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如果我跟他对决,你会帮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女儿啊,我们东方家族可是全球商界第一大家啊,说不定下一个目标就会是----

    我们还是赶紧去躲一躲,最近美国不太安全。你赶紧去准备一下,我们下午就走。

    这里不安全,你和你爸爸一定不可以有事的。”欧美惠一脸的担心,焦急。

    东方思雨还是第一次看到母亲如此惊慌的模样,自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好,我马上去收拾。”

    欧美惠就这么一个女儿,可千万不能出事,就算是拼了性命也要保护好她。

    欧美惠赶紧去给东方昊天打电话,很是担心,握着电话的手都在发抖。

    通了电话后,欧美惠剪短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挂了电话后赶紧去订机票。

    搭下午的航班,一家三口飞向c市。

    晚上,宫漠雪的头稍稍好些了,看着屋子里的一切,起身朝客厅走去。

    沙发上,景轩绝淡淡的品着咖啡,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宫漠雪的肚子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一天没有吃东西了,饿的不行。

    “你醒了。”景轩绝幽幽开口,起身朝厨房走去。

    宫漠雪跟在身后,没有说话,看着餐桌上的食物,眼睛不由瞪大,看向一旁的人。

    “这,这些都是你做的?”宫漠雪一脸难以置信。

    景轩绝微微抬起头,看向她那一脸的错愕:“我在你眼里有这么闲,外卖。”

    景轩绝淡淡说着,盛了碗粥,递过来。

    “是我最爱喝的皮蛋瘦肉粥啊。”宫漠雪一脸的开心,毫不客气的接过碗喝起来:“其实你这个人还不错,就是太冷了。”

    “吃都堵不住你的嘴。”景轩绝瞥了她一眼,自顾低头吃着。

    看着对面的人,宫漠雪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两个人安静的吃着,谁也没有在开口,可是宫漠雪却心里莫名一暖。

    看着安静吃着的人,景轩绝眉梢微挑:“雪,鬼门偷袭我们。”

    宫漠雪微微一愣,她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一边是绝,一边是那个男人,宫漠雪想着不由低下了头,不在去看他。

    “只要不伤害小小,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会插手。”宫漠雪开口道。

    小小是她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不论是谁,都不可以伤害他,她绝对不允许,即使是绝,也不行。

    看着对面的雪,景轩绝眸子微微**了下:“这个我可以保证,不过你真的不在意那个男人吗?”

    景轩绝想知道答案,可是又害怕知道答案,终究还是没有认出心底的那一抹好奇问出口。

    本来喝着粥的宫漠雪,手微微抖了下。

    在意,她真的不在意吗,她自己也不知道,可是她知道她不能在意,如果自己在意的话绝肯定更不会放过他的。

    “他的死活与我无关。”宫漠雪冷冷的说着。

    “好,我知道了。”景轩绝没有想到她居然反应这么冷淡,还以为她会护着那个男人了。

    景轩绝想着嘴角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没有抬头,继续吃饭。

    宫漠雪心里却揪紧的不行,鬼门vs杀手盟,道上的两个呼风唤雨的强大组织决斗,那会是怎样的腥风血雨,看来又要有人遭殃了。

    宫漠雪想着不由皱了下眉头:“可是不要有那么多的伤亡吗?”

    听到这话,景轩绝微微一愣,看向那张冷艳的脸上的那一抹担忧,冰冷的眸子微微眯起:“这可不像你,你不是对别人的死活从来都不在意吗?”

    “我是不在意,可那毕竟也是生命啊,算了就当我没说。”宫漠雪就知道自己说了,他也不会听的,还是明哲保身吧。

    只要他不伤害小小,那个男人----

    哎,算了,自己这个时候干嘛要想他啊,死人,混蛋,宫漠雪心里咒骂着。

    “如果我跟他对决,你会帮谁?”景轩绝突然开口问道。

    景轩绝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意识到自己的反常,景轩绝的胸口一抹烦躁划过。

    话一出,宫漠雪微微一愣,看向对面的那个人一脸的不自在,心里莫名的很不是滋味。

    绝,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主人,领导,虽然冷漠,无情,可是他对自己的关心,宫漠雪不是不知道。

    这几日的相处,更让宫漠雪觉得景轩绝是个外冷内暖的人。

    只是他不善于也不屑于去表达,故意把自己伪装的很冷淡的样子。

    想起蓝凌泽,宫漠雪恨得牙痒痒的。

    曾经蓝凌泽那么疯狂的折磨,虐待自己,宫漠雪本以为会恨他一辈子,可是上次小小失踪。他焦急的神情,满是担心,让她又不由心软。

    看到宫漠雪那纠结的表情,皱紧的眉头,景轩绝的心猛地一凉。

    果然自己还是比不上那个男人在她心里的地位,纵使她在恨他,可心里却还是有他的。

    景轩绝想着,眼睛里一抹失落瞬间划过。

    “我会帮你。”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

    景轩绝不由一愣,抬头看向眼前的雪,那一脸的坚定,有些错愕。

    莫名的,景轩绝心里一暖,更多了几分不敢相信。

    “如果有一天你们两个拿着枪指着对方,我会帮你,因为这是我欠你的。

    从小到大,虽然你很严厉,很冷漠,可我知道你一直都关心我,我只是装作不在意。

    我不想让别人嫉妒,觉得我有什么特殊待遇,你每一次帮我,我都记在心里。

    我受伤的时候,自己够不到,是你帮我擦药,虽然你手上的力道很重,一脸的不悦,可我知道你是关心我。

    我心情不好时,是你在一旁安慰我,虽然你的安慰方式那么另类是把我臭骂一顿,可我心里还是很感激。

    我执行任务,重伤昏迷,是你让医生二十四小时守着我,虽然你一脸的冷漠,责备我办事不利,这些我都知道--------”

    听到宫漠雪的话,景轩绝不由愣住了,眸子里多了几丝温柔。

    他以为她不会知道,她总是一副冰冷的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

    原来她都知道,她知道自己的心。  景轩绝竟然有些激动,握着勺子的手微微抖动了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