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我的眼睛永远都不能恢复了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冷泽野扫视一眼众人焦急,担心的脸色,深吸一口气,这才开口。

    “泽的眼睛,是由于大脑受了强烈的刺激,悲痛欲绝,所以才会是脑部急速充血过多,压迫眼部神经导致暂时性的失明。”

    “什么,暂时性的失明?”龙嘉震惊的不行,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要多久才能复明,野你说清楚点。”类的脸色不由绷紧。

    “到底有没有恢复的可能?”轩辕辄也跟着问道。  “好了,大家听我说,泽的眼睛是由于受了重大刺激才会这样,暂时性的失明,必须好好调理,保持身心愉悦。至于多久能复明这要看他自己的了,也许一个月,也许半年,也许----”后面的话,冷泽野

    没有说出口。

    “什么,这么说还有可能永远都恢复不了?”七星宇整个人都傻了。

    “修,你别乌鸦嘴,野你要治好泽的眼睛,一定要。”伊丞修叮嘱道,一脸的痛苦,自责。

    如果不是媚儿,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那个女人就不会被推下悬崖,泽的眼睛也不会出事了,伊承修想到这里恨不得杀了自己,自责的要死。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都怪我。”伊丞修一脸的愧疚。

    “修你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七星宇说着,一脸的同情。

    “就是啊,这跟你没关系,是那个女人的错。”冷情冰冷的声音传来。

    “我的眼睛永远都不能恢复了吗?”一道低沉悲痛的声音,自背后传来。

    所有人立刻闭上了嘴巴,纷纷看过去,只见蓝凌泽已经不知何时站在他们身后了。

    “泽你别多想,只要你安心休养,情绪控制好,调理好,会在看到的。”冷泽野解释道。

    “那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蓝凌泽眉头紧紧促成了八字,那颗冰冷的心无比焦急。

    他还要去找宫漠雪,还要去请求儿子的原谅,他还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偏偏这个时候失明什么都看不到了,真是该死。

    冷泽野却深深吸了口气,眉头皱的更紧了:“暂时性的失明,是看病人自己而定,如果调理好,身心愉悦,说不定很快就能恢复。”

    “那如果调理的不好呢?”龙嘉不由问道,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龙嘉赶紧闭上了嘴巴。

    “是啊,如果恢复的不快,会要多久?”冷情也跟着问道。

    “如果恢复的不快,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恢复。”冷泽野脸色凝重,担心无比。  以目前蓝凌泽的情况来看,很不乐观,自己深爱的女人中枪被推下悬崖,儿子又不认他,跟着别人离开,说恨他一辈子,这样悲痛欲绝的痛苦打击,别说蓝凌泽了,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无法高兴的

    起来。

    听到这话,蓝凌泽猛的一愣,身体重重的靠在冷冷的墙壁上。

    “泽,你怎么样?”伊丞修关心的看过来。

    “泽,你不要太大的压力,有我在,我一定会尽我所能让你尽快恢复的。”冷泽野坚定的说着。

    “是啊,泽,你不要担心,野的医术就厉害了,他一定有办法的。”七星宇也不由关心道。

    听着大家安慰的话,蓝凌泽更是头痛的要死,烦闷无比。

    “好了大家不要在说话了,让泽休息一下。”冷泽野冲管家点了下头,扶着泽去房间休息了。

    “泽,你不要太担心,心情放松,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现在什么也不要想,好好睡一觉,我去帮你配药。”冷泽野扶蓝凌泽躺下,又帮他盖好被子,这才走了出去。

    门口的其他人看着赶紧走过来,大家一脸的揪紧,担心。

    “野,你说实话,泽的眼睛到底有没有复原的希望?”伊丞修还是不相信冷泽野的话,毕竟事关重大。

    “就是啊,不论想什么办法一定要治好泽的眼睛。”类也是一脸的坚定,焦急。

    “我知道,我会尽我所能去想办法的,可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让他身心愉悦,让他从心里接受,慢慢治疗这样才可以。”冷泽野为难说道。

    “要泽身心愉悦,还不如杀了他,心爱的女人推下悬崖,儿子又跟魔头走了,他的心怎么愉悦的起来。”龙嘉说着,眉头更是皱紧。

    “那也得想办法帮他恢复,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泽的眼睛。”七星宇一脸的认真。

    “不管想什么办法,一定要让他的眼睛恢复。”大家纷纷开口说着,全都担心的不行。

    “野,快来帮心看一下。”七星宇不由喊了一声。

    回来光顾着蓝凌泽了,其他人的伤冷泽野丝毫没有去理会。

    被这样一喊,冷泽野赶紧回过神,奔过来。

    冷泽野赶紧帮每个人小心的检查着,清理伤口,动作熟练利落。

    这次的伤亡实在是太重了,每个人都轻重不一,伤的不轻啊,可见杀手盟的实力有多厉害。

    重病房里,类手上拿着一个黑色的袋子,慢慢走了进去。

    看着床上的皇甫优,类眉梢微微跳动了下,走向床边。

    “优,我提着那个算计你的混蛋的人头来了,大家帮你报仇了,你赶快醒过来吧。”说着类深吸了一口气,一脸的凝重,担心。

    “优,这次我们对付杀手盟损失惨重,本来以为会救老大的女人回来,可是没有想到竟然发生了意外。

    老大的女人被修得堂妹开枪重伤,后来又被她推下了悬崖,小小现在也恨死了老大,竟然选择跟杀手盟的大魔头走。

    泽的眼睛又因为备受打击,而暂时失明,哎,真是造孽。

    兄弟,你快点醒过来吧,真的好想跟你说说话啊,如果你醒了一定会想到更好的办法解决。”

    类声音低沉,沙哑,更带着无奈和悲痛,脸上满是疲惫。

    这一次鬼门倾尽全力出动的都是精英,如今却伤亡损失惨重,哎,恐怕又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了。  病床上的皇普优听着类的话,食指微微动了下,薄如蝉翼的睫毛稍稍抖了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