辕辄,皇甫优,龙嘉,类。

    他们将蓝氏集团打理的井井有条,五个人一出场,震住公司所有男女同胞。

    冷情从回来以后没有说话,每天拼命的练习飞刀,看的舞美心和五天雪很是不解。

    “喂,情,你干嘛总是练飞刀啊,你的飞刀已经很了不起了。”舞美心不由问道。

    “是啊,休息一下吧。”五天雪也很是不解。

    冷情转过头,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我自认为飞刀第一,可见到泽的女人,我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

    话一出,舞美心不由一愣,眼睛瞪大,一脸的难以置信。

    如果说以前,自己肯定不会相信,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可自从他们回来后,听到七星宇跟自己说那天的情形之后,舞美心的心里也对宫漠雪多了几分欣赏。

    “哎,早知道我也跟你们一起去了,也能见识一下那个女人的厉害,真的很好奇?”舞美心慵懒的声音,透着一丝期待的渴望,确实很想见见那个女人。

    能够将杀手盟的主人震住,让蓝氏集团的总裁念念不忘,而且身手如此了得,连冷情都自叹不如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是啊,我也好想见见她,真是个奇女子。”五天雪说着,一脸的佩服。

    要不是蓝凌泽将她安排在暗处,五天雪肯定也能见到老大的女人了。

    “会得,我们一定会再见到她的。”冷情坚定地说着。

    “你怎么就这么确定,她不是被推下悬崖了吗?”舞美心微微蹙眉。

    冷情脸上依旧是如同万年雪山般的冰冷,凤眸里却多了几分异样的流彩:“感觉,我可以感觉的到,我一定会再见到她的,因为她不是普通的女人。”

    “天啊,我们的冷大小姐,第一次如此高的评价一个人,真是难得。”舞美心也多了一丝期待。

    “恩,我也这样觉得,既然大家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肯定不会有事的。其实我还真有点想那个小鬼了,儿子这么厉害,妈咪肯定差不到哪里去。”

    被五天雪这样一说,舞美心也不由嘟起了嘴。

    “哎,虽然我不喜欢那个小鬼,总是捉弄我,可是没有他的日子,还真是冷清啊。”

    舞美心看向客厅里的飞镖盘,那是宫小小最爱玩的东西,心里还真是有些想他。

    “我们一定会再见到他们的。”冷情将手里的飞刀直射靶心,深深吸了口气。

    *********************

    这边,南宫洛熙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

    从知道雪被推下悬崖的那一刻,南宫洛熙的心都空了,感觉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黑暗。

    南宫洛熙日思夜想,等到的居然是这样的结果,南宫洛熙只觉得自己的灵魂被抽空了一般,瞬间没了知觉。

    自从南宫洛熙回家后就一病不起,南宫老爷又是着急,又是气愤。

    看着床上一病不起的儿子,南宫老爷担心的要死,狠狠地捶打着胸口。

    “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怎么会这样,洛熙到底是怎么了?”南宫老爷一脸的焦急,担心。

    医生帮南宫洛熙打好点滴:“南宫老爷,少爷的病是由于气血攻心所致,身体上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少爷悲痛欲绝,伤心过度,潜意识里自己抵触不想醒过来。”

    “什么,你是说他自己不想醒过来?”南宫老爷一脸的揪紧,担心的不行。

    “恩,理论上是这样的,少爷在潜意识里抵触,不想睁开眼睛,所以才昏迷到现在。”医生解释道。

    “那你的意思是,洛熙永远不会醒过来了?”南宫老爷深邃的老脸瞬间绷紧。

    医生听到这焦急,担心的声音,不由皱了下眉头:“能不能醒过来,要看少爷自己的了,他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了,只能唤起他心里的意识。“

    “那如果他永远都不愿意醒过来呢,是不是他这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南宫老爷脸色更多了几分难看。

    南宫老爷看向床上的人:“孩子,你这又是何苦呢,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如此的痛苦折磨自己。”

    “也不是永远醒不过来。”医生话一出,顿时南宫老爷悲伤,痛心的脸上,闪过一丝精光。

    “你,你的意思是,熙会醒过来对吗,不论用什么方法,花多少钱,我都要他醒过来。”南宫老爷坚定地说着,一脸的严肃。

    “办法就是,少爷有什么特别在乎的人或者事,只有他们才能牵动少爷的心,才会让他有求生的意识,也许会有希望。”医生如实回答。

    话一出,南宫老爷的脸顿时铁青,一脸的阴暗。

    “老爷,怎么了?”管家不由问道。

    “洛熙最在乎的就是那个女已。”南宫老爷脸色瞬间一冷,想起儿子为了那个女人要和自己断绝关系,南宫老爷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行,说什么也不能去找那个女人,我绝对不能让那个女人进我们家的门。”南宫老爷气愤的哼道。

    看到其他人不由一愣,生生被南宫老爷的恨意震住。

    医生深吸了口气,揪紧了眉头:“南宫老爷,可是目前少爷的状态来看,不是很好,所以还是以少爷的健康为重。”

    听到这话,南宫老爷那皱紧的眉头更是促成了八字,担心的看着床上的人,深邃的黑瞳里多了几分犹豫和挣扎。

    是啊,不管发生什么,自己的儿子最重要。

    “玲玲!”门铃响了。

    “老爷,是雷小姐来了。”管家赶紧走进阿里汇报。

    听到这话,南宫老爷那凝重的眉头,顿时一抹欣喜划过:“快,快快请她进来。”  雷雅雅进来看着床上的南宫洛熙,不由愣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