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你是绝少爷带回来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宫漠雪如海藻般的长发在海风的吹拂下,飘荡在空中,长裙在风中飞舞,宛若是湛蓝海水中的仙子,如诗如画。

    不远处是一望无垠的大海,宫漠雪看到了一个渔民打扮的人,不解的走了过去。

    “老伯,这里是哪里?”

    被这声音一问,那个老伯抬起头:“姑娘,你醒了,这里是绝少爷的私人别墅。”

    绝少爷很少来这里的,都是我在看家呢。

    这次啊,你们好不容易来这里,一定要尝尝我亲手打捞的海鲜啊。”

    老伯一脸的兴奋,晒着手里的渔网。

    “绝少爷?”宫漠雪不解的重复着,突然眸子瞪大,难道是----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来这种地方,那么冷血,无情的人怎么会来这里?宫漠雪心里很是不解。

    “你醒了。”一道如同冰封声音,自背后传来。

    宫漠雪只觉得浑身一愣,下意识的回头去看。

    当看到景轩绝那张阴冷邪魅的俊彦时,宫漠雪眼睛里多了一丝警惕,身体不由退后了几步。

    “看到我,让你这么害怕吗?”景轩绝冷冷的问道,眸底一抹愤怒划过。

    “没有。”宫漠雪小心的说着,眼睛谨慎的看着来人。

    看一眼她那警惕的表情,景轩绝脸色微微阴沉,转身就走。

    海浪一**的袭来,吞噬着海滩,又退回去,景轩绝脱下鞋子,站在沙滩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任凭冰冷的海水盖过自己的脚面。

    宫漠雪从未见过这样的他,可是心里却觉得这样的他有些烟火气,不至于那么冷血。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宫漠雪不由问道。

    这家伙从来不上海边,怎么会来这里?

    “这里是我的梦想。”景轩绝看都不看身边的人一眼,冷冷的说着。

    “梦想?”宫漠雪更是不解。

    对于他这样的暗夜帝王来说,赚钱,杀人就是他的梦想,怎么可能会跟大海有关。

    “我不明白。”

    “你果然还是这样,如果换作是别的女人,肯定会奉承一番或者惊喜半天,只有你,这么直接。”景轩绝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

    “我就是我。”宫漠雪淡淡回答。

    景轩绝嘴角微微扬起,是啊,你就是你,如此的与众不同。

    “记得小时候妈妈跟我说过,她最大的愿望是在海边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白天可以感受大海的温度,吃着自己亲手抓的鱼蟹,晚上可以聆听大海的声音,感受着海浪的味道----”

    听着他淡淡的声音,宫漠雪身体不由一愣,眼睛不敢相信的看向景轩绝。

    这真的是他吗,那个嗜血如魔,杀人如麻的绝。自己从未见他如此这般,这是第一次景轩绝提起他的母亲。

    长这么大,宫漠雪第一次听他说心事。

    对于一个生活在黑暗的血腥里的人,他们没有资格谈理想,谈愿望,因为他们的双手沾满了鲜血。

    血腥的味道,是他们最熟悉的,杀人对他们来说是最开心,最过瘾的。

    “你,你没事吧?”宫漠雪不由问道,心里更多了一丝担心。

    为什么他会对自己说这个,为什么他突然变得这个样子,他到底怎么了?

    “我没事,只是过够了那种血腥的日子,偶尔想尝试一下普通人的生活。”景轩绝冷冷回答。

    说不出为什么,听到景轩绝说普通人的生活,宫漠雪的心也莫名的揪紧。

    是啊,谁不想过普通人的生活,这种刀口上舔血的日子,真的够了,够了。

    景轩绝看着无际的大海,飘渺无边,心无比的放松。

    他都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跟她说自己的过去。

    “这不也是你的梦想吗。”景轩绝说完这一句,扭头看向一旁的宫漠雪。

    “什么,我的梦想?”宫漠雪更是一脸疑惑。

    她的梦想,为什么她自己都不记得。

    “是啊,你忘了你小时候画得那副画了吗?”景旋绝幽幽问道。

    “画,小时候----”宫漠雪重复着他的话,脑海里飞速的旋转着,搜索着。

    “啊,你是说我画的那副海边的房子的画吗?可是那副画,不是被你抢走了,撕毁了吗?我记得你当时说,我们是杀手,除了杀人什么都不可以想。”宫漠雪不满的说道。

    听到宫漠雪的话,景轩绝看向远方:“是啊,是被我毁了。”可是后来又被我粘起来了。

    看向不远处开过来的船,景轩绝眼角一抹得意:“走,去看看他们今天的收获。”

    景轩绝说着自顾朝远处走去,看得宫漠雪更是费解。

    他今天到底怎么啦,怎么会这么不正常。

    若是平时他早就杀了自己,或者严刑拷打了,为什么今天跟自己说梦想,还带自己来这里?

    宫漠雪着实想不明白,强忍着疼痛,跟了上去。

    冰凉的海水拍打着水面,让宫漠雪清醒了很多。

    看着岸上的人,船上下来一对夫妇。

    “绝少爷,今天收获不错,一定要尝尝我们亲手打捞的鱼啊。”

    宫漠雪定睛一看,不正是刚才晒渔网的人吗。

    “是啊,绝少爷,你都好久没来了,这次一定要多住几天啊。”妇人也是一脸的热情。

    “恩,好。”景轩绝淡淡回答,身上的冰冷气息收敛不少。

    宫漠雪安静的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

    从醒过来到现在,她就觉得自己做梦一样。真怀疑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那个杀人如魔,把自己打成重伤的人。

    妇人看到不远处的宫漠雪,微微一愣,随即嘴角扬起,一脸的笑意。什么都没说,拿着海鲜回去烹饪了。

    晚上,一大桌子的丰盛的海鲜,有鱼,虾,蟹,叫不出名的还有好多,统统摆满了院子里的桌子。

    “快,姑娘,多吃点,这可都是我们老两口子亲手捕捞的呢。”妇人一脸的开心,忙给宫漠雪夹菜。

    “谢谢,我自己来就好。”宫漠雪开口。

    “姑娘,你和绝少爷是什么关系啊,好久没有见他这么开心了。”妇人欣喜无比,好奇的看过来。

    “开心?”宫漠雪蹙眉,景轩绝那冰山脸也叫开心。  “姑娘,你是绝少爷第一个带回来的人。”老伯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