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收起你的同情,我不需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次看到这么听话的小小,伊丞修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哎呦,你这个小鬼怎么不跟老大唱反调了?”

    “闭嘴。”宫小小冷冷的说着,瞥了他一眼。

    伊丞修一脸的受挫:“老大你也不管管这小子,太没礼貌了。”

    伊丞修不满的说着,脚踩到了一片厚厚的树叶。

    “啊!”伊丞修低哼一声,顿时脚下传来钻心的疼痛,前面的人听到这话也赶紧看过来。

    只见伊丞修的脚,被逮捕猎物的大夹子刚好夹住。

    “啊,好痛!”伊丞修顿时脸色黑的不行。

    “这不是抓野狗的夹子吗?”宫小小故意吃惊的说着。

    伊丞修怒瞪着他,一脸的痛苦表情。

    蓝凌泽赶紧走过来,看着那迷彩鞋子上的血迹,担心的不行。

    “修,忍着点。”蓝凌泽说着,用力的想要掰开夹子。可这个夹子可是杀手盟特定制作的,越是用力,被夹的人就夹的越紧,越痛。

    “啊,痛,老大我的脚要废了。”伊丞修不由大喊了一声,痛的要死。

    “怎么会这样?”蓝凌泽眸子阴暗。

    没有道理啊,他明明想要掰开它,可是为什么夹子却越掰越紧,这让蓝凌泽有些不解。

    “忍着点,我在试试。”蓝凌泽说着,就要再次伸手过去。

    “在有一下他的脚就断了。”一旁的宫小小终于开口。

    话一出,两人一愣。

    “小鬼你知道,还不赶快救我。”伊丞修一脸的气愤,他痛的要死,这个小鬼居然还在这里卖关子。

    蓝凌泽也不由看过来:“你有办法?”

    只见宫小小嘴角高高的扬起,一脸的得意。

    “这个是杀手盟特质的逮捕野狗的夹子,要吗一下掰开,如果稍稍力道不够,被夹的人只会越来越痛,两次脚就会被废掉。”宫小小解释道。

    “什么,那你怎么不早说啊?”伊丞修一脸的憋屈。

    “我也不确定,我只是想试试,这个会不会是那个逮捕野狗的夹子而已。”宫小小无辜说道。

    伊丞修一听,脸都绿了,强忍着痛苦,憋屈的话都不会说了:“小子,算你狠。”

    居然拿他的脚做实验,这个小恶魔。

    一旁的蓝凌泽不由额头三根黑汗滑下,一脸的揪紧:“怎样才可以救修?”

    看着那双冰冷的眸子,宫小小嘴角一抹得意。手伸向他的小耳钉,摘下那颗南非钻石的耳钉,递了过来。

    “这是什么?”伊丞修一脸的疑惑,痛的呲牙咧嘴。

    “这个是钥匙啊。”宫小小一脸的漠然。

    “什么?是钥匙,你怎么会有?”伊丞修一脸的震惊,难以置信。

    蓝凌泽没有说什么,一把接过他的钥匙,就帮伊丞修打开那个夹子。

    “啊,好痛,我的脚啊。”伊丞修抱着自己血肉模糊的脚,痛的额头上都是细细的汗珠。

    “我来看看。”蓝凌泽一脸的担心,手触摸到那殷洪的血液,心更是揪紧。

    “怎么样,我的脚是不是完了。”伊丞修一脸的痛苦,担心的要死,坐在地上哀嚎。

    看着手上的红色血液,蓝凌泽脑海里闪过那一幕,顿时脸色苍白,呼吸都变得急促。

    “泽,你怎么了?”伊丞修察觉到了他的异常,不由问道。

    宫小小也不由看过去,只见蓝凌泽一脸的苍白,很是疑惑:“你不会是晕血吧。”

    话一出,伊丞修的嘴角一抽动。

    什么,老大居然会晕血,真是搞笑。如果相信老大晕血,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呢。

    话一出,宫小小的眼睛落在了伊丞修的脚上:“我来。”

    声音坚定,认真,蹲下身体,掏出身上的装备。

    “忍着点。”宫小小伸手慢慢撩开他的裤子,帮他脱下鞋子。

    “啊,好痛,小鬼你是公报私仇吧。”伊丞修痛苦的抱怨着。

    “闭嘴,不想你的脚废掉就闭嘴。”宫小小冰冷的声音一出,顿时伊丞修闭上了嘴巴。

    宫小小轻轻帮他脱去血肉模糊的鞋子,看着那满是血色的脚,小眉头不由皱紧,伸手去那要就帮他清理伤口。

    “啊,痛死了。”伊丞修大喊一声,痛的他死死的咬着自己的胳膊。

    一旁脸色惨白的蓝凌泽不由看过来,看着宫小小那熟练的动作,心里猛的抽动了下。

    五分钟后,帮他包扎好伤口,宫小小才缓缓舒了口气:“没事了。”

    伊丞修皱紧的眉头一直就那样紧绷了,痛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点小伤算什么,至于吗。”宫小小不屑的说道。

    “小鬼,你这是什么话,站着说话不腰疼。”伊丞修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小小,你包扎的这么熟练,难道经常帮人包扎吗?”蓝凌泽忍不住心里的疑惑,不由问道。

    “是啊,我以前和妈咪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妈咪受伤都是我帮她包扎的。”宫小的云淡风轻。

    “什么,你妈咪受伤?”蓝凌泽眉头猛地蹙起,脸上满是意外。

    “是啊,这有什么奇怪的,不然妈咪带着我这个拖油瓶,怎么过日子啊。”宫小小瞪了他一眼。

    只见宫小小的眉头不由皱紧,心里很是内疚,如果不是自己妈咪也不会去做那么多危险的事情。

    话一出,蓝凌泽的身体猛的僵硬,看着眼前的小鬼,心疼的不行。

    是啊,那个女人带着孩子,这五年来是怎样度过的,到底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伤了多少次。

    “收起你的同情,我不需要你的可怜。”宫小小哼一声。

    “妈咪从小就告诉我,人活着只能靠自己,不论多么艰难,痛苦,自己都要一个人默默去承认。所以我一定要变强,要让自己变成世界上最强的人,只有这样我才能够保护妈咪,不在让她受苦。”

    听着小小的话,蓝凌泽那本来苍白的脸色,更加的毫无血色。

    是啊,这个女人和小鬼肯定吃了好多苦,此刻的蓝凌泽心里更是内疚的要死。

    “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跟你妈咪受苦了,我会好好补偿你们的。”蓝凌泽声音如此的坚毅,郑重承诺道。

    伊丞修看的都不由皱了下眉头,没有插嘴。

    这是老大的家务事,他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多言。  “我不稀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