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为了他,你什么都可以做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阿!"宫漠雪不由大叫一声,钻心的疼痛袭来。

    耳朵是她最敏感,最柔软的地方,被景轩绝突然发狠的咬了下,宫漠雪痛的心都在发抖。

    听到她痛苦的惨叫,景轩绝的心一片大好,危险的眸子透着汩汩的阴暗。

    景轩绝轻轻舔了下嘴角的血惺,咸涩中带着丝丝清甜。

    鲜血的味道让他兴奋,激动。

    "哼,背叛我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生不如死。"景轩绝狠狠的说着,一把死死的扯着宫漠学雪的头发,又向那只耳垂咬去。

    宫漠雪狠狠的握着拳头,心在不停的发抖。

    景轩绝则疯狂的啃咬着,允吸着,血腥的味道让他发疯,兴奋。

    宫漠雪强忍着疼痛,低吼着,浑身一阵冷意袭来:“这个变态,疯子,神经病。”

    虽然宫漠雪最怕景轩绝,可是被他如此残忍的“折磨”着,宫漠雪只觉得羞耻无比,恨不得杀了他。

    这一刻宫漠雪终于知道,就算自己跪下求他,他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与其自取欺辱,反正横竖都是死,拼了。

    景轩绝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有些吃惊,这个女人,终于反抗了,就知道她是只挥着爪子的老虎。

    这样的她,他才欣赏,这才是真正的她。

    景轩绝不由嘴角勾起,握着手里那一缕头发,眼角满是杀意:"居然反抗了,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既然来这里,我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宫漠雪冷冷的说着,瞪了过去。

    "哈哈,既然知道,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景轩绝声音一抹狠厉。

    "我死不足惜,我只希望你放过我的儿子。"宫漠雪狠狠地咬着几个字,异常的坚定。

    "真是可笑至极,你让我放了叛徒和其他男人的野种,做梦。"景轩绝冰冷的声音,打碎了宫漠雪所有的希望。

    "小小不是野种,他是我的儿子。是我一个人的儿子,跟那个混蛋没有半点关系。"宫漠鲜血双眸冲红恨意冲天。

    她最恨的,就是别人叫小小野种,那比杀了她还要憎恨。

    哪怕是死,宫漠雪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自己的儿子。

    看着宫漠雪如此的激动,景轩绝嘴角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那个小鬼果然没说错,看来她真的是身不由己。

    景轩绝想着,阴冷的心稍稍平复了些。

    “你倒是很在乎那个小鬼阿,为了他,你什么都可以做吗?"景轩绝挑眉问。

    "为了小小,我死都不会犹豫。"宫漠雪坚定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里,空气都被凝滞了。

    "好,只要你打败我,我就放过那个小鬼。"

    宫漠雪吃惊的看过来:“此话当真。"

    "只要你能做到。"

    宫漠雪终于有了希望,一脸的愁容稍稍缓和了些。

    黑暗里,宫漠雪看着对面的男人,不由紧紧的握着拳头,打败他,怎么可能?

    他的伸身手是整个杀手盟里最厉害的,他从不轻易出手,而一旦他出手必然是直取对方性命,这些年从未出手,恐怕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几个人是景轩绝的对手。

    景轩绝看着迟迟不动手的宫漠雪,勾起嘴角:"怎么,怕了?"

    不屑的声音传来,很是刺耳。

    "我才没有。"宫漠雪冷哼一声,反正横竖都是死,为了儿子她拼了。

    看着扑过来的宫漠雪,景轩绝不由身体往后退了一步,看准时机,一脚狠狠的踢出去。

    宫漠雪还没碰到她的身体,只觉腹部一记狠狠的力道,顿时整个人飞了出去。

    "碰!"的一声,宫漠雪重重的摔在地上,痛的要死。

    看着半天没有动静的人,景轩绝眼角一抹冷冷的杀意:"你就这么点本事吗,五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

    听到这不屑的声音,宫漠雪狠狠的握着拳头,强忍着痛苦从地上爬起来。

    他们两个都是生活在黑暗里的人,黑夜里他们游刃有余。

    宫漠雪额头有细密的汗珠参出,看着对面的人,借着月光看到他身后的桌子。

    宫漠雪眼角一抹冷意,握着拳头杀过去。

    招招凌厉,狠绝,致命,看的景轩绝嘴角这才露出满意的笑。

    躲闪,回击,快,准,恨。

    景轩绝看准时机,狠狠的对着宫漠雪的胸口就是一记狠拳。

    "阿!"宫漠雪被击退好几米,直觉胸口痛的麻木,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撞到了身后的沙发角上,痛的要死。

    “看来我还真是高估你了。”景轩绝声音满是不屑和冷嘲。

    宫漠雪狠狠的咬着嘴唇,让自己不跌倒。

    看着黑暗中,对面那人笔直的身躯,高傲的站在那里,宛若坚硬的巨石,丝毫动弹不得。

    宫漠雪狠狠的握着拳头,拼过去,再次被景轩绝打到在地。

    宫漠雪一次次的扑过去,一次次的被打到,连景轩绝那张冰冷的脸都不由皱了下眉头。

    宫漠雪却始终没有放弃,用尽全力最后扑过去。

    她只觉腹部一记重力袭击过来,顿时整个人飞出三米远,倒在地上。

    借着月光看着趴在地上不在动弹的人,景轩绝那颗冷漠的心不由心里抽动了下。

    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过去了,地上的人丝毫没有反应,看到景轩绝微微蹙眉。

    “起来啊,这样你就放弃了吗?”

    黑夜掩盖了他眼角的那一抹担忧,只依稀的看到有个轮廓在那里趴着,丝毫不动弹。

    宫漠雪只觉自己要死了,浑身如散架一般,痛的要死。

    听到这话,意识慢慢回过来,手指轻轻动了下:“我不会放弃,不会----”

    宫漠雪说着强撑着身体,双手用尽最后的一丝力量撑着地,脚轻轻的瞪起。只是她刚起来一步,又重重的摔在地上。

    黑暗里,宫漠雪只觉得眼前更加模糊,看着那个隐隐的身影,嘴里念叨着:“不,不放弃,不----”

    说着慢慢闭上了眼睛,昏倒在地。

    听到这微弱的声音,景轩绝不由皱了下眉头。

    “起来啊,给我起来,你不是不放弃吗,为了你的儿子死都不怕吗。”

    愤怒的声音里更多了一丝担心,焦急,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

    看着地上的人丝毫没有反应,景轩绝心里一惊,赶紧奔过去。  “雪,你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