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他最多只有两年的时间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什么癌细胞,到底是怎么回事?”宫漠雪一脸的焦急,吃惊,难以置信。

    宫漠雪的眼睛不由望向浴室,心里揪紧的不行。

    “绝少爷没跟你说嘛,这个他专门交代不可以跟任何人说。麻烦你告诉绝少爷,让他来复查就可以了。”简医生的声音里满是严肃。

    挂了电话,宫漠雪瘫软在沙发上,一脸的震惊,错愕,眉头紧紧的揪着,心顿时被掏空一般。

    绝的身体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还要复查,听简医生的话很严重的样子。

    他的身体究竟怎么了,简医生的医术在国际上都屈指可数,听到他口气似乎很严重。

    想着宫漠雪的眸子不由微微眯起,脸色很是难看。

    她是何其的聪明,想着最近景轩绝的反常举动,难道他的身体真的严重到已经---

    宫漠雪不敢再想下去,拿起桌上的杯子,咕咚咕咚一口气将一杯冷水全都喝下去。

    浴室里的景轩绝走出来,灰色的天鹅绒睡衣,裹着身体。结实的胸膛从松垮的睡衣里露出来,健硕结实,更凸显了他男人的魅力。

    黑色的发丝滴着水,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发丝落下,滴入睡衣里,消失不见,更是彰显了几分男人的野性和魅力。

    “怎么了?”看到宫漠雪哪有些难看的脸色,景轩绝不由问道。

    听到这话,宫漠雪稍稍回过神来:“绝,你,你感觉怎么样?”

    被这样一问,景轩绝一头雾水:“什么怎么样?”

    “哦,我,我没事。”宫漠雪别扭的说着,伸手去拿水杯,装着喝水。

    这女人怎么了,感觉哪里好像不对劲。景轩绝的眼睛不由看过去,心里多了一丝疑惑。

    手机铃声响起,景轩绝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号码,眉头皱了下,脸色阴暗,然后按下了拒接,很是烦闷的样子。

    宫漠雪一直静静的看着他,将他所有的表情收入眼底,心里更加肯定了猜测。

    “无聊。”景轩绝冷哼一声,将手机丢在沙发上,起身朝楼上的房间走去。

    宫漠雪看着碰的房门关上,眼睛瞥到了他的手机,眸子微微跳动。宫漠雪走过去伸手拿起手机,拨给简医生。

    “如果你想让绝去复查,把他的病情告诉我。”宫漠雪声音冰冷,透着威严。

    这边的简医生微微一愣,好冷的女人。不过一想绝少爷从来都不会让别人碰他的手机,更别说是女人了。

    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能得到绝少爷的垂帘,而且还能用他的手机,果然不一般。

    最重要的是绝少爷的身体不能再拖了,一定要尽快复查,不然后果很严重。

    简医生想着,将景轩绝的身体状况告诉了宫漠雪。

    挂了电话,宫漠雪的身体僵硬在那里,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想着简医生的话,心里如澎湃的大海,汹涌一片,所有的力气瞬间被掏空,身体一下子瘫软在沙发上。

    “绝少爷得了癌症,如果积极配合治疗,身体的癌细胞就会暂时抑制恶化,还要进一步复查,详细检查后才能确定绝少爷的身体,最多只有两年的时间了。”

    想着简医生的话,宫漠雪身体猛的绷紧,死死的握着拳头,一脸的震惊,难以置信。

    宫漠雪的眼睛死死的瞪着天花板,心痛的不行,觉得呼吸都那么的困难。

    怎么会这样,他的身体不是一向都很好嘛,怎么会这样,为什么----

    他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能容忍自己的身体如此,绝故意将一切隐藏起来,自己一个人独自承受。

    从小到大,他都是一个人,紧紧的将自己掩藏起冷漠的壳子里,不许任何人接近,关心。那颗冰冷的心承受着常人无法容忍的痛苦,孤寂。

    自己一个人撑着整个杀手盟,老盟主死的时候,他才十五岁。

    头顶帮会,脚踩黑道,凭着他的冷漠,睿智,嗜血,生生将其他人虎视眈眈的野心统统粉碎,踏出一条血的道路。

    让岌岌可危的杀手盟成为黑道上的第一大帮派,他所承受的是宫漠雪难以想象的痛苦,压力。

    他虽然冷酷,嗜血,无情可是从小他都很照顾自己,虽然他不说,可是宫漠雪都感觉的到。

    为什么上天这么不公平,让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同时,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噩耗,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残忍,想着宫漠雪的心猛的抽痛着。

    或许是这几天在海边的相处,让她感觉到了景轩绝那颗渴望平常人的心,如此的强烈。

    宫漠雪想着慢慢站起来,脚下像是有千斤重一般,抬不起来。宫漠雪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激动的情绪平静了下,朝楼上走去。

    房间里,偌大的落地窗边,景轩绝斜靠在躺椅上,看着窗外的微风拂过,片片绿色翩飞,生命竟是如此的珍贵,第一次景轩绝有这样的体会。

    景轩绝静静的眯着眸子,感受着阳光的温暖,这样的感觉真的好温暖,好舒服。

    对于曾经生活在黑暗里的人,这一刻,竟然是如此的奢侈。

    宫漠雪慢慢打开房间的门,走了进来。

    看着安静的躺着的人,宫漠雪眉头更是皱紧,多希望那是假的,那是误诊,可是简医生从来不会说谎,更不会拿绝的身体开玩笑。

    景轩绝想着微微叹气,心里更是难过的不行。

    “怎么了?”景轩绝没有转过身,不用想也知道是她,淡淡问道。

    “我,我-----”景轩绝说了两个字还是没有说出来。

    “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有什么话直说吧。”景轩绝幽幽开口。

    “你的身体怎么回事?”宫漠雪艰难的问出几个字。

    话一出,景轩绝的身体猛的一愣,瞬间全身的神经都绷紧,脸色难看的不行。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景轩绝冷哼一声,手却死死的握着拳头。

    景轩绝心里却担心的不行,这个女人知道什么了吗,为什么会这样问,自己从来不允许任何人知道的。  “我都知道了,绝我们去看医生吧,现在医术这么发达,肯定能治好的。”宫漠雪说着,走过来,一脸的关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