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你拿什么求我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若是平时听着伊媚儿如此担心,害怕的声音,蓝凌泽都会耐心安慰,可是此刻蓝凌泽的心里竟然莫名的烦躁。。

    "订婚的事,是我不好。"

    "泽,我没怪你,是我自己不懂事,是我不好,没有为你考虑,你不要生气。”伊媚儿抢着说道,心里却痛的不行,眼泪哗哗落下。

    可是她知道,她必须忍,她都等了那么久,绝对不可以放弃。

    "谢谢你的理解,最近我很忙,不能去看你,你自己照顾好。"蓝凌泽声音冷淡。

    听到这话,伊媚儿微微一愣。

    本以为他会道歉,说对不起,可是他却说很忙。

    伊媚儿的心一点点的冷掉,痛的揪成一团,凤眸一抹愤恨划过,却一瞬间隐藏起来。

    "没,没事,你先忙你的。"伊媚儿体贴道,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

    "好。"挂了电话,蓝凌泽深深的吸了口气,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自己这是怎么了,蓝凌泽想着不由摸向自己的心脏。

    他的心里到底爱的是谁,已经错过一次了,难道还要自己在错过第二次吗?

    蓝凌泽的耳边,回荡着冷泽野对自己说的话。一个是自己小时候的牵挂,曾经伤害过的女人,直到她离开,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爱上她了;媚儿陪着自己走过了那段最黑暗,最痛苦的日子,是她的温柔,体贴,包容让自己走出了那段阴影,痛苦的黑

    暗。

    蓝凌泽本以为就这样了,谁会想到五年后竟然和宫漠雪意外的相遇,还有了儿子,那被他可以深埋在心底五年的感情在相遇的那一刻瞬间被唤醒。

    他知道,他爱的是宫漠雪,可是更恨她的不辞而别和如今的冷漠。

    蓝凌泽本以为自己忘了宫漠雪,可当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蓝凌泽才知道自己从未忘记过她,她一直都在自己的心里。

    "该死。"蓝凌泽冷冷的说了句,转身朝楼上走去。

    这边,伊媚儿挂了电话,脸上挂满了泪珠。

    他从未对自己如此的冷淡过,如果一个男人连哄都懒得哄你了,那说明他真的不爱你。

    其实从订婚典礼蓝凌泽离开的那一刻,伊媚儿就知道。

    蓝凌泽的心里只有那个女人,她就已经输了。

    只是伊媚儿不甘心,她努力了那么久,跟他在一起都四年了,为了嫁入蓝氏她做了那么多,到最后竟然不如那个该死的贱女人。

    她不甘心,不服,不愿放弃。

    伊媚儿狠狠握着拳头,指甲扎在肉里,丝毫不觉得疼痛,因为这及不上心里十万分之一的痛。

    "蓝凌泽,我绝对不会放弃的。如果我得不到你,我也绝对不会让那个女人得到你。""伊媚儿狠狠的握着拳头,眼睛里满是恨意。

    爱使人变傻,也使人疯狂,嫉妒的女人往往最可怕,失去理智的疯狂更是狠绝

    ……

    这边,黑暗的屋子里,景轩绝静静的靠在沙发上,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那颗冰冷的心却异常的兴奋。

    他喜欢黑暗,因为黑夜安静的可怕,诡异,更是透着死亡的气息。

    这样的感觉让他喜欢,享受,甚至疯狂。

    铃,门铃响起:"主人,雪姐来了。"手下人汇报。

    听到这话,景轩绝阴冷的眸子微微眯起,嘴角一抹冷意,按下了门锁。

    "卡!"的一声,门锁打开。

    宫漠雪听到这声音,微微屏住呼吸,深吸了口气,拧动门把手,走进去。

    黑暗的房间里,阴冷的气息传来,让她不由打了个寒战。

    如此熟悉的气息,除了他不会在有第二个人。

    看着不远处靠窗的沙发,偌大的沙发背对着自己,只留了一个脑袋露在外面,宫漠雪狠狠咽了口口水,走了过去,心里却多了一丝恐惧。

    "你来了。"景轩绝冰冷的声音,仿若是三九天的冰雪,让人不寒而栗。

    "恩。"宫漠雪淡淡的回答,手却紧紧的握着拳头,手心里早就沁出一丝汗泽。

    他的手段,她最清楚。

    凡是背叛他的人,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景轩绝冷厉的声音,如同黑夜里的魔鬼听的人头皮发麻。

    "我是为了小小来的,请你放过他,他还是个孩子。"宫漠雪冷漠的声音里多了一丝乞求。

    "你是在求我吗?"景轩绝嘴角微微抽动,一把扯过宫漠雪,让她半蹲在自己的沙发边。

    被景轩绝猛的一扯,宫漠雪刚好膝盖撞到了沙发旁的橱柜上,痛的不行。

    宫漠雪强忍着钻心的疼痛,眼睛如利刃一般狠狠的瞪着景轩绝。

    "你拿什么求我?"景轩绝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地温度,宛若万年雪山一般。

    他一把狠狠地揪住宫漠雪地头发起,凑近那张冷艳的脸,让宫漠雪是直视着自己。

    "阿!"宫漠雪低哼了一声,痛地不行。

    被景轩绝用力地扯着,宫漠雪头皮痛地不行,不由抬起脸,凑近那张魔鬼地容颜,心里满是恐惧。

    在她眼里,他不是人,是魔鬼,是没有感情杀人如麻地大魔头。

    阴狠,毒辣,不择手段。

    黑暗中,借着淡淡地月光,看着这双倔强,隐忍地眸子,景轩泽微微一愣,更是气愤。

    "为什么不叫出来?"景轩绝冷冷的问。

    景轩绝最是讨厌她的隐忍,不论受到多大的痛苦,委屈,她都不会说,一个人独自忍受。

    “当年,你也是这样忍受那个男人的吗?”景轩绝手上的力道又加了两分。

    宫漠雪痛的要死,手紧紧的握着拳头,强靠着他的手,心里痛的如长了草一般,狂躁,不堪。

    "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景轩绝嘴角一丝邪佞。

    冰冷的声音,一字一句无不宣判这宫漠雪的“死刑”。

    宫漠雪的身体猛的绷紧,强忍着疼痛不说话。

    景轩绝慢慢靠近那张脸,轻轻嗅了下,还是那淡淡的梨花香,清新,秀雅,出尘脱俗。景轩绝嘴角微微抽动,看着那性感的耳垂,眼角一摸杀意,狠狠的咬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