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你没资格靠近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该死的混蛋。”景轩绝狠狠咒骂了句,脸色瞬间阴冷愤恨,锐利的黑瞳里一抹嗜血的精光,掏出枪就对准蓝凌泽开枪。

    蓝凌泽心疼的不行,看到突然冲自己开枪的景轩绝,蓝凌泽来不及多想身体本能的朝旁边一躲,回手就是一枪。

    景轩绝抱着宫漠雪瞬间闪到一旁,景轩绝刚要再次开枪,“绝,不要。”宫漠雪虚弱的声音传来。

    景轩绝握着枪的手一僵,没有在动,看向怀里的人景轩绝眉头紧促成了八字,担心不已。

    “雪,雪你要坚持住,你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快快去叫简医生。”景轩绝死死的抱着宫漠雪,俊彦铁黑绷紧,担心的不行。

    手下听到这话,赶紧去请人。

    第一次,景轩绝如此的惊慌失措,眼睁睁的看着宫漠雪中枪,他却什么都不能为她做,景轩绝恨死自己了。

    “不,妈咪,妈咪。”宫小小喊着,扑上来,眼睛里满是担心。

    “快,快去找医生。”蓝凌泽整个人也都傻眼了。

    看着宫漠雪苍白的脸色,后背的鲜血滴在地上。

    一滴,两滴,三滴,那般刺眼,惊心。

    蓝凌泽浑身的血液都僵住了,整颗心瞬间停止了跳动,悔恨至极。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雪,你千万不能出事,雪你要坚持住。“蓝凌泽一字一句说着,脸色绷紧,垂在身侧的手指甲掐到肉里,掌心一片血肉模糊,可是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看到宫漠雪中枪,他的呼吸都停止了,仿佛整个世界一瞬间陷入了黑暗。

    蓝凌泽直奔过来,想要去抱宫漠雪,却被景轩绝阴冷的声音制止:“你没资格靠近她,如果不是你,雪也不会出事。”

    蓝凌泽眉头紧锁,脸上满是痛苦和悔恨,他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一幕,更没想到伊媚儿会对宫漠雪开枪。

    “雪,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该死。”蓝凌泽这一刻恨死自己了。

    “如果不是因为你,妈咪也不会有事,我恨你。”宫小小恨意十足,眼睛死死的瞪着蓝凌泽,恨不得要杀了他一般。

    “老大,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要坚持住,坚持住。”八门玄一脸的揪紧。

    “老大绝对不会有事的,不会的。”洛子宇眼泪都流下来了。

    冷泽野直奔过来:“我是医生,你的人没来之前我要赶紧帮雪处理伤口。”

    声音一出,景轩绝锐利的黑瞳扫过来,手紧紧的抱着宫漠雪,那股拒人千里的冷寒更加弥漫开来。

    景轩绝的眼里,这些人都是蓝凌泽的人,自然不会放心将宫漠雪交给他们。

    “师傅,冷叔叔的医术很高明,而且他和妈咪是好朋友,你让冷叔叔赶紧给妈咪医治吧。”宫小小看向景轩绝,声音里满是请求。

    景轩绝凉薄的黑瞳微微扫过来,看着宫小小一脸的祈求,担心,焦急,他知道这个小鬼不会拿宫漠雪的生命开玩笑。

    “如果你处理不好,我会要了你的脑袋。”景轩绝冷厉的声音透着决绝的狠辣,抱着宫漠雪的手也松开一只。

    “你放心,如果雪因为我出事,我愿意用这逃命偿还。”冷泽野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坚定,赶紧帮宫漠雪查看枪伤。

    一旁的龙嘉和冷情,类也是一脸的担心,绷紧。

    宫漠雪靠在景轩绝的怀里,眼睛扫视了一眼四周,最后落在了小小的身上,手艰难的伸过来,摸向那小脸。

    “要好好,照顾自己。”宫漠雪艰难的说出几个字。

    “妈咪,你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宫小小焦急的说着,眼泪哗啦哗啦的落下。

    宫漠雪的头微微看向自责,愧疚的蓝凌泽:“不要自责,这是我的命。”

    话一出,蓝凌泽脸色更是紧促成一团,看着宫漠雪惨白的脸色,淡然的目光,蓝凌泽心里更是恨死自己了。

    是自己害的雪出事,她居然没有怪自己,她这样说让蓝凌泽更是愧疚无比。

    宫漠雪也只是说了一句,然后看向看向身边的人:“绝,我,我想看一下太阳。”

    “好,我带你去。”景轩绝看一眼冷泽野。

    他也只是简单的帮宫漠雪包扎,毕竟子弹在身体里,要尽快取出来,而他这一次是来救人的自然没有带急救箱之类的,所以只能当简医生来。

    景轩绝眉头紧锁,纵使整颗心都揪紧的提到了嗓子眼,脸上却是平日里的冰冷,只是抱着宫漠雪的手指骨泛白。

    景轩绝不想自己的担心影响到宫漠雪的心情,这样只会让她的情绪更加波动,从来影响伤口的出血。

    景轩绝小心的将宫漠雪抱起来,尽量不碰到她后背的伤口,一步一步走到了悬崖边上,坐在那里,然后让宫漠雪靠在自己的肩膀。

    宫漠雪紧紧的握着宫小小的手,靠在景轩绝的肩膀。

    “今天的太阳,好,好温暖啊。绝,你要好好,照,照顾自己。一定要听医生的话,好好治疗,这样我才会安心。答应我,可,可以吗?”

    宫漠雪脸色惨白如纸,没有丝毫的血色,声音细弱蚊蝇,更多了几分祈求。

    景轩绝眉头更是紧促成一团,八字深深的刻在那里。

    他没想到,雪这般虚弱痛苦之下,想到的却是自己的身体。

    “绝,你对我来说是很特别的存在,如同亲人一般,所以我不希望你有事,照顾,照顾好自己,答应我。”宫漠雪再次开口,手慢慢摸向景轩绝那张冰冷的俊彦。

    这一幕,看得所有人心疼。

    蓝凌泽整个人如同被定住一般,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心痛,什么叫难过,什么叫痛苦。

    看着宫漠雪这般关心景轩绝,交代他照顾好身体,蓝凌泽心底嫉妒的发疯。

    他那般深爱着宫漠雪,可是她只对自己说了一句话,剩下的全都是对这个男人的关心,蓝凌泽心底很不是滋味。

    第一次,蓝凌泽羡慕景轩绝。

    羡慕他可以在此刻抱着宫漠雪,羡慕宫漠雪对他的关心。  而他,就如同她生命中的过客,一开始就注定了两个人不能再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