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所有人不由看向这里,一脸的好奇。

    被这样一看,南宫洛熙更是觉得尴尬,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没事,大家继续,继续。”雷雅雅说着,朝音箱师摆了个手势。

    顿时震耳的音乐响起,刚才的一幕谁也不会在意,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大家继续疯狂的宣泄着。

    “你是故意的。”南宫洛熙顿时阴着个脸,很是气愤。

    看到他这么憋屈的样子,雷雅雅更是得意。

    让一个人记住你的方式,不是让他感谢你,喜欢你,而是让他恨意。

    时间可是冲淡一切,唯有恨却能跟着人一辈子,跨越时间,空间,紧紧的埋藏在心底。

    “我就是故意的,怎么样。”雷雅雅故意哼道。

    “你,你这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南宫洛熙怒瞪过来。

    看着那张气愤的脸,雷雅雅故意凑近他:“哈哈,我就是这么不可理喻,我也会让你不可理喻的爱上我。”

    “你做梦。”南宫洛熙说着就要推开她的手,被雷雅雅这样挎着脖子,真的很别扭。

    “这样就想逃跑啊,太没骨气了。”雷雅雅不管他乐意不乐意,一把扯着他的胳膊,朝顶级的vip包厢走去。

    南宫洛熙想要甩开她的胳膊,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力气这么大,气愤的一张脸忒青。

    雷雅雅关上包厢的门,隔离了外界喧嚣的气氛,里面一片安静。

    “喂,你这个女人到底想怎么样。”南宫洛熙没有气的说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怎么,这么快就认输了。”雷雅雅坐在沙发上,将桌上的红酒倒进高脚杯:“不如这样,我们来玩个游戏怎么样?”

    “我没心情跟你玩什么游戏,我劝你适可而止。”南宫洛熙脸色铁黑,很是不耐烦。

    不知道这个女人还会有什么手段,南宫洛熙发现这个女人真的很难缠。

    “我们就赌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我们朝夕相处,不可以甩开彼此,如果这三个月你还是不能爱上我,那我就主动退婚。怎么样,敢赌吗?”雷雅雅挑衅的声音传来

    “你就这么自信,我会爱上你?”南宫洛熙不屑道。

    雪是实力派的高冷孤傲,,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因为人家有骄傲的资本。

    可是眼前的这个女人高傲的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让南宫洛熙很是不屑,真不明白她哪里来的自信。

    “我对我自己有信心。”雷雅雅声音无比坚定。

    “好,这可是你说的。我答你,你要记住你的话,三个月后自动退婚。”南宫洛熙看向对面的女人道。

    “爽快,我绝不食言。”

    雷雅雅嘴角勾起一抹满意,三个月足够了。

    三个月,三个月以后我就可以解脱了,太好了。

    南宫洛熙阴暗的脸终于缓和几分,一想到三个月后他就自由了,心情从未有过的轻松。

    “是不是要感谢我啊。”雷雅雅说着,拿起高脚杯:“来,为我们的赌注干杯。”

    南宫洛熙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厌恶,想着拿起酒杯:“好,干杯。”说着一饮而尽。

    雷雅雅看着他,不由嘴角扬起,也干了。

    两个人没有了一开始的僵硬,慢慢放松,干杯。

    一个为了自己的得意,一个为了自己的自由,各怀心思。

    ******

    这边,蓝家。

    冷泽野终于把所有宫漠雪和蓝凌泽之间的事情说完,口干的不行,连着喝了三大杯水。

    洛子宇和八门玄早就累的不行,去管家安排的房间睡下了。

    “哇,想不到老大还有这么精彩的恋爱啊,我怎么就错过了这一幕呢。”七星宇不由说着,很是可惜的表情。

    “真是没有想到,未来的大嫂居然是杀手盟的人。”龙嘉也是一脸意外。

    “是啊,真是吃惊啊,不过我更好奇未来的大嫂是什么样子的,居然可以帮助魅族的人解血咒。”轩辕辄说着,一脸的好奇。

    “恩,我也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皇甫优赞同道,眼睛微微看向冷泽野。

    “她真的如你所说,按理说杀手是不会有感情的,怎么听着未来的大嫂如此的重情义,为了朋友可是不顾性命啊。”

    “哎呀,管她是谁呢,我倒是更加好奇老大的儿子。”七星宇一脸的兴奋。

    “真的好希望见到那个小鬼啊。”

    冷泽野看着他的表情,摇头微微一笑:“估计等你见到了,就不会是这样想法了。”

    “是啊,肯定超级像老大吧,这么帅气,睿智的基因应该不会差。”轩辕辄十分认同:“哈哈,我恨不得马上就见到这小子,这样我也后继有人了。”

    “得了吧,你那些乱七八槽的东西,他才不稀罕呢,我一定要把我泡妞的真传全部传给他。”七星宇摩拳擦掌,那叫一个期待。

    “少来了,我可要做那个小家伙的师傅呢,现在就有些迫不及待了。”皇甫优也很好奇小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几个大男人就这么一你争我抢的说着,简直都要掀起房顶了。

    “好了,你们不要在争了,等见到就知道了。”冷泽野说着,眉头不由皱紧。

    只是不知道他们见到小小后,还会不会这样说,那个小鬼的腹黑程度可不是这几个人能比的。

    房间里,偌大的落地窗前,法式的纱帘旁,蓝凌泽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外面漆黑的夜空。

    脑海里闪过小时候的那一幕,宫漠雪因为个子小总是被人欺负,有一次被孤儿院的其他孩子将她骗到山上,丢下她独自离开。

    是蓝凌泽拿着手电筒,找遍整个孤儿院,后来听说宫漠雪在山上,那时候只有八岁的蓝凌泽明明很害怕,可还是壮着胆子去找宫漠雪。

    老师们在孩子调皮不听话时,总是说山上有野兽,如果谁不听话就把他丢到山里。

    当时蓝凌泽自己吓得要死,却忍着害怕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着深山里走去。

    偌大的深山杂乱丛生的灌木不知道绊倒蓝凌泽多少次,蓝凌泽也不知道自己摔倒多少次,从一开始的疼痛,到后来的痛的麻木----

    他顾不上疼痛,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找到宫漠雪。

    终于,蓝凌泽找遍整座山,最后在一颗大树下找到了宫漠雪。

    当时宫漠雪整个人蜷缩在树下,那般弱小,那么无助,那么脆弱,看的蓝凌泽很是揪心,直奔过去一把将宫漠雪抱在怀里。

    他说:别怕,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

    回去后,蓝凌泽将欺负宫漠雪的孩子暴揍一顿,虽然他自己也浑身是伤,脸被揍成了猪头,可是蓝凌泽却丝毫不惧怕,也不后悔。

    如今,想到自己对宫漠雪做的一切,蓝凌泽悔恨至极,自责无比。

    一想到自己的儿子,蓝凌泽冷冽的黑瞳一抹嗜血寒光,这一次他一定要将儿子救回来,绝不让人伤害他们母子。

    ********

    海边。

    第二天一大早景轩绝就起来了,坐在海边的躺椅上,舒服的晒着太阳。

    手下打来电话,景轩绝接通,听着电话那头人的汇报,深邃的黑瞳一抹冰冷的杀意划过。

    哼,想不到那个男人居然这么在乎雪,为了她和那个小鬼居然重组鬼门。想着眼睛微微闭起,一脸的漠然。

    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这一战,我可是很期待啊。

    屋子里的宫漠雪醒来,没有看到绝的身影,很是担心。  看到躺椅上的人是,提着的心才稍稍放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