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你这是在保护我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蓝凌泽转过身,眼睛看向宫漠雪,四目相对,幽深的黑瞳一抹嗜血的冷意。

    “你这是在保护我吗?”蓝凌泽的眼神似乎在询问。

    “没有,我是想保全自己。”宫漠雪淡淡的看过去,用眼神回答他。

    “照顾好小小。”蓝凌泽看着一旁的宫小小,眸子里满是不舍。

    “不用你管,儿子是我的,我会看好,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宫漠雪鄙夷的眼神投来。

    “你在关心我?”蓝凌泽有些吃惊,不过那颗冷冰的心微微多了几分暖意。

    蓝凌泽知道宫漠雪是故意这样说的,只有这样才能让景轩绝的气愤少一点,才可以减少伤亡,保护不必要的受伤。

    “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宫漠雪淡淡的看了一眼,不在看他。

    “我会的,为了你跟小小我一定会平安的。”蓝凌泽心里说着,一脸的坚定。

    看得对面的景轩绝很是怒意,该死的混蛋,居然盯着雪看了这么久,可恶。

    “杀,一个不留。”景轩绝阴冷的声音,透着威严,狠狠的说道。

    话一出,所有人举起枪,只是还没等他们开枪,“轰轰轰!”

    几声巨响传来,威力如此之大,顿时整个杀手盟的城堡地动山摇,所有人不由被震出好几米,整个建筑都倒塌了。空气中夹杂着硝烟的硫磺味,很是呛人。

    宫漠雪紧紧的护住小小,猛的甩出十多米。

    蓝凌泽也被甩过来,刚好落在宫漠雪的身边。

    蓝凌泽本能的将她们母子护在身下,一脸的担心,揪紧。

    景轩绝也狠狠的摔在地上,一脸的黑暗。

    其他们都不知被甩到哪里,比火山爆发还要猛烈,毫无征兆。

    几秒钟一切恢复了平静,整个杀手盟的核心建筑都倒塌了。

    景轩绝那双阴冷的眸子,更充满了杀意的冷冽,脸色阴暗的如同地狱厉鬼一般,浑身的杀意弥漫在空气中,让人不寒而栗。

    景轩绝阴森的眸子撇着那坍塌的位置,身体猛的抖了下,气愤的脸色铁黑。

    “该死。”景轩绝狠狠的说着,手死死的握着拳头,咯咯直响。

    那个位置是弹药储备室,瞬间一座偌大的杀手盟的建筑,竟然坍塌一片,狼藉遍野。

    景轩绝顿时气的身体都抖了,手不由捂向胸部。

    蓝凌泽慢慢起身,看着身下的人,很是担心。

    “没事吧?”景轩绝担心询问。

    宫漠雪微微一愣,看着身上的人,眸子里多了一抹感动。

    这个男人居然这么危险的时刻,自己挺身挡在了自己和小小的身上,这一刻,她的心猛的**了下。

    宫漠雪的眼睛不由瞥到不远处的景轩绝,那阴暗的脸上,一副痛苦的表情。

    宫漠雪顿时心里戈登一下,来不及回答蓝凌泽的询问,起身跑过去:“绝,你怎么样,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宫漠雪不由关心的问道,脸上满是焦急。

    听着她的担心,景轩绝那张阴冷的脸,稍稍放松了下:“你在关心我?”

    “废话,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走,我马上带你去看医生。”宫漠雪说着一把扶住他的胳膊,就要拉他走。

    看着那一把拉着自己的手,景轩绝的心一丝暖流划过。

    这个时候她没有去管那个男人,居然是担心自己,她明明可以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可是却关心自己。

    想到这里,景轩绝那颗受伤的人,稍稍平复了下。

    “我没事。”景轩绝淡淡的说着,眉头微微皱了下。

    被推倒一边的蓝凌泽,猛的愣在了那里,看到宫漠雪关心景轩绝,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了一般,许久不曾动一下。

    她,她,她居然推开自己,只是为了那个男人,她居然因为别人推开自己。

    蓝凌泽的心狠狠的痛了下,呼吸都困难的不行,一脸的绝望,失落。

    从来不知道,被人推开竟是这般的心痛。

    想起自己几次三番在宫漠雪面前,对伊媚儿那般,蓝凌泽更是悔恨不已。

    那个时候,她是不是也如自己此刻这般心里难过。

    其他人一见,也是愣住了。

    天啊,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她不是老大的女人吗,怎么反而跑过去关心那个大魔头了,这个女人不会是假冒的吧。

    大家一脸的震惊,不敢相信的看着这边的人,没有人说一个字,心里很是疑惑。

    宫小小看着那一脸的痛苦挣扎的人,小心脏居然划过一抹心疼。

    “你要相信妈咪。”宫小小压低声音说道。

    听到这话,蓝凌泽那双阴暗的眸子稍稍转了下,看向眼前的小小,稚嫩的小脸上满是单纯,坚定。

    “我真的可以吗?”

    第一次,蓝凌泽如此的没有自信,,声音里多了一丝彷徨,纠结。

    看得宫小小更是心疼,毕竟血浓于水,更何况这个男人几次三番的来救自己。

    “恩,我相信妈咪。”宫小小冲他重重的点了下头。

    “好,我相信你。”蓝凌泽也跟着点头。

    或许自己真的可以相信这个小鬼,虽然他平时口无遮拦,总是说谎整人,可是这一次,蓝凌泽宁愿选择相信。

    “怎么样,好点没?”宫漠雪一脸的揪紧,担心问道。

    “没事,该死的混蛋,居然炸我的弹药室,去死吧你们。”景轩绝话一出,其他人举起枪,一脸的绷紧,随时准备待命。

    宫漠雪看着蓝凌泽旁边的宫小小,很是担心:“住手,绝,我求你放过小小。”

    看着那双璀璨冰冷的眼睛,景轩绝的心猛的一愣。

    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要自己放过这个小鬼,不过是因为她是他的母亲罢了。如果自己真的杀了他,估计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住手。”景轩绝制止道,可是派克的手已经扣响了枪膛。

    派克对宫漠雪恨之入骨,如果此时不出手,那估计以后很难有机会了。

    生死一搏,就在此刻。

    感受到了空气的流动,宫漠雪的眸子瞬间阴暗冰冷,子弹直直的朝宫小小飞去。

    宫漠雪手中的两枚黑色钢球,猛的射出来。

    快如闪电,杀意冲天,让冷情都不由抖了下身体。

    “铛!”的一声,在子弹还有半米就要射到小小的时候,蓝凌泽一把将小小护在身后,挺身挡在了小小的身前,一脸的毫不畏惧。  宫漠雪的钢球铛的一声,刚好将那枚子弹打落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