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只要你活着,胜过一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啊!”宫漠雪和景轩绝的喊声响彻整个海,被无边的大海翻腾着浪花席卷,淹没。

    累了的宫漠雪,朝岸边走了几步,身体重重的躺在沙滩上。

    由于白天被太阳晒过,软软的细沙上此刻还残留着暖暖的阳光的味道,宫漠雪一脸的微笑看向天空。

    景轩绝也在旁边躺下,静静的看着天空。

    “哇,好美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天空。星星们调皮的眨着眼睛,像是镶在一块黑色盘子上的宝石。”宫漠雪欣喜说道,难得如此放松。

    “是啊,好久没有这样看星星了,真是舒服。”景轩绝淡淡的说道。

    两个人不在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天上,宫漠雪慢慢闭上了眼睛。

    景轩绝看着身边的人,发丝散落在沙滩上,皎洁的月光下,如此的迷人沉醉。

    景轩绝只觉腹部不由绷紧,看着那水晶般的性感薄唇,没有多想,凑了过去。

    本来安静躺着的宫漠雪,突然觉得有个东西压在了自己的嘴巴上,不由瞪大眼睛。

    待看清眼前的这张脸时,宫漠雪猛地一僵,眉头紧紧的皱了下,立刻清醒了些,用尽全力想要推开眼前的人。

    景轩绝双手死死的按着她的手,疯狂的亲吻着,掠夺着----

    他吻的极重,带着独属于他的强势,霸道,如同蛰伏千年的野兽一般,终于看到自己的猎物,不容反抗。

    宫漠雪只觉得薄唇上钻心的疼痛袭来,拼命的推搡着,可是景轩绝的双手如同铁钳一般,让她无法挣脱开。

    宫漠雪心底顿时冷笑,原来这一切不过是都是假象,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这一刻的景轩绝双眸冲红,带着隐忍已久的冷厉,将深埋在心底的那份压抑的感情全都融入这个吻。

    宫漠雪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既然反抗是徒劳,宫漠雪干脆放弃挣扎静静的躺在那里,闭上了眼睛。

    景轩绝感觉不到了她的反抗,微微一愣,抬起眸子,刚好撇到了宫漠雪眼角的那滴晶莹的液体。

    皎洁的月光打在那滴眼泪上,折射着绝望的冷光,一下子将景轩绝心底所有的烈火瞬间浇灭,通体发寒。

    “该死。”景轩绝狠狠的骂着,松开了手。

    “难道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景轩绝声音里更带着几分悲凉的痛苦和落寞。

    宫漠雪得到自由,赶紧将自己的衣服弄好。

    “为什么连你也这般对我?”景轩绝愤恨无比,阴冷的眸底一抹受伤划过,转身朝着大海走去。

    看得宫漠雪一惊,本想不理会,可是看到不停往大海深处走的人,宫漠雪也吓了一跳。

    “景轩绝,你这是做什么?”

    对面的人,却如同没听到般,继续走,眨眼间海水已经到了他的胸口。

    一个巨浪拍过来,景轩绝没有动,也没有躲闪,就那么任由海浪将他卷入其中。

    看到这一幕,宫漠雪吓坏了,她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轩绝,在这么下去他会死的。

    宫漠雪赶紧追过去,只是她身上的伤口在碰到海水的那一刻,钻心的疼痛袭来。

    可是看到海水已经漠到了景轩绝的脖颈,浪头拍过来,不远处那户只剩下一个头依稀可见。

    宫漠雪拼命的朝海里奔去,顾不上身体的疼痛。

    “绝,绝你不要这样,不要----”宫漠雪大声喊着。

    虽然宫漠寒恨他恨得要死,可是不得不承认,以前在杀手盟他还是挺照顾自己的。

    每一次受伤,他虽然嘴上骂自己愚蠢,却将最好的药膏留给自己。

    有一次宫漠雪去意大利执行一向很危险的人物,结果遭人暗算被擒,差点死在对方手里,是景轩绝不惜动用整个意大利杀手盟的力量将宫漠雪救出。

    因为,杀手盟的势力全都暴露,被对方差点连根拔起,景轩绝损失惨重。

    可他当时只说了一句:只要你活着,胜过一切。

    宫漠雪看到此刻痛苦,落寞的景轩绝,自然不会丢下他一个人,让他出事。

    “救命啊,快来人啊,快来人----”宫漠雪大喊道。

    不远处的福伯和福婶,本来还以为给他们多些时间相处。一听到这声音,赶紧赶来了。

    “哎呀,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啊?”福婶都吓坏了。

    福伯拼命的将景轩绝拉上来,很是担心。

    看着已经安全的景轩绝,宫漠雪微微舒了口气,只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醒醒,醒醒姑娘。”福伯和福婶赶紧将他们抬进屋子。

    第二天早上,景轩绝在醒过来只觉得头被裂开一般,疼痛的不行。

    景轩绝看到窗外的太阳,起身走了出去。

    “哎呀,少爷你可醒了。”福婶脸色绷紧。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景轩绝问。

    “少爷你都忘了,昨晚你们两个喝多了,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你拼命的朝大喊里跑,多亏了那个姑娘。

    真是个不错的姑娘,明明自己身上那么多道伤,却拼命的拉着你,看得我都心疼。”福婶回答。

    “你是说昨晚她拉我。”景轩绝这才回想着昨晚的一切。

    “可不是吗,要不是她,后果不堪设想。那姑娘的伤口得多疼啊,到现在那姑娘还在发着烧呢。”

    “什么,她发烧了。”景轩绝猛然一惊,赶紧奔向宫漠雪的房间。

    看着床上的宫漠雪,小脸烧的绯红,滚烫的额头,景轩绝担心的不行。

    “少爷不用担心,我已经喂她吃药了,很快就会退烧了。”

    听到这话,景轩绝的心更是自责的要死。

    她身上的伤,是自己弄的。

    明明她可以不管自己,或许自己死了她正好得到解脱。

    可是她没有,谁都知道伤口碰到盐水,那是怎样揪心的疼痛,可她却忍着疼痛救自己---

    “宫漠雪,你千万不可以有事,绝对不可以。”景轩绝心底一个声音传来。

    景轩绝自己带的药箱,赶紧跑去拿。

    再回来时,景轩绝手里拿着一个药膏,那是专门祛疤愈合的。

    景轩绝看一眼昏迷的宫漠雪,轻轻的帮她解开衣服,小心的帮她擦药,亦如小时候那般。

    动作如此的温柔,细心,眉头紧紧的皱着。  看到那瘀青,紫痕,景轩绝眼睛里满是愧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