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雪是我唯一爱的女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哈哈,太好了,这个该死的女人终于死了,死了。该死的狐狸精,我终于报仇了,泽终于是我一个人的了。”

    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伊媚儿疯癫的跑过来,一脸的欣喜激动。

    听到这话,景轩绝阴冷的黑瞳里,瞬间一股凛然的杀意弥漫开来,额头青筋暴出,黑瞳如同燃火一般,狠厉十足。

    该死的,刚才就是这个女人朝雪开枪,然后将雪推下悬崖的

    “咯咯!”骨节握紧的声音传来。

    景轩绝垂在身侧的手四死握拳,扭头看向肆意狂笑的伊媚儿,俊彦幽冷锐利如同万年寒潭,尤其是那双阴沉的眸子如同看死尸一般。

    伊妹儿还没反应过来,景轩绝已经闪到她面前,狠狠一巴掌扇过去。

    “啊!”只听伊媚儿一声尖叫传来,整个人都摔倒在地,而她的脸颊上是被划破的五道血痕,不过眨眼间红肿不堪,如同面包一般。

    皮开肉绽般,殷红的鲜血流出,很是刺眼,疼的伊媚儿龇牙咧嘴。

    伊媚儿脸颊疼得要死,伸手去摸,殷红的液体染红了整只手:“血,是血,我是不是毁容了,我是不是不美了。”

    伊媚儿发疯一样的乱吼着,她自然无法接受这一事实。

    刚才景轩绝的那一巴掌可是用尽了全力,五个指甲狠狠的在伊媚儿的脸上划出五道深深的伤痕。

    景轩绝就是故意的,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敢对雪下手,杀了她太便宜,景轩绝发誓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伊媚儿血肉模糊的脸痛的要死的人,嚎叫着,听得其他人头皮发麻。

    “这就是伤害雪的代价,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景轩绝狠厉的声音,回荡在悬崖边,震慑每个人。

    那是死亡的声音,带着冲天的怒意,毁天灭地的戾气,景轩绝整个人如同地狱的死神一般,强大的气场让人不敢上前。

    一旁的伊丞修看到这里,刚要走上去,却被类一把拉住:“是她自己咎由自取,你不要管。”

    虽然类认为宫漠雪“三心二意”,“两面三刀”,可听到野的话类才明白,原来宫漠雪一切的冷漠,无情,不过是为了保护蓝凌泽。

    这一刻,类对宫漠雪刮目相看。

    宫漠雪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敌意,只为了保护她想要保护的人,这样的女人值得老大去爱。

    伊丞修一僵,第一次见到类如此的冰冷,决绝。

    虽然他没有看到整件事情,可是看众人的反应,还有蓝凌泽痛苦的脸色,也大概猜到了。

    媚儿这次真的是太过了,以前只是小打小闹,如今她居然闹出人名,即便是身为堂哥的伊丞修这一刻也没有立场去维护。

    “泽,泽。”伊媚儿傻愣了好一会,这才下意识的看向不远处的蓝凌泽,连滚带爬的奔过来。

    “泽,你是我的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跟我抢你了。”

    如果说蓝凌泽之前还对伊媚儿有一丝的愧疚,自责,这一刻,他所有的内疚和歉意统统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是对她的恨意,深深的恨意。

    蓝凌泽打死都不敢相信,伊媚儿居然跟踪自己来了这里,还对雪痛下杀手。

    也是这一刻,蓝凌泽终于看清伊媚儿的真面目,以前总是不去在意,不去面对,因为蓝凌泽觉得没必要。

    却不想,就是这么一个看似柔弱的女人居然如此狠辣,将雪推下悬崖,蓝凌泽恨意冲天。

    “滚开!”蓝凌泽怒吼一声,一把推开伊媚儿。  被推倒在地的伊媚儿,膝盖擦破,疼的要死,却丝毫顾不上,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抱住蓝凌泽的大腿,声音里满是乞求:“泽,你怎么了,你是爱我的对不对,你是爱我的,我不能没有你,你就是我的全

    部,我的生命。”

    若是以前,蓝凌泽听到这话会有那么一丝的感动,可以这一刻蓝蓝凌泽只觉得伊媚儿虚伪无比。

    蓝凌泽冰冷的眸子看向悬崖下,脸上满是阴冷的肃杀,周身寒流涌动:“这辈子,我做的最错的是就是留你在身边,我爱的是你宫漠雪,一辈子都是。

    而你,不过是一个替代品而已,不,你连替代品都不算,因为你连雪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亏我之前还觉得对你有亏欠,伊媚儿我怎么以前没有看出来你这么狠毒,如果不是你雪也不会出事。

    不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该死,是我混蛋,是我害了雪。

    伊媚儿我现在就清楚地告诉你,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到你,滚,滚出我的视线。”

    蓝凌泽声音冷冽,不带一丝温度,一脚将抱着自己伊媚儿狠狠踢开。

    他,从未这般厌恶过一个女人。

    伊媚儿再次重重的摔倒在地,疼得要死,可是却及不上心里的痛。

    伊媚儿整个人如同傻了一般,蓝凌泽的话如同一把利刃般,狠狠扎在她的胸口。

    疼得要死,痛入骨髓。

    不,这不是她想要的结局,不是的,这一定是假的,不是真的。

    伊媚儿心里安慰着自己:“不,这不是真的,泽你不会这么对我的,你说过我们会订婚,会结婚的,我才是蓝夫人。”  “你这女人真是不要脸,杀了我老大以后蓝凌泽就会看上你,真是白日做梦。蓝凌泽都说了不爱你,你还跟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他,还真是卑微,不要脸。你这种人活着还不如死了,简直就是污染空气。

    ”洛子宇愤恨说道。

    他一开始恨不得一枪崩了伊媚儿,可是他记得宫漠雪说过,折磨一个人的最好办法不是杀了她,而是让她生不如死。

    所以洛之羽才打消了找个念头,他这辈子就跟伊媚儿耗上了,绝对不让她好过。

    伊媚儿脸色更是难看无比,洛之羽的话如同在打她的脸,戳她的心。

    “滚!”伊媚儿怒吼一声,再次看向蓝凌泽:“泽,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不可以。为了你我付出那么多,做了那么多,你说过不会辜负我的,你不可以。”  “雪是我唯一爱的女人,你杀了她,就等于杀了我的心。”蓝凌泽声音冷厉,幽深的黑瞳看向不远处的悬崖,一步步走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