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我可以选择跟你走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伊媚儿白皙的皮肤,顿时变成了比巧克力还有黑的颜色,看得所有人倒吸了口气,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

    连一旁的伊丞修都不由愣住了,心底一阵发毛:“你,你对媚儿做了什么?”

    “惩罚一个人最狠的手段,不是杀了她,而是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不过是替妈咪报仇而已。”

    宫小小冰冷的声音,透着与年龄不符阴冷,黑暗,听的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此刻的宫小小哪里还是个五岁的孩子,简直比杀人魔头更可怕的小魔鬼,小恶魔。

    稚嫩的脸上透着惊人的阴冷,杀意,眸子里的黑暗不次于景轩绝,看得其他人都不由愣住了。

    蓝凌泽看着此刻的宫小小,也不由被他的杀意震惊住了。

    这样的小小,让他觉得陌生,可怕,更多的却是让他觉得心疼。

    都是自己的错,才会让自己的儿子变成这个样子,都是自己该死,蓝凌泽悔恨不已。

    小黑蛊虫眨眼间回到宫小小的兜里,好像刚才的一幕从未发生过。

    只有地上的伊媚儿皮肤黝黑的如同煤炭,眨眼间整个身体还有脸都变成了黑色。

    “媚儿,媚儿你怎么样?‘伊丞修不由关心道。

    “她死不了,我会让她生不如死。你们谁也别想帮她解毒,我下的毒全世界没人可以解的了。”宫小小冷冷的说道。

    话一出,蓝凌泽眉头紧促城一团。

    这个小鬼阴冷的让他心疼,陌生的让他觉得可怕。

    小小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得如此的嗜血,残暴,阴狠,想着蓝凌泽的心更是揪紧的痛,疼的不行。

    一旁的景轩绝静静的看着宫小小,危险的眸子里满是欣赏,嘴角微微勾起。

    这个小鬼,不错。

    “小小,你跟我回去吧。”一道低沉,悲痛的声音传来。

    所有人看了过去,南宫洛熙眼角还挂着一滴泪水,看得出他很是悲伤。

    看着小小这个样子,南宫洛熙更是心疼。

    他没想到雪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更不相信宫漠雪会出事,所以南宫洛熙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她照顾好小小,说不定哪天她会回来找小小的。

    话一出,宫小小看过来。

    看着南宫洛熙一脸的关心,宫小小心里微微一暖,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

    蓝凌泽也不由看过来,他好想说让小小跟自己回家,可是他还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吗?

    “小小,跟我回去吧。”冷泽野开口,他看出了蓝凌泽的为难,不好开口,只好自己替他说了。

    听到这话,洛子宇也走过来:“小小,你放心,我会照顾你的,我一定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绝对不会。”

    “是啊,小小,我会一辈子保护你的。”八门玄也跟着说道。

    宫小小扫视一眼全场所有人,没有说话,转过身朝景轩绝走去。

    看到走过来的人,景轩绝微微一愣,着实让他意外,没有想到这个小鬼会选择自己。

    “我可以选择跟你走吗?”稚嫩的声音问道,一脸的冰冷。

    话一出,所有人愣住了。

    “不可以。”蓝凌泽大喊着,冷冷反对道。

    听到这话,宫小小转身看向他:“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一句话,生生堵住蓝凌泽的嘴,让他丝毫不能在说一个字。

    是啊,自己从未尽过半分做父亲的责任,义务,从未管过他们母子,这五年他们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从小小的独立,睿智就可以看得出。

    想到这里,蓝凌泽更是痛恨自己。

    他已经对不起雪了,现在连唯一的儿子都不肯认他,蓝凌泽从未觉得自己如此失败过。

    宫小小没有在理会任何人,转过身看向景轩绝:“师傅,我们走吧。”

    淡淡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冰冷至极。

    “恩。”景轩绝那双危险的眸子,微微转动,一脸的冷漠。

    景轩绝刚走了几步,与蓝凌泽擦肩而过嘴角微微勾起:“今天我放你们走,下次我一定会让你们陪葬。”

    丢下一句,景轩绝毅然离开。

    宫小小紧紧的跟在他身后,没有意思的留恋。

    看着这一大一小的身影离开,蓝凌泽的心瞬间跌入万丈深渊,前所未有的绝望,心都痛的麻木了。

    “怎么可以这样,小小,你不可以跟他走。”洛子宇大喊着,一脸的担心。

    这个大魔头可是比地狱里的阎罗还要可怕,想起上一次他们一起救琼斯时,景轩绝的狠辣手段,洛子宇到现在都觉得后怕。

    如果真的让小小跟他走了,那岂不是被害的尸骨无存啊,那他怎么对得起老大的信任。

    “小小。”南宫洛熙大喊一声,心痛的要死,没有想到小小竟然没有选择自己。

    看着那头也不回的小身影,南宫洛熙心里更是难受。

    他是在怪自己吗,他是在气自己这么晚才来吗,他是太伤心雪的意外了吗,他是不是这辈子都不会在理自己了。

    南宫洛熙的手不由摸着胸口,那里痛的要死。

    如果自己在早来一会,也许久不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了,都怪自己。

    深深的自责,让南宫洛熙痛不欲生,后悔莫及。

    蓝凌泽愣愣的看着走远的背影,整个身体猛的瘫软在地上。

    “老大。”龙嘉赶紧奔过来。

    “泽,你怎么样?”冷泽野一脸担心。

    其他人更是赶紧看过来,大家都很是担心。

    这一刻的蓝凌泽突然听不到任何声音,也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屏蔽了一般。

    此刻他的脑袋里全是刚刚宫漠雪中枪的那一幕,还有被推下去的情景,撕心裂肺的疼痛瞬间袭遍全身,让他呼吸都觉得艰难。

    一想到小小对自己的冷漠,憎恨,严肃,那冰冷淡漠的眼神如同一把利刃般,狠狠扎蓝凌泽的胸口,疼得他浑身的筋脉都在抽搐。

    “啊!”蓝凌泽大喊一声,撕心裂肺般的痛吼,震惊所有人。

    蓝凌泽只觉得眼前声瞬间眼前一片黑暗,看不到任何东西了,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向眼前的方向。

    其他人一见,震惊的不行,马上过来搀扶。  “怎么,怎么天突然这么黑了?’蓝凌泽眉头紧促成一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