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宫小小忽悠景轩绝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好强地冷意,这种感觉让宫小小莫名的熟悉,就象是上次在那个地下室一样,宫小小不由握紧拳头。

    看着一脸严肃地小小,派克一脸得意。

    "横,你就等着受死吧。"派克说着一把将小小推进去,关上退出去门。

    宫小小微微迈动步子,朝前面走去,眼睛扫视着四周黑白地装饰,摆设。

    极致地理性,没有一丝的温度。

    宫小小的眼睛最后落到了靠窗的沙发上,一个人倚靠着沙发,安静的靠在那里。

    静的可怕,静的出奇,虽然只是个背影,却让小小的心压抑的喘不过气来,仿佛是死亡的冰冷气息。

    冷静,保持平静,宫小小深深吸了口气,慢慢朝沙发走去。

    宫小小绕道沙发前,看到那张冷漠的俊颜。

    白皙的肌肤如雪山冰峰一般,惨白的不带一丝温度。刘海挡住了那双冰冷的眸子,长长的睫毛,微微**。与生俱来的冷意拒人千里,让人不寒而栗。

    "哇,叔叔,你长的好帅阿。"宫小小一脸的崇拜。

    听到这话,景轩绝眸子微微眯起,如鹰的眸子透过刘海,看到宫小小那张脸,心里更是阴暗的不行。

    这个小小的动作,被宫小小看在眼里,心里不由戈登一下。

    景轩绝的杀人如麻,宫小小早就见识过了。

    宫小小不由倒吸了口气,对付这种冷血的魔鬼,只能智取。

    他是妈咪的老大,肯定身手特别厉害,这里是他的地盘,自己根本半点逃出去的希望都没有。

    反正横竖都是死,那就赌一把,赌他对妈咪的心。

    "小鬼,不用白费心机了,这里有来无回。"景轩绝冰冷地声音回冻澈整个房间,温度都到了零下。

    宫小小不由楞了下:"我才没有想逃跑呢,叔叔你真地好帅阿,哎,只是可惜了。"

    看着那稚嫩地小脸,沙发上地人不由眉梢微微一挑:"哦?"眼角多了一丝好奇。

    只见宫小小坐到来沙发地对面,一脸地惋惜样子:"可惜你不是我爹地。"

    声音一落,景轩绝地眸子微微眯起,长长地刘海挡住了视线,看不出脸上有任何地表情。

    可是宫小小已经启动感觉到了空气中的寒意加重,说明自己猜的没错。

    宫小小故意看向那张冷漠的俊脸:"真希望你是我的爹地,这样妈咪就会幸福了。"

    他就是要赌,赌他对妈咪的感情。

    "叔叔,你知道吗,妈咪总是跟我说你们小时候的事情。"宫小着看向景轩绝那张冷眼,小声试探道。

    "是吗?"景轩绝冷哼一声。

    "当然了,妈咪说很感谢你,从小都是你在照顾她。她受伤了,是你帮她包扎伤口,受欺负时,是你帮她出头,护着她。"

    看着对面那张天真的小脸,很是让认真地模样,景轩绝那颗雪山般地冰冷地心,微微动了下。

    他没有想到,她还记得曾经地种种,更没有想到她会告诉自己的儿子。

    景轩绝满是危险,杀意地眸子,稍稍缓和了些,在看向小小已经没有了那毁天灭地的杀意。

    宫小小感受着空气的温度似乎有所回升,心底一抹窃喜划过,继续开口:"该死的蓝凌泽,都是他,如果不是他折磨,欺辱妈咪,妈咪才不会看上他了。

    叔叔,你知道吗,我最讨厌地就是照镜子,每次看到这张和那个男人一模一样地脸,我就恨不得要杀了他。

    哎,真是可惜了,要是叔叔能是我地爹地多好阿。""

    宫小小小脸满是恨意,紧紧地握着拳头,一脸的恨意。

    景轩绝瞥一眼宫小小,将他小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那绝对不是装出来的气愤和恨意,这让他阴冷烦闷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

    "这是你的真心话?"景轩绝幽幽开口。

    "当然是真的了,比珍珠还真。叔叔你都不知道,每当夜深人静地时候,我就看着妈咪拿着那把刻着龙纹地匕首,轻轻地擦着。

    妈咪说,这是她第一次杀人地时候你送给他地,她都保存了二十多年了,至今还留着。"宫小小赶紧趁热打铁道。

    听到这里,景轩绝薄如蝉翼的睫毛微微抖了下:"她真的还在留着那把匕首?"

    宫小小没有错过他眼里地表情:"当然是真的了,我经常看到呢。"

    宫小小一脸地认真,自己都佩服自己。他不过是有一次看到妈咪拿着匕首,问了才知道这把匕首的来历。

    什么还留着,天天擦阿,通通都是宫小小胡编的,他不过是想博取得景轩绝的信任,不要让自己受太多地苦罢了。

    看到宫小小一脸无辜地认真,清澈地眸子满是坚定,单纯,景轩绝的心如冻澈的湖面,那一层厚实的冰封咔地一声裂开。

    她真的没有背叛自己吗,真的是自己错怪她了吗?

    景轩绝想着,不由深深吸了口气。

    "叔叔,我可佩服你了,妈咪那么厉害的伸手,都是你教的,我也好想象妈咪一样厉害。

    叔叔,我可以拜你为师吗,我想跟你学功夫,本事。叔叔,请你成全我吧,这也是妈咪的心愿。”宫小小看了一眼沙发上一脸面无表情的人,满是期待。

    "你真的想拜我为师?"景轩绝有些意外,这个小鬼不怕自己,也没有任何的惊慌和想要逃走,而是想拜师,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不过看着此刻宫小小认真的眸子,景轩绝倒是多了几分欣赏。

    不愧是雪的儿子,有些胆色。

    "当然了,因为你是妈咪最崇拜的人了,所以我要拜你为师,将来我也要成为和你一样厉害的人。"宫小小憧憬着。

    她真的是这样说自己的吗?

    景轩绝冰冷阴沉的脸色这一刻也微微舒展,抬头看向小小。

    小家伙满是天真,单纯,无比的认真,完全看不出一丝的破绽。

    是这个小鬼太会演戏了,还是她真的这样说的,景轩绝不由呼了口气。

    "给我一个收你的理由。"

    冷冷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里,听的小小一愣。

    看着眼前的人,宫小小已经可以确定他很在乎妈咪。  男人一旦在乎哪个女人,必然会想着要占有,征服,更何况是他这样的黑道王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