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没事,这点伤受得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和妈咪当年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候,你抛下我们不管,最艰难的日子我们都熬过来了,现在你跑来说补偿,不觉得太晚了吗。”

    宫小小冷哼一声,眸子里满是晶莹的液体,狠狠的握着小拳头。

    虽然宫小小的心里已经原谅了蓝凌泽,却没有办法接受他不要自己和妈咪的事实,一想到妈咪受的苦,宫小小就心疼的不行。

    “对不起,当初是我不好,我不该把你妈咪丢下,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蓝凌泽深深的忏悔着,一脸的自责,内疚。

    “好了,别浪费时间了,救妈咪要紧。”宫小小冷冷的说着,起身朝前面走去。

    看着那决绝的小背影,蓝凌泽的心痛的如针扎一般,感觉心脏都停止了呼吸。

    “泽,我们走吧,救人要紧。”伊丞修说着,拍了下他的肩膀。

    伊丞修拖着那只受伤的脚,朝前面走去,鞋子都破了,谁没事带双鞋子出来啊,他自然也没想到会脚受伤。

    “修,你的脚可以吗?”蓝凌泽一脸担心。

    “没事,这点伤不算什么,你别看我叫的厉害,其实我那都是装的。”伊丞修故作轻松道。

    “好,那我们走慢点。”蓝凌泽伸手去搀扶着伊丞修,往前面走去。

    几分钟后,宫小小手里拿着一根草鞋递过来。

    “给,先将就一下。”宫小小冷冷的说着。

    “小鬼,我没听错吧,你,你居然关心我?”伊丞修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小鬼。

    “不要就算了。”宫小着伸手就要去丢掉。

    “要,要,当然要了。”伊丞修一把抢过来,赶紧绑在脚上。

    “小子,手艺不错啊,刚好合适,谢啦。”

    “不谢。”宫小小头都不回,朝前面走去。

    看的一旁的蓝凌泽更是心疼的不行,看着小小如此熟练的包扎和野外生存技巧,足以说明他跟着雪肯定吃了不少苦。

    一个五岁的孩子,怎么可以承受这些呢,看着那毅然的小背影,蓝凌泽悔恨不已。

    “孩子,这次我绝对不会在放开你们母子,一定要好好的对待你们。”

    蓝凌泽心里暗自发誓,只是他不知道,他心里的机会居然等了两年。

    三个人继续赶路,恨不得马上就能赶到目的地。

    丛林的最深处,一座偌大的跟城堡一样的建筑,竖立在那里。

    欧式风格,房顶都是圆形的白色塔尖,神秘又梦幻,高大繁茂的枝叶随风摇晃,房顶时隐时现,如同童话里的城堡一般。

    城堡的周围都重兵把守着,二楼的城墙上有不少的巡逻,放哨人,很是森严。

    看着不远处的建筑,伊丞修一脸的兴奋:“太好了,终于要到了。”

    宫小小看着眼前的守卫,眉头皱紧。

    “妈咪说过,这里有四个门,分别在东西南北,可是凡是出入的人必须有杀手盟的出入令牌。”

    “哎呀,那我们上哪里去弄令牌啊?”伊丞修一脸的疑惑。

    “笨蛋。”宫小小白了他一眼,从随身的兜里掏出三块金色的铜牌,上面写着:“杀手盟令。”

    “哇,小鬼,你真是太有准备了,越来越喜欢你了。”伊丞修兴奋的说着,一把将小小搂过来。

    “放手,我才不喜欢你呢。”宫小小不满的嘟着嘴。

    “果然有心。”蓝凌泽眸子里多了几分欣赏。

    这个小鬼的睿智,观察力,当机立断的果决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更何况是一个五岁的孩子,想着嘴角微微勾起。

    “我们现在就进去。”伊丞修说着,就要起身。

    “不行,我们必须等到天黑才能进去。“宫小小制止。

    “为什么?”

    “因为你的脚受伤了,一眼就能被认出来,我的个头太小,也太招眼。”

    听着宫小小的分析,伊丞修也不由皱紧了眉头:“都怪我太大意了。”

    “知道就好。”宫小小冷冷的说着,直接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坐下,闭上了眼睛。

    “你这是?”

    “睡觉,养精蓄锐,等晚上在行动,借着黑夜还好掩护啊,笨蛋。”宫小小鄙视道。

    怪不得大家都说这家伙京虫入脑,连基本的常识智慧都没有,宫小小真怀疑他这个鬼门的八鬼名声是不是走后门得来的。,

    话一出,伊丞修更是气的跳脚,他一个大男人被这个小鬼说成是笨蛋,真是郁闷。

    伊丞修看向蓝凌泽,投去求助的目光。

    蓝凌泽没有说话,也慢慢低下了头,看着眼前的小鬼,眸子里多了一丝温柔。

    “哎我现在倒是外人了。”伊丞修嘟囔着,跟着坐下休息。

    这边的龙嘉,冷情,八门玄,冷泽野穿过重重危险,也摸进了这座建筑。

    “守备这么森严,我们要怎么jin ru啊?”八门玄不由说道。

    “是啊,这里这么多人,如果突击,肯定会打草惊蛇的。”冷情开口。

    “情,你的胳膊怎么样了?”龙嘉一脸的关心问道。

    “没事,这点伤受得住。类告诉我,这里有四个们,分别被重兵把守,我们不可以贸然前进。”冷清说着从兜里掏出了四块金色的铜牌。

    “这是什么?”八门玄不由问道。

    看着上面的字,龙嘉的眸子眼色加重:“这个该不会是---”

    “对,就是杀手盟的令牌,是小小给我的,每个进出的人必须有令牌才可以。”冷清解释道。

    “小小,你是说宫小小给你的?”八门玄有些激动:“没想到他考虑的这么周全。”

    “是啊,不然怎么会是我们的老大呢。”龙嘉提到小小一脸的感激,佩服。

    冷泽野将令牌递给每个人:”我门只可以智取,不能硬攻,等待时机。”

    “话是没错,可是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不然贸然进攻只会打草惊蛇,陷入危险的境地。”冷泽野一脸的绷紧。

    “情,你先休息下吧。”龙嘉关心的说着,一脸的担心。

    “我还好。”

    八门玄紧紧的盯着来回出入的人,心里揪紧的不行,老大你千万要等我们啊,千万不可以有事。

    一个小时过去了,一行浑身被黑衣包裹的只剩下两只眼睛的人走了出来,数数刚好四个。

    “快看。”八门玄不由说了句。  其他人看过来,纷纷使了个眼色,会意的点了下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