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你觉得那个男人爱我妈咪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种感觉好幸福,好幸福,从未有过的踏实,蓝凌泽心底很是安心。

    这一刻,蓝凌泽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心,轻轻靠过去在小小的额头亲了下,帮他盖好被子,然后紧紧的抱着小小,闭上了眼睛。

    窗外,月儿弯弯的挂在了树梢,皎洁的月光很是明亮,好像也是在为这温馨的一幕开心。

    ……

    漆黑的夜晚,海浪带着丝丝咸涩,翻腾着拍着打着岸边。

    景轩绝坐在岸边的躺椅上,吹着凉凉的海风,脸色如澎湃的大海,阴暗的不行。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来?”宫漠雪说着,手里拿着一件外套朝海边走去。

    看着安静的躺在那里的人,宫漠雪微微一笑走了过去。

    “怎么还不回去啊?”宫漠雪将外套递过来。

    景轩绝看着眼前的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脸的漠然。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宫漠雪不由问道。

    每次他沉默,肯定是有事情要发生了。

    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人,景轩绝淡淡说道:“雪,谢谢你,谢谢你陪着我这么久。”

    一听这话,宫漠雪更是觉得不对劲:“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看着宫漠雪担心的神情,躺椅上的人,心里微微一暖:“谢谢你这段时间陪我,这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日子。”

    景轩绝淡淡的说着,望向浩渺的漆黑夜空:“那就让它成为永远的回忆吧。”

    宫漠雪听到他这样说,更是觉得景轩绝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否则他绝对不会如此悲情。

    景轩绝看向眼前的宫漠雪:“那个男人是鬼门的主人,他带着他的手下袭击了杀手盟的窝点,把你儿子救走了。”

    “什么,小小被救走了?”宫漠雪很是吃惊,随即一脸的失落。

    “怎么,看到你这个表情,好像不是很开心啊?”景轩绝问。

    本以为她听到了,会很高兴。

    “高兴,我怕他会虐待小小。”宫漠雪说着,一脸的担心。

    “那我们明天就回去。”景轩绝说着,脸色瞬间一冷:“居然敢挑衅我杀手盟,找死。”

    本来就有些冷的海边,被景轩绝周身的冷冽戾气冻住,宫漠雪不由身体抖了下。

    是啊,都出来这么久了,自己也该回去了,真的好想小小。

    可是她不会知道,正是她这么心急的回去,以至于在那场战争中,自己整整失踪了两年之久。

    第二天,天刚亮,宫漠雪和景轩绝驱车直奔机场。

    飞机上,宫漠雪由于早上没有吃东西,晕的不行,难受死了,脸色惨白。

    看的一旁的景轩绝眼睛里划过一丝异样,没有说话,轻轻的拦着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这样会舒服点,或许这会成为我最后的回忆。”景轩绝淡淡的说着。

    宫漠雪没有反驳,听话的靠在他的怀里,她确实太难受了,这样还稍稍好些。

    下了飞机,两个人直奔城郊的一栋二层别墅。

    宫漠雪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头晕的不行。

    “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景轩绝轻声说着,起身朝门口走去。

    这里是他的秘密基地,谁都不知道,一般都不会来这里。所以景轩绝将宫漠雪安排在这里,很放心。

    景轩绝走出门口,一脸的冰冷,偌大的太阳镜盖住了多半个脸,朝车子奔去。

    派克一见老大回来,一身的伤痛,委屈的不行。

    “老大,鬼门太过分了,居然敢来偷袭咱们,一定不能放过他。”派克狠狠的说着,不呲牙咧嘴一脸的痛苦表情。

    “既然他自己主动送上门来,那就新仇旧账一起算,这次我要将他们一起铲除。”景轩绝狠狠的说着,一脸的杀意,死死的握着拳头。

    晴朗的天空,威风徐徐,很是安静,看的人很是惬意。可是往往暴风雨前的都是如此的安静,温暖。

    日子还是这么惬意,宫小小每天除了跟轩辕辄学习他的发明,其他的时间就守在皇普优的窗前,帮他念报纸,杂志。

    因为宫小小知道,优是为了救他才会受伤的,所以自己一定要记得感恩。

    玛雅丽看着如此懂事的小小,很是欣慰。

    玛雅丽每天都守着优,帮他按摩,擦洗,陪他说话。

    她一直都坚信,优只是睡着了,太累了,等他睡够了就会醒过来。

    “玛雅丽姐姐,你好爱优叔叔啊。”宫小小开心的说着。

    一听这话,玛雅丽微微一愣,然后冲他甜甜一笑:“是啊,优势我这辈子最爱的人,他也是这样爱着我的。”

    “你对叔叔真好。”宫小小一脸的羡慕。

    “如果换做是我躺在这里,优也会这样对我的。”玛雅丽说着,轻轻的帮优按摩腿部,这样他会舒服一点。

    “玛雅丽姐姐,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宫小小瞪着眼睛,一脸的认真:“不过你不可以跟任何人说。“

    玛雅丽第一次看到小小这么认真,严肃的表情,小眉头皱在了一起:“当然可以啊,说吧。”

    “我是想问你,你觉得那个男人爱我妈咪吗?“宫小小声音很怯,没有一点底气,不由低下了头。

    听到这话,玛雅丽微微一愣,看着对面的小小紧紧的握着小拳头,一脸的迷茫,不自信的表情,很是心疼。

    “小小,第一次看到你这种表情啊,你很担心吗?”玛雅丽问。

    宫小小点了下头:“我本来很讨厌那个男人,可是他舍命救我,不顾性命的护我周全,我觉得自己不再恨他了。

    可是我妈咪,我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妈咪还没有原谅他,而且他以前对妈咪真的好过分。

    好羡慕你和优叔叔,将来你们的孩子一定很幸福的。”宫小小可爱的小脸上满是羡慕和感动。

    看的玛雅丽很是心疼,一脸的疼惜,伸手握着小小的手:“小小,你的心情我理解。其实泽真的很爱你妈咪的,他为了你妈取消了订婚典礼,而且还退婚了。”听到这话,宫小小猛的愣住了:“真的吗,他真的取消了吗,怎么都没人告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