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你这个该死的小鬼
    ,精彩无弹窗免费!

    想着贾二的话,杀,杀什么呢,能够叱诧黑白两道,小眉头不由皱紧,眼睛微微眯起,一脸的沉思。

    "啊?"宫小小不由大喊一声,难道是-----

    "小鬼,怎么了?"彭大好奇的问。

    "没事,刚有只老鼠经过。"宫小着,一脸的害怕。

    如果自己猜的没错,那就太危险了,一定要想办法逃走,不然那个杀人魔头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宫小小想着眼睛扫视了一眼周围,除了若长的地下室走廊,根本没有隐蔽的地方。

    可是那个电梯离这里要有二十多米,这样的距离宫小小根本还没跑就被发现了。

    宫小小满是沉思,想要找到逃跑的出口。

    "小鬼,还没好吗?"贾二不耐烦的问。

    "好了,这就好了,撒尿还催,真是的。"宫小小嘟囔着跑出来。

    两个人带着宫小小,朝刚才的地下室里走去。

    宫小小眼睛不停的扫视着周围的环境,随时准备寻找逃走的机会。

    眼看着就要到门口了,宫小小眼珠一转:"两位叔叔,我饿了,有吃的吗?"不由摸了下肚子,一脸的可怜样。

    "你这个小鬼,真是麻烦,好了你先进去,我帮你去拿。"贾二瞪了他一眼。

    "叔叔,我跟你去吧,怎么能麻烦你照顾我这个小孩呢,应该我孝敬您才对阿。"宫小小讨好道。

    听到这话,贾二脸上才多了几分满意:"小鬼真是会说话,老子就爱听这个。"

    "叔叔你负责看守这里,肯定特别的厉害吧,我最佩服强者了。"宫小小奉承道。

    "好小子,我就喜欢你这懂事的。"贾二说着转身:"走,跟我去拿吃的。"

    "那怎么可以。"彭大不由制止道。

    "大哥,你就放心吧,这个小鬼我制服的了他。"贾二说着一把拉着小小:"小子,走。"

    "好。"宫小小稚嫩的声音满是天真,让人不会有一丝的防备,转身跟贾二走了。

    "叔叔,你们这个组织这么厉害,怎么只派你们两个看守阿,那简直就是大才小用吗。"宫小小故意打抱不平的说着,看着身边的人。

    一听小小的话,贾二果然有脑无智慧,一脸的委屈:"可不是吗,就我们兄弟两人,最少也得来个官当当阿,哎。"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成一派,单干阿,也比替别人效力强多了。"

    听到小小得话,贾二赶紧抬头望向四周,看到没人:"嘘,臭小子你千万别说这话,被别人听到,我可就惨了。"

    "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宫小小好奇的看过来。

    "是啊,这里每个楼层都有几十个人把手,我们两个是负责你,其他人都各司其职。而且这里到处是摄像头,小心隔墙有耳。"贾二解释道,自然没有将宫小小一个四岁的小孩子放在眼里。

    "哦,原来是这样阿。"宫小小点头,看来这里没有自己想得那么容易逃跑。

    "小鬼这里就是厨房,你进去吃吧。"贾二说着打开门。

    "谢谢叔叔。"宫小小客气得说着,走了进去。

    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大一个厨房,看着里面的食物,足有百十号人。

    宫小小小眉头不由一皱,看来比自己想象中得难。

    既来之,则安之。我才不怕,见招拆招,不惧他。

    就算自己逃出去,他还是会把自己抓回来,既然如此,那就见识一下那个杀人魔头的厉害吧。

    宫小小想着,拿起冰箱里的一个鸡腿,大口的吃起来。

    不吃白不吃,吃了就是赚得。

    宫小小将所有好吃的,贵的,统统往嘴里塞。

    门被打开,进来一个黄头发的人,一脸的冷漠,横样,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

    "哎呀,临死了还吃的下阿。"派克阴阳怪气的看着正吃着的小道。

    听到这个刺耳的声音,宫小小微微扭过头,看了一眼进来的人。

    "就算死也要做个饱死鬼阿。"宫小小含糊不清的说着,嘴巴丝毫没有停下。

    "横,死到临头还嘴硬。行了别吃了,主人要见你。没有想到宫漠雪的儿子,原来是个吃货阿。"派克一脸不屑。

    他最是看不惯宫漠雪的冷漠,高傲,一直就不服她,可始终实力不如她,虽然派克气愤的咬牙切齿却没有办法。

    好不容易她背叛了主人,这下他终于有了表现的机会。

    看着这个小鬼,派克更是冷嘲热讽一番。

    听到他的话,宫小小微微一愣,随即眼角一抹冷意。

    妈咪是自己唯一的亲人,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羞辱她,谁都不可以。

    宫小小明亮的大眼睛瞬间冰冷,手里的鸡骨头瞬间飞了出去,直朝派克的后脑勺飞去。

    感觉到了空气的流动,只见派克身体轻巧的往旁边一剁,转过身,更是不屑。

    "真是随阿,只会偷袭。"吗字还没有说出来,直觉一个圆圆的东西飞过来,派克来不及躲闪,刚好被砸到。

    "啊!"派克不由大喊一声,一个鸡蛋正中派克的头,瞬间蛋清蛋黄流出来。

    "哈哈,哈哈。"宫小小大笑出声。

    横,敢跟我耍心眼,你那点心思我早就看透了。

    宫小小在丢出鸡骨头的那一刻,就算好了他会躲闪,随即两枚鸡蛋飞出去。

    出手就要一招致命,绝对不能给敌人任何回击的余地,这可是妈咪教他的。

    "你,你这个该死的小混蛋。"派克狠狠的骂着,手不由去摸向那可怜的头发。

    这可是他刚做的发型,派克顿时气的要死,就要扑过来抓小小。

    "你主人不是在等着我吗,据我所知他可是最不爱等人的哦。如果他生气了,后果你负责哦。"宫小小嘴角一抹得意坏笑。

    "你,你这个该死的小鬼。"派克狠狠地握着拳头,怒瞪向宫小小。

    他自然清楚主人的脾气秉性,上一次立山晚到一分钟,主人直接剁了他一根手指。

    派克赶紧带着宫小小在一间红色地防盗门停下了,按下门铃。

    "进来。"一道冰冷地声音,自里面传来。  "卡。"门被打开,一抹冰冷地寒意瞬间扑面而来,宫小小不由打了个冷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