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你没资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只见宫小小脸色冷漠,明亮的大眼睛里溢满水雾,眼神幽冷锐利,不带一丝感情的看向蓝凌泽。

    “虽然不是你亲手杀了妈咪,可妈咪却是因为你出事的,所以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我恨你。”宫小小一字一句,冷冽决绝。

    小小,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身后龙嘉突然出声说道。

    “就是啊,老大可是拼了性命来救人的。”类也跟着开口。

    听到这话,宫小小不由冷哼了一声:“如果不是他的愚蠢,又怎么会引来那个疯女人,我妈咪也不会出事。都是你,你就是杀人凶。”

    蓝凌泽猛地一僵,浑身的血液头凝住了,猛的身体一抖,不由退后了一步,愣愣的看向眼前的儿子。

    那般冷厉,陌生,憎恨的眼神让蓝凌泽心痛无比,仿佛是被大海深处的巨浪吞噬一般的溺水的人,呼吸都变得急促,艰难。

    这一刻,蓝凌泽整个人宛若被雷劈了一般,宫小小的话如同当头棒喝,更是将他彻底惊醒。

    蓝凌泽从未觉得自己这般混蛋,竟然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更是让自己的儿子如此怨恨自己。

    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都是自己该死。

    想到这里,蓝凌泽猛地伸手甩了自己一记耳光,清脆的响亮震惊所有人。

    “老大,你这是做什么?”轩辕辄喊道,担心的看过来。

    “泽。”伊丞修也跟着开口。

    只有一旁的冷泽野没有说话,他见证了蓝凌泽对宫漠雪的所作所为,即便是十个耳光也不足以平息众怒。

    蓝凌泽的脸颊瞬间五个张印清晰的印在上面,红肿一片,可是他却顾不上:“小小的对不起,是我该死,是我混蛋,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求你原谅,只求你一个我一个补偿的机会。”

    “你没资格。”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过来,挡在了宫小小的身前,正是景轩绝。

    蓝凌泽冷冷看向对面的景轩绝,四目相对,幽冷愤恨,无声的硝烟在两个人中间蔓延开来。

    景轩绝本来想一枪杀了蓝凌泽,都是这个该死的混蛋害了雪,可是又一想杀了他太便宜。

    景轩绝看到他脸上的痛苦,悔恨,自责,愧疚---于是放弃了杀他的念头,他要让蓝凌泽一辈子活在愧疚和悔恨当中。  蓝凌泽作为鬼门的老大,经历过无数的血腥和风雨,可以说是踩着累累白骨才走到今天,他也丝毫没有将景轩绝放在眼里,更没有惧怕他,可是此刻在景轩绝强势,狠厉,如刃的目光中,蓝凌泽渐渐

    低下了头。

    他不是怕,只是愧疚,是他对不起宫漠雪的,都是他该死。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都是自己亲手造成的。

    蓝凌泽此时此刻恨死自己了,他宁可死掉的是自己。

    “如果你想补偿,那你现在就从这里跳下去陪我妈咪。”宫小冰冷的声音在此传来,锐利的黑瞳直直射向蓝凌泽。

    他只恨,自己不过强大,不能保护妈咪。

    声音一出,众人一惊。

    “小小你冷静点,不是老大杀了你妈咪,你看到的。”龙嘉赶紧解释道。

    可千万不能让他们父子这样仇恨,不然以后更难相处了。

    “闭嘴。”稚嫩的声音,强势的威严,生生震住龙嘉。

    “是你,你,还有你,都是你们杀了我妈咪,你们都是坏人。”宫小小愤恨说道,指着蓝凌泽还有他身旁的那些人其他人,一脸的杀意。

    宫小小突然看到不远处正赶过来的南宫洛熙身上,小眉头猛地蹙成一团。

    其他人看着嘎然而止的宫小小,纷纷是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赶来的南宫洛熙刚好听到他们的这话,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雪,雪怎么了,她怎么会出事,不怎么会?”南宫洛熙一脸的难以置信。

    宫小小一脸的心疼,抬脚走过来。

    “到底怎么回事,雪在哪里?”南宫洛熙直奔过来,一把抓住蓝凌泽的胳膊。

    看着蓝凌泽阴冷的脸,痛苦的表情,紧锁的眉头,空洞无神的眸子,南宫洛熙心里戈登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

    南宫洛熙一把甩开她,瞥到一旁正痛苦的洛子宇:“宇,你说,雪到底怎么了?”

    看得其他人微微一愣,这个男人又是哪里冒出来的,看着模样似乎和宫漠雪关系匪浅。

    洛子宇慢慢转过头,一脸的痛苦和惋惜“老大,老大被这个女人从这里推下去了。”

    “什么?怎么,怎么会这样,不,这不是真的,不是。”南宫洛熙震惊的后退了几步,整个人都傻了。

    南宫洛熙呆愣了好几秒,这才反应过来,惊慌的奔到悬崖边:“雪,雪---”

    声音里满是凄凉的悲痛和伤心,听得所有人不由同情。

    “雪,我找了你那么久,担心了你那么久,本以为会看到你,可是为什么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为什么?”南宫洛熙哀嚎大叫,痛彻心肺。

    宫小小看着南宫洛熙如此痛苦的模样,不由欣慰,果然只有南宫叔叔是真心爱妈咪的。

    宫小小瞥一眼不远处昏迷在地上的伊媚儿,小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明亮的大眼睛里是冷漠的愤恨和杀意。

    宫小小一步一步走过去:“是你将我妈咪推下去的,小黑。”

    所有人顿时一惊,以为宫小小在喊什么人,大家纷纷看向四周,却没见到半个人影。

    话一出,黑蛊虫从宫小小的上衣兜里爬出来,快如闪电一般朝地上的人爬去,对着伊媚儿露在外面的白皙胳膊,狠狠咬了一口。

    伊丞修眉头紧促,他想要阻止却发现自己连一句劝阻的话都说不出,眼睁睁的看着那黑虫子咬了伊媚儿。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谁也没有说一句话。

    黑色的蛊虫在伊媚儿胳膊上咬完一口,然后狠狠的吸着他的血,眨眼间蛊虫的黑色身体变成了通体的红色,红得如欲滴的鲜血。

    伊丞修看的打了冷颤,这小虫子也太恶心了,简直就是吸血虫。  幸好自己没有出手,否则此刻被吸的就是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