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白痴,谁用你保护
    ,精彩无弹窗免费!

    皇普优则向上面开火,疯狂的扫射着,一脸的怒意。

    皇普优眼睛不由的往对面的玻璃设备看去,只见那十个炮头有顺序的摇摆设计。

    左边五个从右往左晃动,右边的五个从左往后晃动,中间只五秒钟,丝毫没有喘息的机会。

    皇普优不由额头上参出细细汗珠。

    “野,这样下去,我们的子弹消耗很大,我观察了一下,炮头在变换方位的时候只有五秒钟,也就是我们只有五秒钟的时间。”

    听到这话,冷泽野的脸色叶无比凝重。

    两个人守在楼梯的两扇门,一脸的警觉,互相对视了一眼,只能放手一搏坚持到蓝凌泽他们出来。

    这边,蓝凌泽和龙嘉,轩辕辄直奔最里面的训练室而去。

    蓝凌泽一脸的冰冷,恨不得马上就要见到那个小身影,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左右两边的人,也是一脸的冷漠,此刻的蓝凌泽等人简直就是来一个杀一个,连两个杀一双。

    看着那扇紧紧关闭的房门,轩辕辄一脸的冷冰,冲蓝凌泽微微一点头,就是这里。

    看着那道厚重的门,轩辕辄眼睛微微眯起,手在上面轻轻点了几下:“啪!”的一声,就开了。

    蓝凌泽一脸的欣喜,举起手里的枪,小心的走进去。

    空荡荡的屋子里,除了两边的训练设备,什么都没有,安静的有些诡异。

    “大家小心。”蓝凌泽冷冷的说道。

    三个人背靠背,举着手里的枪,朝里面走去。

    “这里怎么会没人呢?”龙嘉蹙眉。

    “这样才可怕,小心有埋伏。”轩辕辄一脸的谨慎。

    “啪!”里面一个声音响起、

    顿时所有人不由举着枪,朝里面走去,脚下很是小心。

    绕过偌大的屏障,看到最里面的人时,不由愣住了。

    “小小。”蓝凌泽大喊一声,眸子里满是震惊,欣喜,担心。

    其他两人听到微微一愣,看了过去。

    只见宫小小手脚被捆绑着,坐在最里面的那个小凳子上,嘴巴被占了封条,丝毫动弹不得。

    看得蓝凌泽瞬间脸色阴冷愤恨,那颗冰冷的心猛的揪紧:“小小不要怕,我这就来救你。”

    蓝凌泽说着,赶紧奔进去。

    看到来人,宫小小明亮的大眼睛猛的一瞪大,居然是这个混蛋,他居然来救自己。

    看着蓝凌泽兴奋奔过去的人,身后轩辕辄和龙嘉微微一愣:“难道他就是老大的儿子?”不由齐声说道。

    他们瞬间回过神来,戒备的看着两边掩护着蓝凌泽。

    宫小小看着走过来的人,虽然自己很讨厌这个混蛋男人,却没想到他居然冒险来救自己。

    宫小小想着拼命的摇着头,示意他们不要过来。可是手脚被绑,嘴巴被占住,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看得蓝凌泽更是担心,还以为他是见到自己害怕呢。

    “小小不要怕,我来救你了,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蓝凌泽郑重的说着,小心的看向四周和脚下走过来。

    宫小小心里一凉,白痴,谁让你保护啊,我才不稀罕呢。

    还有三米的距离,蓝凌泽心里光想着小小了,在说有嘉和辄的掩护,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

    躲在暗处的派克,嘴角阴冷,一脸的得意。

    看着他们走进的步子,派克眼睛里一抹得意的杀意袭来,按下了手里的开关。

    “次次-----”

    声音一出,顿时白雾弥漫,偌大的训练师凭空多出了好多白色的烟雾。

    蓝凌泽刚一呼吸,还没反应过来,三个人顿时觉得身体一僵硬。

    “不好,这气体有毒。”轩辕辄说着,一脸的警惕,却晚了。

    “噗通----”三个人不由倒在地上,丝毫动弹不得。

    派克一脸的得意的从暗处走了出来,不由拍手:“啪啪----”

    真是不错的画面,没有想到鬼门的三鬼居然被他抓到了,这是何其的威风啊,这下他就可以在主人面前邀功了。

    派克看着地上的三人那冲红的眸子,一脸的恨意,心情大好。

    蓝凌泽紧紧的皱着眉头,想要让自己恢复一点力气,却丝毫无济于事。

    “别白费力气了,你们中了我的软骨粉,没有解药根本动不了的。”派克说着得意的向小小走去,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小鬼,没想到你魅力这么大啊,现在有鬼门的老大和两鬼陪你一起下地狱,你应该不会孤单了。”派克说着手里的刀子就朝宫小小挥去。

    “住手,你个混蛋,你要是敢动他一根头发,我一定要你死的很难看。”蓝凌泽愤恨哼道着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担心的不行。

    听到这话,派克不由嘴角一抹冷意,慢慢转过身。

    “哎呀还真是父子情深啊,我怎么可以不成全你们呢。我这个人就是喜欢对着干,你越是不让我碰,我就偏要碰。”派克说着挥着手里的刀子,飞过小小的头顶,一缕头发落下来。

    看得蓝凌泽顿时脸色阴暗冷厉:“你这个该死的混蛋,居然感动我儿子。”

    蓝凌泽狠狠的说着,冲天的杀意袭来,如同鹰隼般的黑瞳满是嗜血的戾气,恨不得将派克碎尸万段。

    “横,你儿子,他是叛徒的儿子,我不过是清理门户而已。”派克得意的说着,看向小小:“小鬼,真是没想到,这个混蛋对你不闻不问,此刻却充当好人了,有意思吗?”

    派克不屑的哼了声,手里的刀子划过宫小小的胳膊,顿时一道殷红的血口出现在白色的小衬衫上。

    痛的宫小小紧紧的皱着眉头,眼睛里满是恨意,恨不得要杀了派克。

    “你住手。”轩辕辄都看不下去了,不由吼道:“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孩子下毒手,你算男人吗?”

    话一落,派克脸顿时一僵,眼睛更是冲红:“现在你们栽在我的手上,居然还敢出言不逊,你们说一句,我就在这个小子身上割一刀,你们说的越多,这个小鬼就会死的越快。”

    派克阴狠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听的人毛骨悚然。

    “你这个变态。”蓝凌泽狠狠的道,看到小小胳膊上的鲜血,心疼得要死。  派克立马又一刀划过,宫小小一脸的杀意,强忍着钻心的痛苦,狠狠的瞪着派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