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景轩绝气她,恨她,恼她,更在乎她,对她又爱又恨又怜。

    她是他的人,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夺走,景轩绝更恨她为别的男人生了孩子——

    景轩绝想着赶紧打开灯,看向地上的人,不由愣住了。

    天啊,她的身上,脸上,红肿和淤青一片,道道伤痕如此明显,景轩绝的心猛的揪紧。

    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对她下这么重的手。

    “雪,你怎么样,醒醒啊——”景轩绝喊道,手伸向她的鼻息间,感受到了她虚弱的呼吸,紧绷着的心才稍稍放下。

    看向地上重伤的人,景轩绝那颗石头般冰冷的心微微**了下,没有多想抱起地上的人,朝床上走去。

    ……**

    这一夜,蓝凌泽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心里像是长了草一般,无比的慌张,担心。

    夜已至深,迷迷糊糊的蓝凌泽看到宫漠雪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脸上,身上满是伤痕,淤青,正一脸无助的看向自己。

    “雪,你怎么了,怎么了?”蓝凌泽担心问道,伸手就要去抓她。

    可是任凭蓝凌泽怎么去抓,去够,都够不到。

    蓝凌泽拼命的大喊着,用尽全力去抓,可是那个浑身满是伤痕的人,却慢慢向后退去,退去,慢慢变得模糊,最后消失在迷茫的白雾里——

    “雪,雪,不要,不要离开我,回来,回来啊——”蓝凌泽猛的惊醒,看着房间里的一切,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在做梦。

    可是这个梦境如此的真实,看到她浑身满是血痕,蓝凌泽心疼的要死,手紧紧的握着拳头。

    蓝凌泽感觉脸上有东西流下,伸手去摸,竟是一滴泪。

    蓝凌泽从未想过自己会做梦流泪,以前听别人说:只有深爱,挚爱的人,梦里看到对方才会流泪。

    二十多年了,别说做梦了,现实中的蓝凌泽都从未为了哪个女人流泪?

    蓝凌泽看着手上的晶莹泪滴,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

    他是爱她,至今深爱着她,纵使自己拼命去掩饰,强迫自己忘记,对她淡漠,可心里那个根深蒂固的位置,永远都是留给她的。

    从小时候,到现在,蓝凌泽的心里只有她一个人,永远都是。

    “雪,我已经错过了你一次,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错过,不论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蓝凌泽坚定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里,久久挥散不去。

    第二天一大早,蓝凌泽一身正装就出门了,不是去公司,而是去伊家。

    他认清了自己的心,所以就要把一切该解决的都解决了,这样才好让雪回到自己的身边。

    自己已经对不起她了,这一次绝对不能再伤害她,既然注定要对不起一个人,那就只能如此。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伊家的别墅外。

    蓝凌泽推开车门下车,深深吸了一口气走进院子。

    看着进来的人,伊父一脸的严肃,很是不悦。

    订婚典礼,自己的未婚女婿丢下新娘离开,这让他很没面子,如今整个伊家被业界的人指指点点,脸面都没了。

    可是蓝家的实力不容小觑,纵使伊父在不高兴,也不敢怠慢:“来了啊,坐吧。”

    “伯父,订婚典礼的是很抱歉。”蓝凌泽谦恭的说道。

    “贤侄啊,为了这事,媚儿从回来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到现在都没吃饭。”伊父不悦道,

    “伯父,是我不好。”

    “哎,不管有什么事,你也不可以丢下自己的新娘子不管就走啊,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割啊。”伊父一脸的气愤,吐槽道。

    “行了,老头子,你就别说了,泽都来道歉了,就算了吧。”伊母从厨房里走出来,看着蓝凌泽气愤,欣喜复杂的神情划过。

    “好了,来了就好,你赶紧上楼替我劝劝媚儿,她都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这样下去,身体怎么行啊。”媚儿是她唯一的孩子,看到女儿如此,伊父自然担心。

    “好,我去劝劝她。”蓝凌泽起身朝二楼走去。

    “这是我刚熬好的鸡汤,泽你给我媚儿送去吧。”伊母说道。

    “好。“蓝凌泽端着鸡汤走向二楼,轻轻的扣了下门。

    伊媚儿本来烦闷的要死,听到敲门声更是生气的不行:“我都说了不吃了,烦不烦啊。”

    伊媚儿没好气的说着,把枕头朝门口丢去。

    “媚儿,是我。”蓝凌泽淡淡的说着:“把门打开,吃点东西吧。”

    听到这声音,媚儿蹭的一下子坐起来,激动的不行。

    “泽,是泽,是泽来了。”伊媚儿欣喜的就跳下床,摸着自己的头发,衣服:“哎呀,糟了,怎么可以让泽看到自己这么丑的样子呢。”

    伊媚儿赶紧起来梳头发,换了套衣服,轻轻打开门。

    看着那张自己日思夜想的俊脸,伊媚儿激动的眼泪都落下来了:“泽,真的是你吗,你真的来了?”

    看着那挂着泪珠的小脸,蓝凌泽微微蹙眉:“是我。”

    “快,快进来。”伊媚儿赶紧开门让他进来。

    “对于订婚典礼的事,我向你道歉。我听说你都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趁热吃点吧。”

    “没,我没事。”伊媚儿已报批紧紧抱着蓝凌泽,眼泪唰的一下哗哗落下。

    “好了,不哭了。”蓝凌泽看着突然抱着自己的人,脸色微微一冷,耐着性子安慰:“是我不好。

    “不,是我不好,是我没有为你考虑,没有站在你的立场去想,泽都是我不好,泽你别怪我好吗。”伊媚儿哽咽的声音传来。

    “不关你的事,你无需自责。来,吃点东西吧。”蓝凌泽深呼了口气,端起碗说道。

    伊媚儿这才松开他,凤眸满是感动。

    原来他还是关心自己的,他还是在乎自己的。

    “我要你喂我,作为惩罚你的离开。”伊媚儿撒娇说道。

    “好。”蓝凌泽端起碗,舀了一勺,轻轻放在嘴边吹了下,然后喂给媚儿。

    喝着蓝凌泽喂的鸡汤,伊媚儿心里满是甜蜜,开心的幸福。

    这一刻,伊媚儿多希望时间可以停止在这一刻。泽,还是第一次对自己如此温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